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间
笔趣阁 > 庾晚音夏侯澹 > 第十六章 和谈书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 笔趣阁] http://www.28gl.com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太后刚才在享殿里听到了夏侯澹嘴炮图尔的全过程,才恍然意识到,这场和谈从一开始就是由夏侯澹暗中主导的。


庾晚音后知后觉地发现肩上剧痛。她抬手一摸,摸到了暗器划出的血口子。


她吸了一口凉气。


夏侯澹问:“你受伤了?”


他的声音很近,似乎就坐在旁边。庾晚音试着伸手摸索,摸到他的手,轻轻握住了。


她不想让他在这时分神担心自己,语气轻松:“没有。”


夏侯澹的五指很凉,顺着她的手腕一路向上摸,最终停在了那个血口子边缘。


“图尔,”他低声问,“伏兵的暗器上也抹了毒吗?”


图尔:“?”


图尔道:“你是不是误解了?我根本不知道伏兵是谁派的。难道是你说的那个皇兄?”


夏侯澹:“……”


这个人回去之后,真能成功翻盘弄死燕王吗?


角落里传来暗卫的声音:“回陛下,属下也中了暗器轻伤,没感觉到有毒。”他还以为夏侯澹在关心太后,虽然略感蹊跷,还是尽责汇报道,“但太后伤势有些重,需要尽早包扎。”


夏侯澹不接茬了。


砸门声还在狂响,石门却只是微微震颤,毫无移位的动静。


庾晚音心下略松,贴着夏侯澹耳语道:“三角形的稳定性。”


夏侯澹在这种关头居然笑了出来。“古人的智慧结晶。”


他们十指紧扣,静静听着外面的声响。


又过片刻,砸门声突然一弱,接着传来兵刃相接的锐响。


禁军终于来了。


来人在数量上呈压倒性优势,端王的人被困在地宫里逃无可逃,负隅顽抗片刻,打斗声弱了下去。


有人冲着石门呼道:“陛下?太后娘娘?”


北舟气沉丹田,将声音送出去:“都在里面。”


那人喜道:“请陛下稍候,我等去寻工具来将门锤碎!”


黑暗里,太后忽然带着泣音叫骂了一声,紧接着北舟冷冷道:“老实点。”


庾晚音问:“怎么了?”


北舟道:“这女人想偷袭澹儿,被我拿住了。”


庾晚音目瞪口呆。能与端王斗上这么多年的,果然是狠角色,都山穷水尽到这一步了,还没忘了“初心”。


太后刚才在享殿里听到了夏侯澹嘴炮[1]图尔的全过程,才恍然意识到,这场和谈从一开始就是由夏侯澹暗中主导的。


皇帝在她眼皮子底下朝燕国派出了使者,而她甚至不知道他们口中的汪昭是谁——她疑心就连端王也不知道。


重伤之下,尚能镇定自若,生生凭一张嘴将敌军策反。他要送图尔回去与燕王斗,这是打算挑起燕国内乱,无形中消弭大夏的战祸啊!


这家伙到底扮猪吃老虎多久了?


这些年里,他悄然做了多少布置?


此时夏侯澹在太后心中已经超越了端王,成了头号危险人物。若是没有今日的变故,再过不久,他就该翻天了吧?


虽然他已经中毒,但谁又能保证他下山后找不到解药?他不死,死的就该是自己了!


然而夏侯澹也不知道是不是突然糊涂了,居然忘了杀她,还将她一并救了进来。


太后在黑暗中默默发抖,不是因为恐惧,而是因为紧张。


这是苍天赋予她最后的机会了——杀了夏侯澹,栽赃给图尔,再借开战之机送走端王!


她装死蛰伏到现在,终于等到北舟与外头喊话,注意力不在此间,立即朝夏侯澹爬了过去。


却没想到苍天的垂怜如此廉价,刚爬出一步,她就被北舟踩在了地上。


外头陷入一片忙乱,那领头的似乎在指挥人手去各处找工具。


太后道:“大胆!你——你是哪里的奴才——”


北舟牢牢踩着她的背心,问出了今天的第二遍:“澹儿,杀吗?”


他语气随意,无论是敌国王子,还是当朝太后,只要夏侯澹一句话,他都能当作蝼蚁一脚踩碎。


夏侯澹沉默了一下。


庾晚音不知道在这沉默中,他具体思索了些什么。等他开口,就是一句:“今日之事,是有刁民作乱。”


众人:“?”


夏侯澹意味深长地轻声道:“幸好,你们这些侍卫拼死护住了朕。至于使臣团,从头到尾都在都城内,准备着和谈事宜。”


伴着门外落下的第一锤,他开始一句句地安排:“图尔沾些泥水抹在脸上,等会儿记得低头。暗卫,脱下外衣给晚音罩上。晚音,把头发束起来,脸也抹花。”


众人心领神会,摸黑照办。


夏侯澹的声音越发虚弱:“图尔,你那里还有毒药吗?有没有三五日内死不了人的那种?”


图尔没明白他为何有此一问,迟疑道:“这不好说,毒不是我炼的,我也只是拿鸡试过药。”他伸手入襟掏了两下,摸出一颗药丸嗅了嗅,“这一颗应该不致死吧,鸡吃下去倒是当场瘫了。”


夏侯澹道:“北叔,喂太后服下。”


太后:“!!!”


锤石声不断,还伴着隐隐裂响。


太后语声急促:“皇帝,澹儿,你今日……你今日智勇双全,化干戈为玉帛,母后心中十分感念……母后这些年所作所为也都是怕你肩上担子太重,想为你分忧啊……等一下!!!”她徒然偏头躲避北舟塞来的药丸,“别忘了你已中毒!你我若是都死了,笑到最后的就是夏侯泊,你不恨他吗?!”


夏侯澹亲切道:“不劳母后挂念,儿臣不会死的。”


北舟徒手撬开太后的嘴,在她杀鸡般的尖叫声中将药丸塞了进去。


夏侯澹道:“母后大约忘了,拜你与端王所赐,儿臣这些年中过多少毒,又服过多少药吧。寻常的毒药,对儿臣可没那么管用了。”


北舟卡着她的脖子,将她整个人提溜起来抖了抖。


药丸入腹了。


夏侯澹道:“母后且安心吧,儿臣会全须全尾地活到和谈成功,活到端王落败,活到天下太平。到时候,你抱着孙儿在地府业火里炙烤之余,别忘了为儿臣欢喜啊。”


太后的呻吟声和求饶声逐渐低弱,最后只剩“嗬嗬”喘气声。


寂静中,夏侯澹突兀地笑了起来。


他笑得上气不接下气。“诸位记得我们在哪儿吗?”


没人敢答,他便自问自答:“在我为她修的坟里。”


一声巨响,石门终于被锤出了一个洞。又是几下,它四分五裂,崩落下去,溅起一地泥点。


禁军副统领跪地道:“臣救驾来迟,请陛下恕罪!”


他低着脑袋,听见皇帝惊慌失措的声音:“别管朕,先救母后。”


副统领一愣,举高灯烛朝墓室内望去,只见太后躺在地上不断抽搐,口眼歪斜,竟是中风的模样。


当下禁军将满室伤员抬下山,护卫着圣驾回城。


回宫的路上,雨势渐收,云层散开后,众人才惊觉已是傍晚。天际夕光如熊熊烈火,要将残云焚为飞灰。


马车入宫,太后先被扛了进去。


副统领又要去扶夏侯澹下车,皇帝却置之不理,由变回嬷嬷身形的北舟搀着走了下来。


他不动声色地将大半体重交给北舟支撑,淡定地问:“赵五成呢?”


副统领嗫嚅着不敢答。


夏侯澹不耐烦道:“说实话。”


副统领道:“赵统领他……不见了。”


早些时候,副统领被杨铎捷怂恿着支开了赵五成,偷取了兵符,假传军令,带着所有肯听命于自己的人去救驾了。


返程之前,他还担心赵五成会带着剩下的兵马来拦路,一不做,二不休,行了弑君之实。他特意着人先行查探了一番,却发现赵五成一见风头不对就消失不见了。赵五成胆小如鼠,见事情败露,多半是收拾细软跑路了。


夏侯澹嗤笑一声。“从现在开始,你就是禁军统领。”


副统领心头狂喜。


夏侯澹道:“传朕旨意,刁民作乱,全城戒严。禁军护驾不力,赵五成渎职逃窜,捉住他斩立决。”


副统领慷慨激昂道:“臣遵旨!”


他领命而去,庆幸着自己最后时刻押对了宝,没有留意到夏侯澹回身进宫的步履有些迟缓。


夏侯澹强撑着走进了寝殿,大门一合,原地倒了下去。


“澹儿!”北舟惊呼。


作为侍卫跟在后头的庾晚音冲过去,帮着一道扶住他,沾了满手的血。


同样跟在后头的图尔道:“……快叫太医啊!”


夏侯澹冲他翻了个白眼,又望向庾晚音。


他有好多事要交代她。


比如,他并不像嘴上说的那样,自信一定能挺过这一劫。之所以放倒太后,是因为如果自己死了,最后赢家必然出在太后和端王之间,而这俩人中太后主战,端王主和。


他并不想将胜利拱手让给端王,但除去太后,至少可以保住和谈的成果。


比如,没有当场杀了太后,是为了留着迷惑端王,让他在局势不明的情况下不敢贸然造反。倘若自己未死,此举就能争取到宝贵的恢复时间。


比如,此时风云突变,端王必然虎视眈眈地盯着宫中。但她不必害怕,她也不能害怕。自己倒了,她就是唯一的定海神针。


好多话。


可他没有力气了。


他只能勉强说出一句:“别怕……”


庾晚音点点头。“你也别怕,我可以的。”


夏侯澹放心地晕了过去。


北舟将夏侯澹抱去床上了。庾晚音回身面对着围过来的宫人。


精心培养过的暗卫已经所剩无几,大半交待在了邶山上。余下的还在接受北舟的训练,此时突然从替补变成了首发,一个个神情比她还紧张。


是啊,庾晚音想,不知不觉,她已经不再惶恐了。


如果现在回到原本的世界,她大概能晋升总裁了吧?


她沉声开口:“以陛下的名义传令出去,太后有疾,今夜宫中宵禁,不得出入。去请太医……多找些太医去太后那边,这里只请一个。”他们得防着端王的眼线。


众人领命而去。


庾晚音望向床上的夏侯澹。他的脸上不剩一丝血色,瞧去灰败若死。按照这种书里的套路,太医一般是帮不上什么忙的。


她来回踱了两圈。“北叔,阿白呢?阿白到底在哪里?他不是在外面帮陛下找药吗?”


北舟无奈摇头,当初阿白什么也没透露给他,夏侯澹也没提过。


庾晚音深吸一口气。“我想起一个人……不好,我把她忘了。”


她招来暗卫:“快去请谢妃。若是有危险,救她。若是无事,问问她在太医院中是否认识一个天才学徒,一并带过来。”


谢永儿来得很快。


谢永儿早上给庾晚音报完信,就飞快躲进了自己宫里,称病不敢见任何人。怕庾晚音领会不到意思,又怕她领会到了反应太大,引得端王警惕。端王今日的注意力应该都放在山上,但谁又敢保证他没有留个后手收拾自己呢?


夜幕降临时,谢永儿终于等到了暗卫来带她去面圣。


走进寝殿,她如释重负。“你们可算想到我了!我这一整天连宫人送来的食物和水都不敢碰,生怕夏侯泊杀了我……”


庾晚音倒了杯茶递过去。“辛苦了,这段时间你就住在这儿吧,别再出去了。”


谢永儿渴得不行,端起来就想喝,又疑神疑鬼地停住了。“你怎么这副鬼样子?皇帝还活着吗?不会是任务失败,你们想拉我陪葬吧?”


庾晚音:“……”


她将谢永儿带进内室。


宫人已经脱去夏侯澹染血的龙袍,为他大致清理了一下伤口。谢永儿看见他胸口那还在不断渗血的口子,呼吸都吓停了。“怎么搞的?”


庾晚音疲惫地坐到床沿,将事情压缩在半分钟以内总结了。


谢永儿原地凝固。


半晌,她的思维缓缓开始流动。“……枪。”


庾晚音点头。


谢永儿道:“牛×。”


庾晚音道:“谢谢。”


谢永儿人都麻了,心想:事到如今,无论如何都要抱紧这一对狗男女的大腿,绝对不能站到他们的对立面。


放在三天以前,她都想象不到自己竟会为他们绞尽脑汁献策。“伤口消毒——”


“用酒精消过了。”


“能输血吗?”


“不知道血型啊。”


谢永儿道:“我是O型,万能输血者!”


庾晚音道:“你是说你穿来之前是O型吧?”


谢永儿沉默了。


庾晚音道:“只能用古人的思路了,现在最紧迫的是解毒。你认识的那个天才学徒——”


“他叫萧添采。方才暗卫找来后,我已经给他传信了,让他跟随太医过来打下手,免得引人注目。”谢永儿皱了皱眉,“话又说回来,你怎么知道我认识他?”


庾晚音:“……”


那自然是文里写的。


然而不等庾晚音编个解释,谢永儿自己又想通了。“你还挺厉害的,在太医院那里也有眼线?我去找他开堕胎药,你也全程知情?还好没跟你斗下去。”


庾晚音道:“谢谢。”


真相是绝对不能告诉谢永儿的。


她策反谢永儿,最初利用的就是同为穿越者的认同感。一旦发现自己竟然是纸片人,巨大冲击之下,谢永儿的心态会如何变化,就不可预测了。


而且将心比心,庾晚音觉得如果自己是纸片人,自己也并不希望知晓这一点。


自由意志都被否定,还有什么是可以依托的?


老太医带着萧添采来了。


萧添采年方十八,气质宁和,是个文雅少年。他跪地行礼之后,眼睛就一直在往谢永儿那头瞟,欲言又止。


老太医流着冷汗诊脉时,谢永儿想起新的注意事项,正对庾晚音窃窃私语:“图尔关起来没?签订和谈书之前都不能放他自由活动,就他那只会走直线的脑子,万一夏侯泊的人接触到他,承诺他同时弄死皇帝和燕王……”


“放心吧,已经关了。”


萧添采的目光从上到下掠过夏侯澹周身,见他昏迷不醒,旁边似乎也无人主事,便小心翼翼凑到谢永儿旁边。“谢妃娘娘,可否借一步说话?”


俩人走出一段,来到无人处,萧添采将声音压到最低,暗含期待地问:“娘娘是想让他活还是死?”


在他头顶房梁上,暗卫的匕首已经出鞘了。


谢永儿:“?”


谢永儿忙道:“让他活,让他活。”


穿越以来,她还从未如此卖力地祈愿夏侯澹别死,其虔诚程度直逼图尔与禁军新统领。


大概夏侯澹本人也不知道,这一天会是史上为自己祈福的人数最多的一天。


萧添采面露狐疑,仿佛在判断她是不是被绑架了。“娘娘不是说,在这宫中活得如同困兽,只盼着端王——”


谢永儿一把捂住他的嘴。“此一时彼一时,端王在我心中已经死了!”她无法对他透露更多,短时间内又想不出什么令人信服的说辞,将心一横,“其实……陛下一直对我很好,是我一叶障目,未曾察觉自己的心意。”


他盯着她看了片刻,转身道:“我明白了。”


背影似有几分落寞。


庾晚音看原文就知道这人是被谢永儿吸引的炮灰男配之一,连他们借一步说的悄悄话都能猜个八九不离十。见萧添采垂头丧气回来了,她忙露出和善的微笑。“萧先生,现在我们都只能靠你了。”


正在准备告罪说辞的老太医:“?”


萧添采低声对老太医道:“恕弟子失礼。”然后越过他去细细察看夏侯澹的伤口。


萧添采道:“陛下似是中了气不摄血的不愈之毒,毒性至为霸道……”


庾晚音屏息凝神等他的生死判决。


萧添采道:“……但似乎用量稀少,又或是陛下龙体强健,所以伤口已经初显愈合之象了。”


庾晚音猛然愣住,连忙凑过去。


她先前一直不敢直视那可怖的创口,如今经他一说,才发现渗血果然慢了很多。


她瞬间如起死回生,难以置信地问:“真的?这真的不是血要流干了吗?”


萧添采嘴角一抽。“陛下吉人天相,不会有事的。微臣去开个止血的方子。”


此时此刻,理应宵禁的城中,无数消息正在黑暗里混乱地传递着。


太后党在急问今日发生了什么事,使臣团逃去了哪里,太后又是怎么了。


端王党在密议任务为何失败,皇帝究竟靠什么逃出生天,眼下的局势该如何改变计划。


杨铎捷在给李云锡写密信,吹夏侯澹。


孤月之下,一道身影仓皇逃窜,摸到一户户相熟的端王党宅邸,却叩不开一扇收留的后门,最后被飞来的乱箭射死在街上。


禁军新统领毫不犹豫地砍下了他的脑袋,喜悦道:“去宫中复命,罪人赵五成已伏诛!”


按照最初的安排,后天就是钦天监定的和谈吉日。到时夏侯澹若是不能到场旁观,等于明明白白向端王透露:我罩门全开,你可以出手了。


庾晚音全身每一个细胞都叫嚷着疲惫,这一口气却不敢松,趁着宫人熬药的工夫,她又拉着谢永儿推敲了一遍宫中的防卫部署,往端王钻过空子的地方都加派了人手。


关押图尔的地点,庾晚音没有告诉谢永儿。


北舟正在他们脚下的地道里看守着图尔。地道另一端出口已经被封死,端王便是手眼通天也找不到人。


若是端王走到直接行刺那一步,地道就是他们最后的退路。


夏侯澹苍白如纸地陷在被窝里,人事不省,勺中的药液全部顺着他的唇角滑落到了枕上。


望着他紧闭的唇瓣,“读网文破万卷”的庾晚音明白了什么,转头看向谢永儿。


谢永儿也明白了,拉走了萧添采。“我们回避一下。”


她在偏殿安置了萧添采,想起庾晚音也到了强弩之末,夜里或许需要个人换班,又走了回去。正好看见庾晚音唇色红润,放下空了的药碗,又跃跃欲试地端起粥碗,听见脚步声才扭头望过来。


谢永儿后退一步。“打扰了。你继续。”


夏侯澹是翌日下午醒来的。


睡得太沉太久,他一时忘了今夕何夕,以为还没去邶山,下意识地想要坐起,随即抽着凉气倒回了枕上。


胸口的伤处仍旧作痛,但似乎没在流血了。他试着小幅度地动了动胳膊、腿脚,除了乏力,没有别的问题。


看来这次也死不了了。意识到这件事,他的第一反应竟是有些疲惫。


眼角余光扫到床边,夏侯澹缓慢地转过头。


庾晚音趴在床沿,闭目枕着自己的手臂。她换了一身衣服,似乎匆匆洗过一个澡,长发未束。夏侯澹伸手过去,轻轻摸了摸她的头顶,指尖传来潮意。她连头发都来不及烤干就睡着了。


夏侯澹摇铃唤来宫人,想让人将她抱上床,庾晚音却惊醒过来,迷迷瞪瞪道:“你怎么样?”


或许是因为虚弱,又或许是因为刚刚心意相通,夏侯澹看上去平和到像是没杀过生,望向她的目光温柔如水,简直能让她忘记山上那个疯子。


“比我预想中强一点。宫里如何了?”


“今日不上朝,对外说是你在太后处侍疾,宫门还是不让进出。但我想唬一唬端王,所以让人照常去布置明日的和谈席位了。他那边目前还没什么动静。”


“太后呢?”


庾晚音边往床上爬,边啧啧摇头。“据说在大吵大闹,但连话都说不清楚了。太后党那些臣子倒是葫芦娃救爷爷,一个一个往这里送,都被我打发走了。”


夏侯澹笑了。“庾姐威武。”


庾晚音往他身边重重一躺,除了困意已经感受不到其他。“你记得吃点东西再睡,我扛不住了,眯一会儿,有事叫我……”


“嗯。”夏侯澹握住她的手,“交给我吧。”


鼻端萦绕着夏侯澹身上的药味儿,紧绷的神经终于松弛下去,她几天以来头一次陷入了酣甜的沉眠。


但等她再一次睁眼,身边却空了。


耳畔传来隐隐约约的交谈声:“……各守分土,无相侵犯。还有互通贸易,先用丝绸、瓷器与你们换一批狐裘、香料……具体清单在这儿,你先回去看看,没问题就等明日仪式吧。”


已经入夜,烛火的光芒映在床幔上。庾晚音悄然起身,撩起床幔朝外看去,夏侯澹正与图尔对坐,身边站着北舟。


图尔捏着和谈书读了一会儿,又放下了。“我有个问题,我要以什么身份与夏国结盟?新的燕王吗?到时我再带着夏国的援军杀回燕国,去取扎椤瓦罕的首级?这在百姓眼中与叛国何异?”


夏侯澹不紧不慢道:“当然不是,你不是扎椤瓦罕派来的使臣吗?”


图尔:“?”


夏侯澹道:“明日盟约一签订,我们就会将这个消息传遍大江南北,一路散播去燕国。就说扎椤瓦罕诚意十足,为了和谈竟派出了你图尔王子。夏国感念其诚心,将你奉为座上宾。如今两国终于止战,饱受战火折磨的燕国百姓也会欢欣鼓舞。到时候……”


“到时候,扎椤瓦罕若是为了开战,翻脸不认这盟约,那就是背信弃义,为君不仁?”


夏侯澹笑道:“看不出你还能一点就通。”


图尔:“?”


图尔道:“我就当你是夸我吧。以我对燕国的了解,到了那一步,不等我回到燕国,拥护我的人就会先与扎椤瓦罕打起来。我不想看见故土陷入内乱,要杀扎椤瓦罕,就要速战速决。你能借我多少人?”


夏侯澹似乎比了个手势,从庾晚音的角度看不见。


夏侯澹道:“前提是你一回去就履行契约,将货物运到边境与我们交换。”


图尔沉思半晌,郑重点头。“可以。”


他站起身来。“今晚我能睡在上头吗?”


“不能。”夏侯澹毫不犹豫,“地道里有床褥,北舟陪着你,去吧。”


庾晚音似乎听见了图尔咬牙的咯吱声。“士可杀不可辱!”


夏侯澹道:“那你再杀我一次?”


图尔深吸一口气,趴到地上,往龙床底下的入口爬去。


庾晚音慌忙闭上眼装睡。


等图尔与北舟都下去了,夏侯澹又捂着伤口躺回她身边,短促地出了口气。


庾晚音凑过去贴着他咬耳朵。“你借给他的人手,是阿白吗?”


她的气息热乎乎地拂过他的耳际与脖颈。夏侯澹偏头看了看,莫名地记起了这两瓣嘴唇的质地,是柔软的,又很有弹性,像是久远记忆中的草莓软糖。


他突袭过去,在她唇上啄了一口。“答对了,加十分。”


庾晚音老脸一热,装作若无其事。“阿白一个人就行吗?”


夏侯澹又啄了一下。“扣十分,你要在我面前提多少次阿白?”


庾晚音:“……”


别撩了,再撩你的伤口就该裂了。


庾晚音翻了个身背对着他。“睡吧,明早之前尽量多睡,有利于伤口恢复。”


夏侯澹却不肯闭嘴:“你不饿吗?”


“我……睡眠不足没食欲,我让他们温火炖了粥,等夜里醒了再去吃。”


“嗯。”


庾晚音在昏暗中睁开眼,望着床幔。“说起来,我有件事问你。”


在她看不见的地方,夏侯澹的身体僵直了。他没有忘记,自己说过要对她坦白一件事。当时他还以为那会是自己的遗言。


庾晚音道:“你怎么会知道珊依的匕首长什么样?”


夏侯澹:“……”


他听见自己的声音,熟能生巧、全自动化地蹦出喉头:“调查过。当年给她收尸的宫人说的。”


“那……”


夏侯澹的指甲嵌入了掌心。


“那你在享殿里认出图尔之后,应该立即与他对质呀,说不定还能免去山上那场恶战。”


似乎过了格外漫长的几秒,夏侯澹接话了:“当时他杀红了眼,对我的性命势在必得,这种没有物证的一面之词,他听不进去的。”


“但是后来——”


“后来他功亏一篑,内心不愿接受落败。我给了他新的复仇对象、新的人生目标,他自然愿意相信了。”


静夜中,夏侯澹凉凉的语声里带了一丝嘲弄:“你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,但可以把他饿醒。”


庾晚音叹了口气。“他杀了汪昭,我不愿意同情他。但他跟珊依的故事也挺令人难过的。这世道,活着都是侥幸,能相守在一起更是奢求了。”


“我们不会的。”


庾晚音笑了笑,翻身回来钩住他的胳膊——本想熊抱的,却顾忌着他那莫名的接触恐惧症,只能循序渐进了。


夏侯澹这次没有应激反应。或许是太虚弱了,折腾不动。但庾晚音总觉得自己享受到了特殊待遇,满意了。“某种意义上,还得感谢这件事,否则我俩这弯子再绕下去,哪天一不小心死了,都没来得及好好谈一场恋爱。”


“恋爱……”夏侯澹无意识地重复。


她又有点不好意思。“罪过,我终究还是恋爱脑了。实在是见过生死无常,让人突然有了今朝有酒今朝醉的冲动。”


夏侯澹不吭声了。


庾晚音得不到回应,有点尴尬,碰了碰他。“你没有一点同感吗?哦,对了,你上山前好像立了个flag[2],是要告诉我什么事?”


“……你不是还困着吗?先睡吧,改天再说。”


这日清晨天光熹微时,大夏的朝臣们已经顶着秋凉站在正殿外,等待早朝了。他们似乎比平时到得更早一些,却无人开口寒暄。


沉默之中,一阵阴风吹过。


人群隐隐站成了两拨,两边还都在偷眼打量对方。


看神态,太后党是缩着脖子,人人自危;端王党则是满目戒备,如临大敌。


当然也有个别例外,比如木云。


木云在缩着脖子的同时满目戒备。


他是端王安插在太后党里的卧底,此时承受的是双份的焦虑。


从前天到昨天,全城戒严,宫里更是封闭得密不透风,无人进出。禁军临时换了新统领后,昨日在皇城内巡查了整整五遍,吓得商户早早收摊,百姓连出门都不敢。


就是头猪都能嗅闻到变天的节奏了。


木云知道事情办砸了——他把图尔放去了山上,图尔却没能干脆利落地除去夏侯澹和太后。


从探子口中,他听说邶山上运下来的死尸堆成了一座小山,又被连夜匆匆掩埋。侍卫、燕国人、端王增派的援手,几乎无人生还。


那场不祥的暴雨中究竟发生了什么事?


皇帝和太后活下来了吗?怎么活下来的?


木云不是没有努力将功补过。昨天一整天,他装作担心太后的样子,几次三番托人放行,想进宫求见,却都被拦下了。宫中对外宣称,太后突发疾病,需要静养。


不仅如此,皇帝自己也整整一日没有露面。


木云在端王面前绞尽脑汁分析:“多半是两个人都受了重伤,性命垂危。殿下正可以趁此机会放手一搏,别让他们中任何一方缓过这口气啊!”


话音未落,探子报来了新消息:“宫里照常在大殿上布置了席位,说是陛下有旨,明日早朝时跟燕国使臣签订和谈书。”


木云:“……”


木云脑中一片空白。


夏侯澹放出这消息,就仿佛在昭告天下一句话:赢的是朕。


皇帝若是无碍,为何不见人?


还有,哪里来的燕国使臣?燕国人不是来行刺的吗?不是死绝了吗?夏侯澹打算从哪里变出个使臣团?就算找人假扮,燕国不认,这盟约又有何用处?


与苦大仇深的胥尧不同,木云是天生的谋士。他享受躲在暗处蜘蛛结网的过程,乐于欣赏猎物落网时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的惊愕与绝望。


有生以来第一次,他觉得这回的猎物竟是他自己。


夏侯泊当时笑了笑,有商有量地问他:“明天早朝,你说我该到场吗?”


木云头皮发麻。“这……皇帝也许只是在故布疑阵,装作无事,想拖住殿下。”


夏侯泊望着他。“万一他真的无事呢?”


木云:“……”


能从邶山全身而退,这疯皇帝手上握着什么深不可测的底牌吗?


没人能确定他现在的状况。如果他伤情危重,端王大可以徐徐收网,送他宾天。但反过来说,如果他真的没事,那收拾完太后,他转手就该对付端王了。


木云额上渗出些冷汗。“殿下不必太过担忧,皇帝这些年装疯卖傻,不得人心,就算暗中培养过势力,在朝中也根基未稳。现在他名义上控制了禁军,可禁军内部各自为营,若是真走到短兵相接那一步……并没有太大胜算。”


端王麾下养了许多精锐私兵,又与武将们交好,就算没有实际兵权,登高一呼也应者云集。战斗力上,皇帝确实比不过。


夏侯泊点了点头。“所以如果夏侯澹有脑子,想对我下手就会速战速决,杀我一个猝不及防——而最好的机会,或许就是明日早朝了。你说对不对?”


那双淡定的眸子又朝他平平扫来,仿佛真的在征询他的意见。


我完了,木云心想。


以端王的缜密与多疑,自己办砸了邶山之事,怕是已经被视为叛徒了。而叛徒的下场,他已经从胥尧身上见识过了。


事到如今,要怎么做才能保命?


木云在太后党面前伪装了多年结巴,头一回真正地犯了口吃:“那……那殿上或……或许有诈……又或许没有。”


他面红耳赤,险些当场跪下求饶。


夏侯泊却没发作,也没再为难他,甚至温声安慰了一句:“别太自责,你尽力了。”他自行拿定了主意,“局势不明,我就先称病不出吧。”


殿门外,大臣们很快发觉了端王缺席。


端王党脸色都不好看。夏侯泊本人不来,气势上就输了一截。


原以为干倒太后就大功告成,没想到这么多年,竟让皇帝在他们眼皮底下闷声发大财了。


端王党恨得牙痒痒,早已暗下决心,等下上朝要死死盯住皇帝的一举一动,就像群狼盯紧衰老的首领,只消对方露出一丝虚弱的迹象,便会一拥而上,咬断他的脖子。


远处传来净鞭三声。


殿门大开。


夏侯澹闲庭信步似的走到龙椅前坐下,神色跟平日上朝时没什么区别——百无聊赖。


直到俯视众臣行礼时,他突然露出了一丝讥笑。仿佛被他们脸上的表情娱乐到了,无声地放了个嘲讽。


众臣:“……”


这笑容转瞬即逝,他随即忧心忡忡道:“母后突发疾病,朕实在寝食难安。唯有尽快定下盟约,消弭战祸,才能将这喜事告于榻前,使她宽心。”


众臣:“……”


你是怕她死得不够快啊。


夏侯澹抬了抬手指,侍立于一旁的安贤开口唱道:“宣燕国使臣!”


燕国使臣缓步入殿。


木云回头一看,整个人都木了。


图尔已经扯了络腮胡,穿上了代表王子身份的华贵裘衣,高大英武,走路带风。他身后象征性地跟了一队从者,是夏侯澹临时找人假扮的,因为真从者都死绝了。


除去极少数知情者,大臣们一看他的装束就瞳孔地震,窃窃私语声四起:“那不会是……”


图尔越过众人,朝夏侯澹躬身一礼。“燕国王子图尔,见过大夏皇帝陛下!”


大臣们疯了。


图尔顶着几十道颤抖的目光,大马金刀地坐到了和谈席上。


负责签盟书的礼部尚书也随之上前,浑身僵硬,半晌才嗫嚅道:“没想到图尔王子会白龙鱼服,亲自前来。”


图尔偏过头,隔着层层玉阶与夏侯澹对视了一眼。


他此时是真正孤身一人,众叛亲离,身陷他国,四面楚歌。幸亏是个久经沙场的老狗,坐在那儿竟也稳如泰山,撑起了台面。“实不相瞒,我是奉燕王之令前来,但先前隐藏身份是我擅自做主。我与夏国打过许多仗,却从未真正踏上夏国的土地,看一看这里的礼教与民风。”


夏侯澹和颜悦色道:“哦?那你此番观察结果如何?”


图尔道:“皇帝陛下在千秋宴上秉公持正,还我等清白。想来上行下效,主圣臣直,两国的盟约定能长长久久。”


他睁眼说瞎话,满堂臣子无一人敢呛声。


一方面是尘埃落定,再出头也没用了;另一方面,此时人人都是泥菩萨过江,自身难保,哪儿还管得了燕国是战是和?


他们只从夏侯澹和图尔的一唱一和中听出一句潜台词:赢的是朕。


礼部尚书麻木道:“燕王与图尔王子有此诚心,令人感佩。”


夏侯澹道:“开始吧。”


安贤便举起和谈书,当堂朗诵了起来:“上天有好生之德,一戎而倒载干戈……”


夏侯澹坐得很直。


他只能这样坐着——他的胸前还缠着厚厚的纱布,为防伤口重新开裂,紧紧地裹了一圈又一圈,让他的上半身几乎无法活动。


早上出发之前,庾晚音给他化了个裸妆,遮挡住了惨白的脸色。


然后她就匆匆离去了,要确认宫中的防卫、太后的情况、端王的异动。


庾晚音离开后,夏侯澹起身试着走了几步路,问:“明显吗?”


北舟道:“太明显了。你现在路都走不稳,而且这一开口,傻子都能听出来你气虚。听叔的,还是再缓几天……”


“缓不了了,夜长梦多。”


为了帮他争取到一天的恢复时间,庾晚音几乎在一夜间挑起了大梁。她像他预想中一样勇敢,一样果断,可他没有忘记,她也刚刚受了伤、杀了人,目睹了堪称人间炼狱的惨状。放到现代,她需要的是毛毯和心理医生。


可他给不了。


他能做的只是不让她的努力白费。


夏侯澹唤来萧添采。“有没有什么猛药,能在短时间内提神提气的那种?”


北舟怒道:“不行!你知道你流了多少血吗?不静养也就罢了,再用虎狼之方,你还要不要命了!”


夏侯澹只望着萧添采。“有,还是没有?”


萧添采犹豫道:“有是有,但正如北嬷嬷所言……”


夏侯澹道:“呈上来。”


北舟直到他出门都没理过他。


安贤继续念:“……各守分土,无相侵犯,谨守盟约,福泽万民。”


落针可闻的大殿上,双方按照流程按下了官印。


盟约达成。图尔抬起头来,一字一句道:“愿两国之间,从此不再有生灵涂炭,家破人亡。”


就在这一刻,和谈成功的消息飞出了皇宫,借着文书、密信、民间歌谣,以最快的速度传出都城,遍及大江南北,最终传入了燕国百姓耳中。


一个月后,燕王扎椤瓦罕会勃然大怒,将图尔打为叛国贼子。至于和谈书,那是贼子图尔冒充使臣团,与夏国私自签订的,每一条盟约都置先祖的荣耀于不顾。他决然不认,还要割下图尔的脑袋祭天,平息先祖的怒火。


趁着图尔还未归来,他会抢先一步围剿一批图尔的心腹。


余下的图尔拥趸会在沉默中爆发,斥责扎椤瓦罕背信弃义,为君不仁,陷百姓于战乱。他们迅速集结兵马,要拥立图尔为新的燕王。


两个月后,图尔会带着夏侯澹借他的人手杀回燕国,与己方势力里应外合。混战持续数月,最后以扎椤瓦罕身死告终。


与此同时,图尔会遵照约定,与大夏互通贸易。边塞之地商贾云集,渐渐有了物阜民安的繁华风貌。


即将随着大批狐裘、香料一道运入大夏的,还有一车车燕黍。


此时的朝堂上,夏侯澹垂眸望去,透过图尔,望见了含恨而亡的珊依,也望见了客死他乡的汪昭。


目之所及,死去的人与活着的人,每一个都仰视着自己。他们在等待他开口。


他开口了:“朕年少时,尚未认清这个世界那会儿,做过一些扶危济世的美梦。以为自己批批奏折、下下决策,就能让这国祚绵延,每一块田地都丰收,每一户人家都兴旺。”


他迎着众人的目光笑了笑。“后来那些年里发生的事,诸位也都看见了。”


众臣从未听过他如此冷静的声音,他们从话音里听出字来:不演了,摊牌了。


这个开场白,是打算秋后算账了啊!太后党中那几个热衷于忽悠皇帝的文臣,此刻已经双腿发软,眼神飘向了四周门窗,估算跑路的可能性。


夏侯澹能感觉到药效在退去,胸口那股暖流逐渐消失,四肢百骸重又变得僵冷乏力。脑袋里熟悉的疼痛也回来了,拉着他的神志沉沉下坠。


他提了口气。“有人说杀人安人,杀之可也;以战止战,虽战可也。但坐在这张龙椅上,每一个罪人都是朕的子民。八荒之间,四海之半,所有的苦难都是朕的责任。还要用多少尸骨来安邦,多少杀孽来兴国,朕不知晓,却不可不知晓。这张龙椅于朕而言,便如荆棘做成。”


所有人都听蒙了。


夏侯澹道:“朕本不该在此。但既然坐上来了,想是天地间自有浩然之道。天生民而立之君,年少时发过的宏愿,朕至今不曾稍忘。”


他的目光从一个个太后党脸上扫过,又坦然望向端王党。有一瞬间,木云与他的视线相撞,双眸仿佛被火炙烤,仓促地躲开了。


这皇帝的眼神还跟从前一样阴鸷,却又有什么变了。说这席话时,他眼中的孤绝之意倒似是金刚怒目,自有天意加持,令人惶然生畏。


在这玄妙的一刻,有几个敏感的臣子心中闪过一个天人感应般的念头——或许世上是有真龙天子的。


夏侯澹收回目光,最后一笑。“幸而有众位爱卿,吾道不孤。”


人群埋首下去,山呼万岁。


皇帝这段话里隐约藏着句潜台词:既往不咎,此后顺我者昌,逆我者亡。


注释:


[1] 嘴炮,网络流行语,用讲道理的方式说服他人。


[2] flag,在这里有“不祥的信号”的意思。网络流行语,“立flag”指说一句话或做一件事,为下面要发生的事做了铺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