夜间
笔趣阁 > 庾晚音夏侯澹 > 第十三章 全是纸片人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 笔趣阁] http://www.28gl.com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异类就是异类,没有人会对异类产生情愫的。


张三已经即位几年了。


排布成“SOS”形的铁线莲一年年地绽开,新的秀女一拨拨地入宫。


张三知道自己不能留下子嗣。这几年间,他装疯卖傻,明里暗里与太后作对太多,太后对他的耐心已经消耗殆尽。一旦有皇子诞生,他作为傀儡的职业生涯也就到头了,第二天就会意外摔死在井里。


然而,他也不能拒绝选秀纳妃,因为他不知道这其中哪一个妃子,就会是那个同类。


他要从太后派来要孩子的、端王派来下毒药的、各方势力派来操控他的佳人中,分辨出一个她来。


那个人在哪儿呢?什么时候出现呢?这个执念就像垂死之人吊着的一口气,逼迫他踉跄前行。


他学会了不动声色地观察她们的一言一行,隐晦地暗示和套话,兵来将挡地逃避房事,水来土掩地阻挡刺杀。


就连御前侍卫中都混进过奸细。那之后他就不再信任他人的保护,花费了几个月自食其力,在寝宫造出了滑轮控制的机关,只消按下藏在各处墙壁的特定砖头,就会有暗箭射出。


有时候他也会突然停下来想,即使真的找到了她,又能怎么样呢?他帮助不了她,也配不上她的帮助。


女主是要去找男主的,而他只是个反派。


刚刚穿来时,他还怀抱着逆天改命的天真梦想。如今他都快忘记自己的名字与长相了。他是张三还是夏侯澹?那所谓的现代人生,只是他幼时在御书房做过的一场梦吗?


女主看见这样的他,恐怕也会转身而逃。


珊依也是在那时入宫的。那一年,燕国将她与一箱箱的珠宝、狐裘一道送来,她的名字被写在礼单上,先是献舞,再是侍寝。


不同于后来越传越神的倾城倾国,珊依当时被称为美人,只是因为被封为美人。她年纪很小,几乎还没长开,唯有一双眼睛极大,眨动眸子时显得茫然而可怜。


她的长相有些像张三手下的第一条人命,那个小宫女。


珊依不怎么会说官话,也听不太懂。张三照例试探了两句,她听不懂他的现代梗,还以为是自己官话不好,泫然泣下地谢罪,求他别赶自己走,否则燕国的大人们会打她的。


张三道:“他们打不到你了。”


珊依只是哀求,比画着说:“我必须,跟你睡。”


张三:“……”


他哭笑不得。“那你躺下睡觉吧。”


珊依懵懂地点点头,真就安静躺下了。


张三遇到的上一个脑子这么简单的人,还是他的初中同学。


他自顾自地翻了个身。


因为头疼,也因为枕畔有人,他通常很难入睡。但那一天,她身上的胭脂味儿仿佛上等的安神香,他不知为何昏昏沉沉,很快陷入了浅眠。


——后来他才知道,那还真是特意为他调配的。


接下来的事,其实他的记忆也很模糊了。因为在意识清醒之前,他的身体已经先一步动了。


等他挣扎着睁开眼,胭脂味儿里混入了浓重的铁锈味儿。珊依伏倒在他身上,死不瞑目,手中举着一把匕首,背上则插着机关中射出的暗箭。


月光从雕窗倾泻进来,泼洒了她一身。她空洞的双目仍旧显出几分迷茫,仿佛不明白世上怎么会真有梦中杀人的怪物。


张三与她对视了很久,笑了。


他将她的尸体抛下床,枕着满床铁锈味儿的月光,重新合上眼。


那是他杀的第二十七个人。他决定不再计数了。


没什么大不了的,全是纸片人,全是纸片人,全是纸片人。


千秋宴后的清晨,都城的街道格外热闹。


往来的商贩与行人脚步不停,却都偷眼望向人群中几道格外高大的身影,眼中隐隐带着戒备。


燕国人。


虽然听说他们是来和谈的,但数年交战的阴影尚未消失。或许也正因此,怎么看都觉得这些使者身上散发着不好惹的气息。


哈齐纳低头走路,耳中飘入某座楼里传出的唱曲声,哼了一声,用燕语说:“太柔弱了,远不如我们的歌声悠扬……”


在他身边,那魁梧的络腮胡从者突然举起一只手臂,拦住了他的脚步。“等等。”


哈齐纳抬头,不远处有一伙人迎面而来。都是贩夫走卒的打扮,地痞流氓的神情,手里抄着破铜烂铁当家伙。


为首的道:“我兄弟说摊上丢了东西,是你们偷的吧?”


燕国人刚刚经历昨夜那王大人的诋毁,闻言登时眼中冒火。“证据呢?”


“证据?你们站直了让我们搜身啊。”来人面露凶光,伸手就来拉扯他们的衣服。


燕国人哪里忍得下这口气,当即怒喝一声,出手打了起来。


却没想到来人一出招,竟然个个训练有素,根本不似寻常走卒。


哈齐纳入城时被卸了武器,空手与之过了几招,臂上竟被砍中了一下,血流如注。


他面色一沉。


这是一次有预谋的行动,对方分明是玩命来的!


哈齐纳下意识地转头喊了一声:“王……”


络腮胡用手势制止了他。


哈齐纳道:“你先走,我们来对付他们!”


络腮胡道:“一起撤。”


燕国的汉子没有不战而逃之说,哈齐纳以为自己听错了。“什么?”


络腮胡道:“跑!”


他不由分说地拖着哈齐纳猛然倒退。对面数把暗器飞来,络腮胡闪步挡在哈齐纳身前,举起手臂一一格挡,袖中传出金铁之音,是穿了护铠。


哈齐纳转头一看,背后不知何时也被一群人堵住了。


络腮胡拖着他冲进了旁侧的窄巷中。余下的燕国人万分屈辱地跟上,对方却还穷追不舍,大有赶尽杀绝之势。


络腮胡边跑边沉声道:“不能应战,我们杀一个人,就会被扣个罪名抓起来。”


哈齐纳回过味来,怒骂道:“阴险的夏人!”


燕国人吃了地形不熟的亏,片刻后被对方驱赶进了一条死胡同。


哈齐纳背靠墙壁,望着乌泱泱一大群追兵,悲愤道:“同归于尽了,把他们全干掉,也不吃亏!”


络腮胡却叹了口气。“亏了,计划没完成。”


他们身后忽然传来一声清亮的呼哨。


络腮胡猛地回头,瞪着背后那面墙壁。“墙后似乎有路,翻过去。”


当下燕人一边借着窄巷阻挡追兵,一边互相借力翻过了高墙。墙后果然是路,哈齐纳来不及多想,护着络腮胡狂奔了一段,追兵却没再跟来。


墙对面隐约传来怒吼:“都拿下,押去官府!”


哈齐纳喘息未定。“官兵来了。”


络腮胡道:“来杀我们的那一伙,想必是太后的人。官兵就是皇帝的人。”


“那刚才打呼哨的呢?也是皇帝的人吗?”


络腮胡眯了眯眼。“也许不是。如果是皇帝的人,为何不光明正大出来相见?”


端王府正在开小会。


方才打呼哨的人正跪地复命:“使臣团里那个哈齐纳,似乎不是真正的领头人。属下听得懂一些燕语,方才哈齐纳叫了那魁梧从者一声‘王子’。”


夏侯泊道:“燕国有很多个王子。不过,他那把络腮胡瞧着诡异,多半是为了掩盖面目。寻常的燕人一辈子都没被大夏人见过,没必要藏头遮面。既然伪装了,想必是个老熟人。”


探子道:“殿下是说……”


夏侯泊似笑非笑。“应该是在沙场上与夏人打过照面吧。他那个身手,倒也当得起‘燕国第一高手’之称了。”


探子一惊道:“那人是图尔?!图尔不是与燕王水火不容吗,怎会替燕王出使?不对啊,他改名易容,难道是瞒着燕王偷偷来的?”


夏侯泊沉吟:“应该是偷天换日,冒名顶替了真正的使臣团吧。燕王是想要和谈,至于图尔嘛……”


他的心腹纷纷展开分析:“听说他与数年前死去的珊依美人是青梅竹马。珊依死在宫里,燕人却不认行刺的罪名,反而指责大夏害死了她,以此为由宣战。”


“所以图尔是真心恨上了皇帝,决定效法荆轲?”


“不对吧,荆轲刺秦后,自己也必死无疑,图尔大好前程,何必赌命呢。”


夏侯泊想了想。“你们说,燕国内部是不是出了什么事?”


“殿下是指,图尔不敌燕王,在燕国待不下去了,所以孤注一掷跑来大夏,想要坏他叔叔的大计?”


夏侯泊慢悠悠道:“无论真相如何,总之这次和谈八成是要黄了。皇帝本就势单力薄,身边的高手已经死了,图尔带了一群‘荆轲’来,骤然发难的话,他逃不脱的。”


心腹迟疑道:“要不要……向皇帝透露些什么?”


话音刚落,夏侯泊就微笑着看向了他。“你这么好心?”


心腹吓得立即跪倒。“属下是为殿下考虑啊!若是真让图尔杀了皇帝,两国又要起战事……”


夏侯泊温和地扶起他。“这倒不假,原本我也是这样想的。但我方才突然又想到,以图尔的身手,当荆轲的时候一不小心将太后也杀了,似乎也非难事吧?”


心腹傻了。


“到时群龙无首,强敌在外,太子年幼,必须有一人摄政主持大局。”端王眨眨眼,“至于战事上,我既已知情,可以早做准备,也不至于被燕国突袭,措手不及。”


心腹们寂静了。


恶人,这是真恶人。


心腹道:“不愧是殿下,高瞻远瞩。”


夏侯泊笑道:“所以,不必通知皇帝,必要时还可以助图尔一臂之力。接下来,只需要确保他们动手时,太后也在场。”


“来,喝。”杨铎捷晃了晃酒壶。


李云锡猛干一杯。“杨兄家这藏酒是不错,那我就不客气啦。”


杨铎捷没说什么,坐在一旁的岑堇天笑道:“难得见李兄如此开怀畅饮。”


李云锡:“……”


李云锡如今虽然混了个官职,但苦日子过惯了,为人比较抠门,自己根本不舍得买酒,上杨铎捷这儿做客才开了戒。


被岑堇天揶揄了一句,他也不生气,反而劝道:“咱哥儿三个好久没聚了,岑兄也来一杯?”


岑堇天挥了挥苍白的手。“不了不了,我还想留着命多种几日田。”


他倒是并不避讳自己的病,但李云锡不擅长说漂亮话,微醺之下更是迟钝,舌头打结了半天才憋出一句:“你……你最近气色不错啊。”


岑堇天哪里不知道他的脾气,闻言笑出了声。“李兄有心了。”


杨铎捷道:“确实。”


李云锡皱眉瞪着他。


杨铎捷道:“怎么?”


李云锡道:“你今天见面以来说的话,尚未超过十个字。我就奇怪了,你小子不是最会说话了吗,怎么突然惜字如金起来了?”


岑堇天也问:“杨兄似乎清减了些,莫不是遇上了什么事?”


杨铎捷自己一口闷了一杯酒,苦笑道:“别提了,我这辈子都不想说话了。”


半壶酒后。


杨铎捷道:“你俩在户部倒是得偿所愿了,可知我进了钦天监,每天负责什么?卜筮!星命吉凶,祸福兴衰,天天编故事给人看。你们以为瞎编就成吗?不行!大人物要这一卦算成坏的,它就得是坏的,还必须算得步罡踏斗、穷神知化,坏得扬葩振藻、斐然成章。我的文采是干这破事用的吗?”


李云锡:“……”


岑堇天:“……”


杨铎捷打了个酒嗝。“这才哪儿到哪儿,还有更离谱的呢!有时太后要它坏,可陛下要它好,钦天监里分成两派,同僚之间辩经似的来回打机锋。我日易千稿,笔都磨秃,就为了证明那破龟甲往左裂是裂得好!嗟乎,天底下竟有如此凄惨之事,我杨铎捷十年寒窗,修出这八斗之才,最后终于当上了算命先生?!”


李云锡:“……”


岑堇天没忍住,笑了一声:“你别说,倒是形神兼备。”


杨铎捷长得颀长白皙,两道长长的细须随风一飘,颇有些仙风道骨。


李云锡搭住他的肩。“道长,你看我这手相……”


杨铎捷有气无力地骂道:“滚。”


李云锡笑够了,安慰道:“陛下不是说了嘛,眼下需要你写的那些装神弄鬼的东西唬人,再过一阵,他会把你调走的。”


杨铎捷以手撑额,低声道:“我问一句大逆不道的,你们信他吗?”


岑堇天当初就是第一个向夏侯澹表示效忠的,闻言干脆地点了点头。


李云锡沉默了一下。“他说让我继续整理各地的土地册籍,终有一日会用上,也算是天子之诺吧。”


杨铎捷惊了。“你刚进户部时可不是这么说的!那尔岚长袖善舞,混得平步青云,你也不介怀了?”


李云锡露出些微不自在的神色。“我现在不那样看他了。”


杨铎捷怔了怔,苦笑一声,颓然道:“原来只有我一个人还在彷徨。”


“杨兄……”


杨铎捷将声音压得更低。“自从湖上初遇以来,我们已经见过数次圣颜了。你们注意过没,那圣人望过来的眼神,有时候……倒也不愧圣人之名。”


如大风掠过草木,无悲无喜,天地不仁。


另外两人一时无话。


杨铎捷将客人送到门口,在道别前补上了一则消息:“礼部那张主事,你们知道吧?我俩一起准备千秋宴,混得很熟。昨儿他悄悄告诉我,燕国使团在大街上遭到匪徒追杀,侥幸逃脱。”


李云锡回头看他。“是太后假匪徒之名想除去他们吧?”


杨铎捷道:“八九不离十。结果,陛下命礼部去他们的馆驿登门道歉,阵仗摆得很大,对着他们的冷脸还软语安慰了半天。”


岑堇天感叹:“那真是给足他们脸面。陛下是真心想促成和谈。”


杨铎捷道:“所以我就更不解了。当初派汪兄孤身去燕国的时候,我就心里打鼓。现在汪兄有去无回,凶多吉少,陛下自己都猜测这群燕人来者不善,却还要放下身段去讨他们的好,他到底在想什么?他心里真的有计划,还是仅仅以此为由头,在从太后手上夺权?”


最后一句心里话,他终究没有说出口:我们难道只是夏侯澹争权的棋子与喉舌吗?


夜里,图尔喘着粗气惊醒过来。


大夏馆驿中的床铺很柔软。太柔软了,简直让人的四肢都深深陷入,移动困难。或许正是因此,他才会做噩梦。


图尔翻身坐起,扫了一眼床边席地而坐的几个侍卫。“几时了?”


“三更了。”哈齐纳点起一盏灯,“王子,你没事吧?”


图尔起身去洗了把冷水脸,在回来的路上瞥了一眼窗外。


夜色之中,馆驿大门外还有不少禁军值岗。据说是大夏的皇帝为了保护他们,防止匪徒再度作祟,特意加派的人手。


至于到底是守卫还是监视,那就不好说了。


哈齐纳皱眉道:“多出这些人,咱们的计划……”


图尔倒是很平静。“静观其变吧,这次和谈本就是夏侯澹私下促成,他总会亲自见我们的。到时候再动手。”


但是从哈齐纳担忧的眼神中,他能推断自己此刻的脸色不太好看。


是因为梦见了珊依吧。


图尔烦躁地晃晃脑袋,甩掉了脸上的水珠。暗淡烛光中,他没粘胡子的脸庞有着深刻俊美的轮廓。


图尔重新吹灭了灯烛,躺在黑暗中望着天花板。“你们说,扎椤瓦罕发现了吗?”


离开燕国的时候,他名义上还被困在家中不得离开,也无人探望。他留下了与自己形貌相近的替身,只要燕王扎椤瓦罕不召见自己,就不会察觉异样。


哈齐纳道:“一直没有消息传来。大王本就不常见你,应该不会发现。”


图尔嗤笑一声:“他此刻还在翘首期待和谈的结果吧?”


他的手下们发出一阵压低的嘲笑声,像一群呼哧带喘的野兽。


哈齐纳笑得尤其开心。“他是一匹断了牙的老狼,只能等死。”


图尔知道哈齐纳的父亲是被燕王杀死的。这些跟他来到大夏的男男女女,有些是与夏人有血债,有些则是与燕王有深仇,所以甘愿踏上这条有去无回之路。


而他自己呢?


有选择的话,他其实并不想当卑劣的刺客。他一生所求,是立马横刀,率军杀入夏国都城,砍下皇帝的头颅。


但燕王老了,软弱了,打不动了。被夏国派来的说客一怂恿,就想亲手将战火熄灭,还要将为他出生入死过的战士一一除去。


兔死狗烹——这是图尔从夏人那里听过的说法。


但那时,他并未意识到自己也是一条狗。


曾经的扎椤瓦罕并不是这样的。他恨极了大夏,以虐杀夏人为乐。


图尔听到过传言,夏人当年在射瞎他一只眼睛的时候,其实还射伤了另一个地方。所以他没有自己的子嗣,只有图尔这么个侄子。


扎椤瓦罕待图尔算不上亲厚,但也尽职尽责地教过他骑马狩猎。


年少的图尔在姑娘们热切的眼神中纵马归来,将狩猎成果一件件地呈在叔叔脚边:无数的鸟雀、四只兔子、两头鹿,还有一匹年老的狼。


有人吹捧道:“王子的身手越来越好了,很快就会成为燕国第一高手了吧!”


图尔笑着望向叔叔,却捕捉到了他脸上稍纵即逝的不悦。


当时图尔并不知道那个微妙表情的含义。即使他知道,他也说不出谄媚阿谀的话语。


所以他一无所觉地行礼离开,小跑到等待自己的珊依面前,变戏法般亮出一朵新鲜带露的花,别到了她的发间。


在一无所觉中,那条无形的罅隙逐日扩大。直到燕王声称,要在贵族中选出一名圣女,将她作为和平的礼物献给夏国。


图尔砸开叔叔的大门。“为什么是珊依?你明知道我跟她……”


燕王只回了一句:“她的身份最合适。”


图尔在黑暗中翻了个身,轻声道:“再忍几天,别出纰漏。”


哈齐纳道:“是。”


端王党连夜开小会,熬掉了不知多少根头发,推翻了不知多少种方案,只为确保图尔不仅能成功行刺,还能顺手带走太后。


想在此时让皇帝、太后和燕人这三方聚集到一处,其实难如登天。


太后跟皇帝势同水火,还在找机会杀使臣。她都如此撕破脸了,皇帝就是个傻子也不会让她接近使臣团。


端王已经步步为营地忍了这么多年,所求无非正统,要名正言顺地坐上那皇位。所以此番借燕人之手,一次除去两大劲敌,对他来说至关重要。


心腹们又薅下无数把头发,最后想出了一个惊天奇招。


他们找夏侯泊如此这般地汇报了一番,夏侯泊也不禁扬眉。“富贵险中求啊。”


心腹道:“此招确实危险,变数极大,属下也并无把握一定成功。或许……谢妃娘娘能算一算?”


谢永儿在端王党中其实是个名人。


不仅因为她跟端王那点剪不断理还乱的绯闻,也因为她出的主意,常常如神来之笔,匪夷所思,却又每每如窥破了天机一般,能未卜先知,所言必中。


听到这个名字,夏侯泊顿了一下。


谢妃在千秋宴当晚滑胎,经太后与皇帝一闹,滑得无人不知。心腹们对她腹中孩子的生父多少有些猜测,此时不禁八卦地偷瞄端王,试图打探他对此事的感想。


夏侯泊召来一名探子。“谢妃在宫中如何?”


探子道:“滑胎之后,发热不起。皇帝大怒,说要彻查此事,整顿后宫,还派了侍卫保护她养病。”


说是整顿后宫,但后宫这些年没有任何孩子出生,大家都明白这锅是谁的。


心腹们八卦的眼神更加热切,似乎想瞧瞧自己侍奉之主究竟有没有人类的七情六欲、喜怒哀乐。


夏侯泊停顿的时间比平时略长一些,眉间也隐隐染上了忧色。


心腹们莫名松了口气,却听他道:“胎都滑了,应该无人会再害她,此时还派人手保护,似有些蹊跷。”


心腹们:“……”


这就是你的感想?


这真的还是人类吗?


夏侯泊道:“总之想办法递张字条进去,说我想与她一见吧。”


此时此刻,谢永儿丝毫不知道自己正处于怎样的风云中心。


她睡得昏昏沉沉,惊醒时还神志混沌,蓄在眼眶中的泪水一下子滚落下去,渗入了枕头。


“你梦见谁了?”有人在床边问。


谢永儿迷迷糊糊地扭过头,夏侯澹正俯视着她。


“你一直在道歉。”夏侯澹唇角一挑,语带讽刺,“梦见端王了?孩子没了,你对不起他?”


谢永儿直愣愣地望着他。“不是。”


夏侯澹道:“那是谁?总不会是我吧?”


谢永儿回过神来,闭口不答了。


夏侯澹“啧”了一声:“说说呗,反正现在大家都不用演了,你也死定了——”


“行了行了,我来吧。”庾晚音从他身后探出头,伸手摸了摸谢永儿的额头,欣慰道,“可算退烧了,这古代医疗环境真是吓死个人。你感觉怎么样?要喝水吗?”


谢永儿还是不说话。


庾晚音转身去推夏侯澹。“你先出去,我跟她谈谈。”


夏侯澹错愕道:“为什么赶我?”


庾晚音对他一个劲儿使眼色。“没事的,交给我。”


她关上门,重新回到谢永儿身边。“还难受吗?”


谢永儿费力地支起上身,靠坐到床头,强打精神问:“你们也不必唱红脸白脸,直说吧,找我有什么事?”


庾晚音笑了。“行,那我就直说。端王送了张字条进来,约你今晚在冷宫那破房子里私会。”


谢永儿闭了闭眼,深吸一口气。“所以你们今晚就得放我出去见他。”


“怎么,不放你的话,你还指望他打进来救你?”


“不。若是让他发现异常,我就失去了他的信任,对你们也就失去了价值吧?你想拉拢我,不就是为了套他的情报吗?”


庾晚音顿了顿,嘀咕道:“这会儿倒挺聪明。”


谢永儿怒道:“我本来就很聪明!我输给你是输在了信息不对称,你不要搞错!”


“你输给我?不对吧,我俩本来就没什么可争的。”


“事到如今说这种漂亮话——”


庾晚音认真道:“非要说的话,你难道不是输给了端王吗?”


谢永儿:“……”


庾晚音对着她苍白的脸蛋看了半晌,突然跑去搬来妆奁,道:“转过去。”


谢永儿问:“做什么?”


“今晚不是要约会嘛,给你做个妆造。”庾晚音扶着她的肩膀转了转,让她背对着自己,举起梳子开始给她梳头,“女生寝室八卦时间,你没经历过吗?”


谢永儿道:“没用的,别对我打感情牌。”


庾晚音不为所动,径自八卦了起来:“所以你刚才真的梦到夏侯泊了?”


谢永儿紧紧抿着嘴,摆明了非暴力不合作。


“这么卑微吗?”庾晚音连连摇头,“你还记得自己是现代女性吗?他明知道你会被太后逼着堕胎,还让你怀上了,这种无情无义的狗男人你还道歉……”


谢永儿抿不住了。“都说了不是他。”


“那是谁?肯定也不是夏侯澹啊。”庾晚音皱眉想了半天,一惊,“难道是我?你终于良心发现,明白我对你的好了吗?”


谢永儿:“……”


庾晚音一脸感动。“姐妹,恭喜你终于悟了,不过道歉就不必了,我这人心胸比较……”


谢永儿忍无可忍道:“是我妈。”


“?”


谢永儿背对着她低下头。“可能是因为得知了你俩的身份吧,我梦见了一点穿进来之前的事。我穿来之前还在为了无聊的事跟她吵架,都没来得及道个歉。”


庾晚音本来是抱着做攻略任务的心态来聊天的,此时却不禁顿住了动作。


谢永儿之前说话一直拿捏着古人腔调,如今这样坦率直言,倒让她头一次有了“同类”的实感。


庾晚音想了想,道:“我穿来之前倒是跟我妈通了电话,她问我什么时候回家,我说周末就回去。听她语气神神秘秘的,也许是又学了道什么小吃,想做给我吃吧。”


谢永儿的头略微抬起了一点。


庾晚音却不说话了,周身气氛消沉。


谢永儿问:“你是哪里人?”


庾晚音的心突地一跳。《穿书之恶魔宠妃》里的城市名,跟现实世界一致吗?


她继续梳头,试探着说了个最大众的:“北京。你呢?”


谢永儿道:“A城。北京在哪儿?”


庾晚音道:“……小县城,没听说过也正常,离你那儿还挺远的。”


谢永儿道:“哦?你们那儿小吃很发达吗?”


庾晚音根本不是北京人,仗着《穿书之恶魔宠妃》肯定没写过,顺口忽悠她:“还行吧,豆汁儿听说过没,可好喝了。”


谢永儿果然遗憾道:“没喝过。”


“那你可错过太多了。”


庾晚音给谢永儿打理发型的当口,一盘大棋正缓缓成形。


大棋落成之前,每一颗棋子都以为自己不在局中。


比如太后。


太后正用剪子打理她心爱的盆栽,大宫女低声通报道:“木云大人求见。”


这木云是太后党中一个敬陪末座的臣子,说话略有些结巴,显得老实巴交,常被同僚嘲笑。


三日后就是签订和谈书的日子了,太后正为杀不了那燕国使臣而心烦,不耐道:“他能有什么事?”


大宫女道:“他说他有一计。”


太后:“?”


木云进来了,战战兢兢道:“微臣以为,陛下如今对……对那群燕人,如母……母鸡护崽,不宜直接冲……冲撞……”


太后“咔嚓”一声剪下一根杂枝。“木大人有何提议,不妨直言。”


木云更紧张了:“邶……邶……邶……”


他“邶”了半天没下文,太后自己都已经想明白了,眼睛一亮。


邶山。


邶山上有一座正在修建的陵寝,是夏侯澹为太后所筑,近日就该竣工了。


这是大事,皇帝理应陪同太后去验看一番。


那邶山远在都城之外,木云是给她递了个正当由头,让她将夏侯澹引出城去。皇帝走远了,他们再突然发难弄死使臣。


等到皇帝反应过来,早已万事休矣。使臣一死,两国交恶不可避免,这场仗端王就是不想打也得打。


木云还在结巴:“邶……邶山……山……”


太后道:“妙啊。”


木云:“?”


太后眼睁睁看着皇帝一天比一天强硬,该撕破的脸皮已经撕破了,对他的容忍也到了尽头。


她殷红的指甲掐下一朵花来,在指间把玩了一下。“就这么办吧,明日一早哀家便与他上山。”


木云赔笑道:“这……这个理由,陛下没……没法推辞。”


太后五指一收,揉碎了花瓣,顺手抛进土中。“平日里看不出来,你还挺机灵。”


木云的笑容僵硬了一下。


太后笑道:“也罢,待我们一走,城中之事就交给你了。此事若是成了,记你一功。”


木云狂喜道:“谢……谢太后!”


他点头哈腰地退下了,出门之前,用看死人的眼神瞥了她最后一眼。


太后正吩咐宫人去通知夏侯澹,没有注意。


就这样,一场大风起于青之末。


庾晚音已经给谢永儿做完发型了,正在托着她的脸化妆。


庾晚音道:“眉形不错啊。”


谢永儿道:“放在这年代就太粗了,得剃掉一些。这些古人审美不行。”


庾晚音:“……”


庾晚音道:“确实。”


女生寝室八卦活动进行到现在,谢永儿的语气已经彻底现代化了,眉眼间的愤懑郁卒也淡去了不少。


庾晚音拉着她聊吃喝玩乐,聊学生时代,聊难缠上司和极品甲方。这些遥远的词在半空中交织,创造出了一方幻境,谢永儿置身其中,仿佛暂时忘却了处境,做回了一个白领。


谢永儿突然吁了口气。“想想才觉得,穿来之后的日子过得好不真实。”


庾晚音的目的达到了,胸口却有些发闷。


谢永儿并不知道,即使是作为白领,她也没有真实过。


每一颗棋子都以为自己不在局中。


比如图尔。


一支暗箭穿破了馆驿的窗纸,裹挟着劲风射向图尔。


图尔身形微微一晃,旁人根本看不清他如何动作,那支箭矢已经被他抄在了手中。


箭上穿着一张字条。


哈齐纳深深皱眉。“王子,快放手,小心箭上有毒。”


图尔依言丢了箭矢,扭头看了一眼窗纸上的破洞。“是从街对面射过来的。”


哈齐纳抢上两步,以巾帕包住手指捡起了字条,展开一看,诧异道:“是燕语。”


纸上用燕语写着:明日皇帝上邶山。有人要杀你们,小心。


署名不是文字,而是一朵花。


哈齐纳道:“这人是在暗示什么?我们的身份被识破了?他知道我们要杀皇帝?”


图尔沉思。


若是身份暴露,他们还能好端端地待在馆驿,说明对方尚未告发他们。


难道城中还藏着他们的同胞,在默默襄助他们这最后一战?


哈齐纳道:“王子,那些夏人一个比一个阴险,能相信吗?”


图尔还在盯着那朵墨笔勾勒、形如铃铛的小花。


这是珊依最喜欢的花,他曾将它别在她的发间。他们称之为驼铃花。不知为何,它总能让他依稀听见珊依起舞时佩饰的声响,叮叮当当,细碎空灵。


她嫁入大夏之时,族中的女人将这朵花绣在了她的衣上。


几个月后,死讯传入了燕国。


夏人称她意图行刺,燕王则反骂夏国栽赃无辜,杀害圣女。脆弱的和平只持续了几个月,战火重新燃起。


珊依是世上最美好的人。


如果她继续增长年岁,或许也会沾染凡尘,黯然失色,不再当得起“最美好”这样的称号。但她没有那样的机会了。


庾晚音道:“所以说,你到底喜欢端王什么呢?图他薄情寡义,还是图他郎心似铁?”


谢永儿没回答。


庾晚音拱她。“说说嘛。”


“你也知道他薄情寡义。”谢永儿半晌才开口,“我不怎么漂亮,智商放在这儿也不够用,还被他发现了是个异类,但他还是接纳了我。”


庾晚音:“……”


谢永儿道:“我觉得自己是特殊的那个。可惜,我陷得越深,他却越是若即若离。他越是若即若离,我就越是不甘心。”


“不甘心?”


谢永儿咬了咬唇。“你也是穿来的,应该知道,原作里你这个角色可是跟他缠缠绵绵,情海恨天的。”


对谢永儿来说,这本原作是《东风夜放花千树》。


庾晚音:“……”


谢永儿道:“为什么换作我就不行?”


庾晚音听得心中有些发凉。


谢永儿的这些小自卑、小纠结,听上去像是出于自由意志,但其实基本都被写在了《穿书之恶魔宠妃》中。


难道……她对端王的痴情,只是人物设定的一部分?


庾晚音不愿朝那个方向分析,这种无能为力的宿命感太让人窒息了。


而且,如果人物设定不可动摇,为什么身为男主的端王却没有爱上谢永儿?庾晚音更愿意相信,所谓自由意志是存在的,只是谢永儿的不够强。


“其实我觉得你对夏侯泊有些误解。”她像诱惑高僧入魔的妖怪般轻吐谗言,“怎么说呢,他其实好像没有那种世俗的欲望。”


谢永儿顿了顿,语气冷淡了几分:“他对你就有。即使我改变了剧情,我还是能感觉出来,他看你的眼神不一样。”


“没有。”庾晚音恨不得摇醒这个恋爱脑,“他对谁都没有,他是那种一心搞事业的优秀反派!”


谢永儿:“?”


每一颗棋子都以为自己不在局中。


比如夏侯澹。


太后搬出验看陵寝这样的名头,夏侯澹果然没法推辞。即使知道她摆明了是要调虎离山,他也不能忤逆不孝,拒绝陪同。


消息传来,他只能吩咐暗卫:“今夜偷偷去接触使臣,将他们转移去别处藏身,多辗转几个地方,务必甩脱太后的探子。馆驿外加派一些护卫,作为障眼法。”


暗卫领命,正要离去,夏侯澹又加了一句:“保护的同时,也看好他们,别让他们趁机乱跑。”


理论上,他无须特别担心使臣团的安危,因为这一回端王也理应积极促成和谈。太后若是下手,端王不会坐视不管。


但隐隐地,他总觉得哪里不对。


因为至今没有收到汪昭的消息。从一开始,他们就对使臣团的来意心存疑虑。


因为端王已经很久没有动静了,对他和太后的斗法隔岸观火,安静到了异常的程度。


又或许只是因为,以这世界对他的恶意,和谈是不会顺风顺水的。事出反常必有妖。


夏侯澹道:“庾妃呢?”


宫人道:“还在谢妃处。”


这红脸还没唱完?是想唱八十一集吗?


夏侯澹脸色不善,起身朝谢永儿的住处走去。


与此同时,下棋之人稳坐端王府。


夏侯泊在闭目养神。行棋越到险处,他就越平静。


探子正在复命:“图尔已收到字条了。”


同时复命的还有一人,正是刚刚还在太后处献计的木云。“太后说明日便上山,让我负责杀使臣团。”


夏侯泊睁开眼睛,笑道:“都辛苦了。明日就是收网之时。”


日已西斜,端王约见谢永儿的时辰快要到了。


夏侯澹走入房中时,庾晚音与谢永儿的对话已经进入了死胡同。


夏侯澹没管她们,径直走到谢永儿面前。“太后让我明天一早陪她去邶山。这其中有端王的手笔吗?”


谢永儿道:“……我不知道。”


夏侯澹道:“他约你今夜相见,是想说什么?”


谢永儿道:“我不知道,我真不知道。”


夏侯澹嗤笑了一声,对庾晚音说:“我就说吧,白费功夫。”


谢永儿像吃了一记闷棍,偏偏没法辩驳。换作她是这俩人,她也不会相信自己。


庾晚音深吸一口气。


“永儿,有些东西,我本来不想给你看的。”


她从怀中掏出一本书。


夏侯澹眼角一挑,手抬了一下,似乎下意识想拦住她,但半途又控制住了自己。


庾晚音给他一个安抚的眼神。“胥尧,你记得吧?这是他生前所记,上面都是端王的绝密计划,你应该知道这东西我们伪造不来。”


谢永儿脸色变了。“这东西你们是怎么弄到的?”


庾晚音道:“这话说的,大家都是穿的,瞧不起谁呢?”


谢永儿:“……”


庾晚音迟迟没拿出这个杀手锏,原本是在犹豫,因为上面还有最后两个针对夏侯澹的关键行动没有进行,似乎是想等扳倒了太后再动手的。


而庾晚音一直隐忍不发,正是想将计就计。


一旦让谢永儿知晓己方拥有这本书,她转头就可以告诉端王,这本书也就失去了最后的价值。


但庾晚音刚才听见夏侯澹要上邶山,眼皮突然跳了起来。虽然说不出所以然,但她有种近乎直觉的紧迫感:今天晚上,他们必须探一探端王的虚实。而为此,她现在就必须说服谢永儿。


庾晚音咬了咬牙,将书递了过去。“你自己翻吧。”


端王府。


木云此时腰挺直了,说话也不结巴了。“殿下,图尔会相信那张字条上的内容吗?”


夏侯泊道:“此时不信也没关系,明天你去捉他们时,不妨将动静闹到最大,由不得他们不信。然后再放个水,让他们逃脱。到时候……”


木云道:“到时候,图尔就该想到,邶山地势开阔,是他们最好的机会。”


无论是太后还是皇帝,此时都还被蒙在鼓里,不知道来的是燕国第一高手,冲着的是皇帝的项上人头。


也就是说,他们都不可能做好相应的防范部署。


若是在宫中,层层禁卫尚可一战。但上了邶山,荒郊野岭,侍卫能看守神道,却看不住四面八方的树林啊。


图尔在沙场上是以一敌百的角色,此番又是有备而来,夏侯泊并不怀疑他的实力。


以有心算无心,山上那点人手,他可以全灭。


即使燕国人遇上困难,还有帮手。这一路上,端王的人会为他们保驾护航。


木云道:“我先去打点一下城门处。还有,咱们是否先派些人去树林中埋伏着?”


夏侯泊点头允了。“如此一来,四方人马也该齐聚了。”


端王党薅秃了头想出来的,便是这个计划。


宫内。


谢永儿翻着翻着,整个人缓缓凝固。


胥尧的书上有不少计划,看上去相当眼熟,都是出自她的建议。早期剧情线没有脱离原作,她能预知很多后事,为端王出的点子详细到了“某月某日去某地偶遇某人”的程度。


但是胥尧记下的这些计划,没有一条是与她的建议完全吻合的。


或是日期时辰,或是具体地点,总有些微小处,刻意地变更了。


谢永儿身在深宫,与端王的联络全靠传信与私会,不可能知晓端王的所有行动。


曾经有那么一次,她建议端王策反禁军副统领,引其轻薄统领的小妾。结果却偷听到端王与谋士商谈,将计划改为了给马下药,为副统领扣上个罪名,再以此要挟他。


当时她心中有些委屈,按捺着没问夏侯泊,反倒默默说服自己,确实是改善过的计划更为稳妥。


可是今天一看,绝大多数改动根本与“稳妥”没有关系。


“他从来就没接纳过你。”夏侯澹补上了最后一刀,“不仅不接纳,而且还防着你。”


谢永儿面白如纸。


夏侯澹凉凉道:“夏侯泊比你现实得多。从你第一次为他做出预言,你在他眼中就成了一颗尚可一用的定时炸弹。异类就是异类,没有人会对异类产生情愫的。”


他说到“异类”二字时,咬字分外冷硬。庾晚音听着有些刺耳,轻轻戳了他一下。


夏侯澹还是说完了:“若是他坐上了皇位,第一个死的就是你。”


寂静之中,庾晚音重新提起笔,在她唇上涂了最后一笔。“妆化好了,去见他吧。”


见她久久不说话,庾晚音将镜子举到她面前。“看看,还满意吗?”


谢永儿魂不守舍地看了一眼,瞳孔一缩。


这妆面丝毫没有向古人审美妥协,从修容到眼影,气势凌厉,现代到让她几乎看见了从前的自己。


简直把“异类”二字写在了脸上。


庾晚音笑了。“我自个儿也早就想化这个妆了,以前怕你看出来,以后大家坦诚相见,没什么需要瞒着了。你怕他看见这样的你吗?”


端王府。


夏侯泊对木云道:“这段时间,辛苦你了。”


木云是端王手下最得力的谋士。他被派去太后党内当卧底,几年来行事低调,比当年的魏太傅还会混。但端王心思缜密,见他左右逢源,便存了些审视之意。


为表忠心,他为端王献过不少妙计,隐隐接替了胥尧的位子。这次的计划也是他牵头的。


即使如此,仓促之间毕竟有一些变数。


比如那群燕人会不会依他们的想法行事、夏侯澹或太后会不会提前听见风声。


如果这一战告捷,天下大势落入端王之手,他就是第一功臣。而一旦出了什么纰漏……


想到这儿,木云的掌心都在冒汗。“为保万无一失,殿下今夜可以再问问谢妃娘娘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