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间
笔趣阁 > 庾晚音夏侯澹 > 第十七章 风波初定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 笔趣阁] http://www.28gl.com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庾晚音穿来的时间太短,还没见过足够的生离与死别,不明白他人的善,最终都是灼身的火。


这天晚些时候,木云混在一群同僚间,终于见到了太后。


他们几乎不敢相认。


几天前还正当盛年、雍容华贵的女人,此时口眼歪斜地倚在榻上,见到木云,她整张脸都涨紫了,口齿不清地喊了起来,依稀是个“死”字。


木云哭丧着脸跪下去,啪啪地掌自己的嘴。“臣该……该……该死!臣没……没料到那图尔如……如此狡猾,竟与端王狼……狼狈为奸,躲……躲开了追捕……”


太后哪儿会让他自扇几个巴掌就混过去,恨得双目暴突,还在嚷嚷着“死”。


跪了一地的臣子全部假装听不懂,喃喃地劝她凤体要紧,宽心息怒。就连平日最得她信任的大宫女都一脸木然地立在一边。


大宫女见到太后“中风”后口涎横流的模样,就知道大势已去。


说来也巧,多年以前,那个威严的老太后就是中风后没过多久就离世了。再往前,夏侯澹的生母慈贞皇后也是这样早逝的。


这一次与那几次的中风,因由是否一样,大宫女不敢细想,也没心思再猜,她此时只想着太后一倒,自己要做什么才能保住这条小命。


太后扯着嗓子嚷嚷了半天,最后带上了哭腔,喊的内容也变了,似乎是“救命”。空气中泛起一股异味,她失禁了。


几个臣子挤出几句宽慰之言,劝她好生将养,便逃也似的仓皇告退。


走出宫门,几人面面相觑,都是苦不堪言。


有人压低声音,暗含希望道:“听陛下今日早朝说的话,似乎没有清算的意思。他还有端王这么个劲敌,想在朝中站稳脚跟,便需要培养自己的势力……”


“你的意思是,他会拉拢我们?”


木云半边脸还高高肿着,闻言在心中冷笑一声,摆出一脸夸张的畏惧表情。“赶……赶紧辞官吧。皇帝连……连弑母都不怕!”


另一个臣子愣了愣。“你说的也对,那一位远非仁主,现在不清算是因为我们还有用,等他灭了端王之后呢?与其等他兔死狗烹,不如趁早告老辞官,才是真的保命之道啊。”


于是众人各存心思,分道扬镳。至于有几人跑路、几人找夏侯澹投诚,便只有天知道。


木云不知道自己这番表现有没有被端王的探子查到。他希望探子能如实汇报给端王,好让自己洗清叛徒的嫌疑。


事情发展似乎如他所愿,端王重新召见了他,还透露给他一条新情报:“我派人上邶山查看过了。享殿里留下了几个碗大的坑洞,不知是什么武器打出来的。皇帝能逃出生天,应该是留了一手。”


木云忙不迭出主意:“既然如此,不宜正面交战,只能攻其不备,让他来不及反击。殿下还记得先前商量过的那个计划吗?”


夏侯泊沉默。


沉默就代表他记得,但还在犹豫。


木云道:“殿下,此事宜早不宜迟,万万不能放任他坐大啊。”


端王为了名正言顺,筹谋了这么多年,想要借图尔之刀杀人却又失败,现在已经被逼到了不得不亲自动手的境地。即使成功夺权,也落了个千古罪名。


木云知道他在担心什么。“当然,咱们必须师出有名。我近日先派人在民间散播流言,说那场雷雨是因为皇帝弑母,苍天降下警示。过些时日再照那个计划行动,正好还有个呼应,百姓只会觉得暴君死有余辜。”


良久,夏侯泊轻轻点了点头。


满朝文武惶惶不可终日的同时,被他们视作魔王出世的夏侯澹正在床上躺尸。


萧添采开的猛药只够他撑到下朝,药性一消就被打回了原形。


这一天冷得出奇,连日秋雨过后,寒风从北方带来了入冬的气息。北舟忙进忙出,指挥着宫人烧起地龙、更换罗衾,就是不搭理夏侯澹本人。


等余人退下,他又自顾自地整顿起了暗卫。


夏侯澹陷在被窝里半死不活。“北叔。”


“……”


“北叔,给点水。”


“啪”的一声,北舟冷着脸将一杯热水搁到床边,动作过大,还溅出了几滴。


夏侯澹:“……”


庾晚音对外还得做戏做全套,表现得对情况一无所知。


出门之后,她被其他惊恐的妃嫔拉到一起,窃窃私语八卦了一番。又跟着她们到太后的寝殿外兜了一圈,请安未遂;到皇帝的寝殿外探头探脑,被侍卫劝退。


一整套过场走完,她已经冷到感觉不到自己的脚趾了,搓着手念出最后一句台词:“看来是打探不出什么消息了,咱们先散了吧。”


结果被一个小美人挽住了胳膊。


小美人巧笑倩兮。“庾妃姐姐不用急,最晚今夜就该听到了。”


庾晚音道:“啊?”


一群人心照不宣地笑起来。又有人挽住她另一边胳膊,悄声道:“姐姐,太后病倒,现在没人送避子汤了,正好加把劲儿留个龙种呀。”


“对对,我前日学了个时兴的牡丹妆,可以为姐姐化上。”


“说什么呢,庾妃妹妹容颜极盛,再去浓妆艳抹反而折损美貌!上次花朝宴上,那谢妃处心积虑涂脂抹粉,在妹妹面前不也像个笑话一般?倒是我这蔷薇露不错,妹妹你闻……”


庾晚音:“……”


她想起来了,邶山之变发生前,这边的宫斗戏码应该是刚演到自己复宠。


呼风唤雨的太后倒了,不仅前朝在地震,连带着后宫也得抖三抖。


于是庾晚音摇身一变,成了重点巴结对象。


挽着她的小美人,父兄都是太后党,自己从前又依附于淑妃,跟着踩过庾晚音。如今急得花容憔悴,生怕庾晚音一朝得势,吹枕边风报复自己,甚而累及娘家,所以忙不迭过来示好。


却也有头铁的,觉得庾晚音小人得志,阴阳怪气地劝了句:“那圣心一向易变,依我看,妹妹还是悠着点为好呢。”


庾晚音又想起来了,这原本似乎是一篇宫斗文。


可她到现在也没记全她们的名字。


祸国妖妃庾晚音面对着神态各异的众人,酝酿了半天,憋出一句:“我觉得吧,这宫里历来比相貌、比家世,氛围不太友好。”


众妃:“?”


庾晚音道:“而且古来后宫平均寿命太短了,这种局面对大家都不利啊。我倒有个提案,以后可以引进一下乒乓什么的,把竞技精神发挥在有意义的地方,友谊第一,比赛第二,提高身体素质,关照精神健康。”


死寂。


半晌,挽着她的小美人问:“‘乒乓’是什么?”


等众人散去,庾晚音又从地道折回夏侯澹的床底下。


刚一探头就被扑面而来的暖意撞得一激灵。


地龙烧得内室温暖如春,头顶传来夏侯澹低低的说话声:“……太医不行的话你顶上,最好让太后撑满一个月。”


萧添采道:“臣尽力而为。”


谢永儿的声音响起:“我能问问为什么吗?”她语带恨意,还记着太后的打胎之仇。


夏侯澹道:“不能。”


庾晚音趴在床底陷入沉思。


太后党这两天递上来的折子能把御书房埋了,讨饶投诚的、告老辞官的、趁机告状铲除异己的,堪称群魔乱舞。夏侯澹全都仔仔细细地读了,还预定了分批召见他们。


现在回头分析,她才想明白夏侯澹当时没杀太后,还有另一层目的:留一个缓冲期,将太后的势力平稳接手过来。


有端王这个大敌当前,己方势单力薄,当务之急是在短时间内壮大队伍。而此时最容易拉拢的盟友,正是那些即将失去利益的既得利益者——兵败如山倒的太后党。


此时妄动他们,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,平白给端王做嫁衣裳。那理想中的肃清朝野,只能留到日后徐徐图之。


庾晚音虽然没有亲自跟那些臣子打过交道,但看过文中的描写。那群人对着夏侯澹连哄带骗、阳奉阴违,对外却又打着皇帝的名号层层剥削、中饱私囊,种种阴招从未收敛过。仅仅作为旁观者,她都恨不得快进到秋后算账。


但夏侯澹忍下来了。


无论是在邶山上命悬一线之际,还是现在声威大震之时,他做出的所有选择,仔细一想竟然都是最优解。


论心性,论眼界,都可以算是个优秀的帝王了。


——或许优秀得有点过头了。


谁能相信这只是个刚穿来一年的演员?


谢永儿沉默了一阵,后知后觉地品出了其中门道,嘀咕了一句:“狠人。”


对别人狠,对自己更狠。


夏侯澹道:“太后党里哪几个是端王的卧底?”


谢永儿:“……”


夏侯澹道:“别犹豫了,回头列个清单,老实交上来。你已经跟我们在一根绳上了,这一波端王不死,死的就是你,有什么情报都主动点。”


谢永儿忍气吞声道:“知道了。”


萧添采跟在谢永儿身后告退,走到无人处,脚步渐渐慢了下来,盯着谢永儿的背影。


“娘娘。”


谢永儿回头。


半大少年欲言又止了半天。“你不是说,被陛下的真情打动?”


夏侯澹刚才的表现,就差把“工具人”的标签钉她脑门儿上了。


谢永儿望着萧添采那不识人间疾苦的天真表情,苦笑一声,道:“哪儿有那么多人间真情。我只是临阵倒戈,以图苟且偷生,活到他们决出胜负罢了。”


这话说完,她自己听着都惨淡到了难堪的地步。萧添采愣在原地,明显不知该如何反应了。


谢永儿捡起碎了一地的尊严,吸了口气。“走了。”


身后追来一句:“等他们决出胜负……然后呢?”


谢永儿听出了他语声中暗藏的期待。然而她这会儿已经意气不再,也没心思与任何男人周旋了。


她耸了耸肩,道:“大概是想办法逃出去吧。”


萧添采不吭声了。


谢永儿茫然抬头,望了望被殿檐切割出形状的天空。“你说好不好笑,我一心想拥有这个天下,却连这天下长什么样都还不知道呢。”


内室。


庾晚音从床底下爬了出来。“小会开完了?”


“开完了。”夏侯澹倚坐在床上。


庾晚音四肢回暖,整个人都活了过来。她坐到床沿喝了口茶,皱眉望着夏侯澹。“是我的错觉吗,你的脸色怎么比早上更差了?”


夏侯澹尚未回答,靠墙站着的北舟突然冷哼了一声。


夏侯澹飞快地瞥了北舟一眼。这一眼的意思是:别告诉她我吃药的事。


北舟更重地哼了一声,走了。


庾晚音:“?”


夏侯澹道:“没事,只是伤口愈合得比较慢。羌国的毒太厉害,能活下来都是奇迹了。”


庾晚音眯眼打量着他,拖长了声音:“澹总,你怎么总有事瞒着我?”


这句话有没有一语双关,只有庾晚音自己知道。


夏侯澹僵硬地笑了笑。“哪儿有。”


不知不觉,庾晚音发现自己已经能从他的表情甚至眼神中看出许多门道来了。


昨日他刚从鬼门关回来,精神状态却出奇地平和。但现在,他那双浓墨绘就的眼瞳又晦暗了下去,似乎在无声地忍耐着什么。


庾晚音道:“你头又疼了?”


夏侯澹:“……”


夏侯澹问:“你怎么知道?”


“我知道的可比你想象中多。”


庾晚音没能等到预想中的反应。夏侯澹根本不接招,装傻充愣地一笑。“不愧是你。”


庾晚音钓鱼失败,只得放弃这个话题。“躺下,给你揉一揉。”


其实按摩并不能缓解他的头痛,但他喜欢这个提议,欣然将脑袋凑了过去。庾晚音搓热掌指,熟练地按上他的太阳穴。“闭眼。”


夏侯澹依言合上眼假寐。


窗外风声呼啸,衬得室内越发静谧。


不知过了多久,夏侯澹轻声开口:“你还好吗?”


“我?”


“山上死的那些人——”他闭着眼,似乎在斟酌措辞,“他们无论如何都会死的。就算完成了任务,也会被端王灭口。所以,他们的死不是你的错。”


庾晚音的动作慢了下来。


她有点啼笑皆非。“你在给我做心理疏导?”


夏侯澹睁眼望着她,那眼神说不出是什么意思。


“咱明明经历了一样的事啊,要疏导也该互相疏导。”她轻轻拍了拍他的额头,“也不是你的错。”


夏侯澹仍旧不错眼地盯着她,久到庾晚音开始觉得莫名其妙。


她摸了摸自己的脸。“有东西?”


“没有。”夏侯澹终于移开了目光,“身上有点香。”


“香?”庾晚音低头嗅了嗅,笑了,“你那些好妃子给我洒的蔷薇露。”


“为什么要给你洒?”


庾晚音想起那句“加把劲儿留个龙种”,老脸一热。“不为什么。”


“说啊。”


“头不疼了?那我先走了。”


夏侯澹连忙扯住她的裙摆。“别别别,我不问了……”


暗卫捧着密信赶到门口时,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幕:重伤在床的皇帝,在用生命跟妖妃玩一些拉拉扯扯的游戏。


暗卫脚下一顿,正要原路退下,夏侯澹却瞥见了人影。“何事?”


庾晚音连忙站直了。


暗卫道:“白先生有信。”


庾晚音道:“阿白?”


暗卫呈上信件,诧异地看了庾晚音一眼,见她毫无回避之意,而夏侯澹竟也没赶她,不禁腹诽。他专门负责为夏侯澹传信,每次时隔月余回宫一趟,都发现这妃子的地位又有显著提升。


她究竟有何过人之处,能让多年不近女色的陛下迷了心窍?


夏侯澹已经拆开了信封,抽出信纸扫了一眼。


暗卫听见他居然向庾晚音解释:“我让阿白派人去帮图尔,他回信说照办了。”


“派人?”


“……他的江湖兄弟。”


庾晚音恍然大悟。“这就是你给阿白的任务?你许诺给图尔的援军,就是一群江湖中人?等等,阿白不是今年刚出师吗,他是怎么号召到那么多人的?”


夏侯澹:“……”


夏侯澹语焉不详。“他有他的法子吧。”


庾晚音道:“阿白还挺厉害。”


夏侯澹抿了抿嘴,没接茬,又将信封开口朝下抖了抖。里面先是照例掉落下几枚药丸,接着是一个意料之外的东西。


一枚银簪,雕成飞鸟振翅的样子,末端垂落下来的却不是穗子,而是两根长长的羽毛。


这明显不是送给皇帝的。


夏侯澹的嘴角沉了下去。“云雀。”


他将簪子递给庾晚音。“给你的,他说你生日快到了,这是贺礼。”


暗卫的眼都直了。这么刺激的场面真的是他能看的吗?当着皇帝的面,给皇帝的女人送礼?


暗卫心惊胆战地偷看庾晚音。


庾晚音哭笑不得。“他可真不怕死。”


不是啊这位妃子,你怎么还有闲心管人家怕不怕死,你自己不怕死吗?


庾晚音将簪子拿在手里掂了掂,见夏侯澹一脸“你敢簪上我就杀了阿白”的表情,忙搁到一边,劝道:“莫生气,他对我没那个意思,江湖人不懂规矩,拿我当朋友呢……”


夏侯澹阴沉道:“一共只相处过几天,这就交上朋友了。”


庾晚音闻着醋味儿居然乐了,心想:你当初还装什么大气,可算装不下去了。


暗卫窥见她嘴边的笑意,心梗都要发作了。


庾晚音俯下身去凑到夏侯澹耳边道:“陛下。”


夏侯澹被她吹得耳朵发痒,将头偏到一边。庾晚音跟个千年狐狸精似的,穷追不舍缠着他,幽幽道:“陛下……他只是我的妹妹。”


夏侯澹:“……”


暗卫:“?”


你刚才说什么?


庾晚音魔音贯耳:“他说紫色很有韵味。”


夏侯澹:“……”


夏侯澹没憋住:“噗。”


暗卫麻木地心想:这或许就是下蛊吧。


夏侯澹躺尸了一天,字面意义上回了点血,第二天终于能勉强起床,立即人模狗样地出去跟太后党打机锋了。


庾晚音睡了个久违的懒觉,起床后熟能生巧地换了男装,带着暗卫低调出宫,确认无人盯梢后,默默出了城门。


都城郊外的墓地上新增了一座石碑,碑前的土坑还未填上,旁边停着一口空荡荡的棺椁。


庾晚音下车时,眼前已有数人等候:李云锡、杨铎捷、尔岚,还有一对素未谋面的老夫妇。


寒风比昨日更凛冽,吹得众人袍袖飘荡。那对老夫妇身形佝偻,互相搀扶着,望向众人的双目浮肿无神,似乎虽然张着眼,却并未注意到身处何处。直到庾晚音上前,那老妇人才略微抬起头来,嗫嚅道:“诸位……都是我儿的同僚?”


为避开端王的眼线,所有人出城前都乔装打扮过,也不能自报真名。就连这座碑上刻的,都只是汪昭入朝时用的化名。


杨铎捷上前道:“伯父、伯母,我们都是汪兄的至交好友,来送他一程。”


其实要说好友也算不上。


汪昭这人像个小老头儿,平时说话字斟句酌,沉稳到了沉闷的地步,没见他与谁交过心。何况他入朝不久后,就只身远赴燕国了。


老夫妇闻言却很欣慰。“好,好,至少有这么多朋友送他。”


老夫妇颤颤巍巍地打开随身的包袱,将一摞衣物放入棺椁,摆成人形。


侍卫开始填土的时候,庾晚音鼻尖一凉,她抬头望去,天空中飘下了今年的第一场雪。


李云锡今早咬牙掏钱买了壶好酒,此时取出来斟满了一杯,唱道:“湛湛江水兮上有枫,目极千里兮伤春心。魂兮归来,魂兮归来!哀江南……”


老夫妇在他沙哑而苍凉的吟唱中悲号起来。


庾晚音站在一旁默默听着,突然想起很久以前的某一天,自己用大白嗓哼小曲儿,被汪昭听见了。汪昭当时纠结了半天,点评了一句:“娘娘唱出了民生多艰。”


那就是他们唯一的交集了。


汪昭是怎样的人、生平抱负是什么、有没有过心上人、临死望着夏国的方向想些什么,她一概不知。


只知道天涯路远,青冢无名。


李云锡唱完,将杯中酒倾洒到冢前,道:“汪兄,霄汉为帐,山川为堂,日月为炬,草木为梁,你已回家了。”


余人也接过酒壶,依次相酬。


李云锡最后又倒了一杯。“这是岑兄托我敬你的。”


庾晚音将地方留给老夫妇哀悼,示意几个臣子走到一边。


她低声问:“岑堇天怎么了?”


李云锡道:“不太好。”他叹了口气,“昨日听说燕黍有着落了,他还很高兴,约了今天来送汪兄的。今天却起不了身了。”


庾晚音回宫时,夏侯澹已经见完了两拨人,还带回一条新闻:“庾少卿在想方设法给你递话。”


庾晚音神思不属。“庾少卿是谁?”


“……你爹。”


“啊,差点忘了。”


“估计是在端王手下混得不好,看我这里有戏,想抱你的大腿求个新出路。这人在原作里就是个路人甲吧?要不然给他个……”夏侯澹语声一顿。


庾晚音望向他。


夏侯澹问:“你哭过?”


“没有。”庾晚音的眼眶确实是干燥的。她忘了自己多久没哭过了。


她说了岑堇天的事。


夏侯澹提醒道:“他原本就是要病死的。”


“但原作里他至少活到了夏天,旱灾来了才死。”


“那是因为他以为能看见丰收,吊着一口气呢。现在他知道有旱灾,也知道百姓能挺过旱灾,不就没挂念了。”夏侯澹语声平静,“对他来说是HE[1]了。”


庾晚音有些气闷。


她想说这怎么能算HE呢,他们当初明明许诺,要让岑堇天活着看见河清海晏、时和岁丰。然而在用这句话换取他的效忠时,他们就心知肚明,时间多半是来不及的,这愿景注定只能是个愿景。


但她还没出口,夏侯澹却像是预料到了她的台词,用一种教导孩子般的口气说:“晚音,千万不能忘了他们是纸片人,记住这一点,否则你会被压垮的。”


当那苍凉的歌声和悲号还萦绕在耳际时,“纸片人”这个词就显得格外刺耳了。


庾晚音脱口而出:“你在邶山上听见汪昭的死讯时,不是这个反应啊。”


夏侯澹的眼神有刹那的沉寂。“所以我也得提醒自己。”


庾晚音哑口无言。


夏侯澹似乎认为话题自动结束了。“最近外头很危险,不要再出宫了。想探望岑堇天,可以派人去。哦,对了,要召你爹进宫来见吗?”


“不见。”庾晚音深吸一口气,“我不见他,他就永远是个纸片人。”


夏侯澹:“……”


夏侯澹忽然记起,自己曾经向她保证过,她永远都不需要改变。


是他食言了。


他不想看她痛苦,所以试图剥夺她感知痛苦的权利。


过了好几秒,夏侯澹轻声问:“晚上吃小火锅吗?”


“……啊?”


夏侯澹笑了笑。“你不是一直想凑齐三个人,吃小火锅、打斗地主吗?现在有谢永儿了,我把北叔也拉来,咱们可以教他打牌。”


庾晚音强迫自己从情绪中走出来。“你伤口还没好呢,不能吃辣吧?”


“可以做鸳鸯锅。”夏侯澹对小火锅有种她不能理解的执念。


天黑得很快,宫灯暗淡的暖光照出纷纷扬扬的白雪。


庾晚音去偏殿找谢永儿了。为防端王灭口,谢永儿现在对外称病不出,其实一直独自躲在夏侯澹的偏殿里,整日里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。


夏侯澹跟着走到庭中,挥退了撑伞的宫人,转头望向北舟所在的房门,脚步却迟迟没动。


不知过了多久,他拂去肩上的落雪,上前敲了敲门。“叔,吃火锅吗?”


门开了,北舟面无表情地看着他。


当朝暴君低眉顺眼。“别生气了,当时吃药也是别无他法。”


北舟无声地叹了口气。


夏侯澹道:“……叔。”


头顶一重,北舟在他脑袋上按了一下。“我说过,你是南儿的孩子,就是我的孩子。叔在这世上无亲无故,费尽力气护你周全,可不是为了什么家国天下。你再为这劳什子皇位多折一次寿,叔就把你绑着带走,丢去天涯海角度过余生,听懂了吗?走吧。”


北舟没等他回答,自行走了。


夏侯澹还低着头站在门边。


庾晚音穿来的时间太短,还没见过足够的生离与死别,不明白他人的善,最终都是灼身的火。


小火锅咕嘟作响,北舟吃得直抽气。


庾晚音招呼谢永儿:“站着干吗?帮忙下锅。”


谢永儿整个人还是蒙的。她没想到自己穿来之后第一次吃上火锅,竟是在这种情况下。


她面前的狗男女已经自顾自地聊了起来,似乎在交流今天的新情报。


夏侯澹道:“民间已经有传言了,说太后是我害的,那场雷雨是对我为君无道的天罚。”


庾晚音道:“好家伙,端王党散播的流言吧?这是要打舆论战的节奏啊。不要葱,谢谢。”


夏侯澹道:“也可能是残余的太后党。虾滑要下红锅吗?”


北舟抬头插言:“谁在传这些,我去抓一个宰了,杀一儆百如何?”


“不行。”庾晚音和谢永儿异口同声。


庾晚音:“?”


资深追星女谢永儿道:“舆论战我懂啊,封口只会适得其反。要用魔法打败魔法,你也找些人去街头巷尾,说端王不仁不义,派人去邶山暗杀你和太后,幸而你是真龙天子,洪福齐天,天降九九八十一道闪电,劈死了所有刺客。”


夏侯澹沉默了一下道:“有点浮夸。”


庾晚音赞同道:“确实。”


“百姓不怕浮夸,鱼腹藏书他们都信,越浮夸传得越广。”谢永儿侃侃而谈,“夏侯泊一直不反,你们知道为什么吗?他这人其实一直坚信自己是天降正义、大夏救星,所以执着于师出有名。现在这些流言,听上去是他逼不得已要亲自动手了,其实是在做铺垫呢。”


“啪啪啪”,庾晚音鼓起了掌。


“永儿,端王能折腾这么多回合,原来都是因为有你撑着。”


谢永儿不太自在地笑了笑。“他段位比我高多了。”


“那是因为你心中有情,你比他像个人!”


夏侯澹沉吟:“既然如此,我们也不能无缘无故突袭他,否则弑母加弑兄的罪名扣下来,日后朝中人心不稳。”


庾晚音道:“按照胥尧书中所记,有两种刺杀你的方案,都是在太后死后的。一个在灵堂里,一个在出殡时。但如今局势变了这么多,端王会选哪种,又或是都不选,我也说不好。我觉得应该先针对这两个方案做好防备,端王那边也派人盯紧了,一旦他有异动,咱们就能抓个现行,名正言顺地把他办了。”


提到胥尧的书,谢永儿的耳朵动了动,抬头望向庾晚音。“说起来——”


“怎么?”


“你上次告诉我,胥尧记录的计划,跟我最初的提议都有些出入。”谢永儿越说越慢,“但你是怎么知道……”


你是怎么知道我最初的提议的呢?我明明只告诉了夏侯泊一个人,难道以他那完美反派的做派,竟会转头说给你听?


当时她被突如其来的冲击搅乱了思绪,没想到这一节。这几天情绪逐渐平复后,这个问题一次次地浮上心头,又被她一次次地压下去。


她不确定自己是不是真想知道答案。


庾晚音飞快地与夏侯澹对视了一眼,神情如常,拍了拍她。“也是胥尧倒戈后告诉我的。你那些提议,端王都找胥尧商量过。”


“啊。”


内心深处,谢永儿觉得这个解释也有牵强之处。但如果不是端王,也不是胥尧,难道庾晚音还真开了天眼吗?


——天眼。


谢永儿忽然有种奇怪的感觉:不该再顺着这个思路寻觅下去了,否则最终找到的,也不会是自己喜欢的真相。


肩上一紧,庾晚音揽住了她。“妹妹,男人这种东西,天涯何处无芳草,回头咱去别处找。”


夏侯澹莫名其妙地看了庾晚音一眼。


夏侯澹问:“这也是你的妹妹?”


在某人的有意控制下,太后的病情反反复复,吊着不少人的心上上下下。直到整个太医院轮番请罪了一遍,事实终于逐渐明朗:她是真的好不起来了。


就在这数日之间,太后党树倒猢狲散。几个出头的被褫了,一批辞官的获准了,剩下的囫囵并入了皇帝麾下,连官职都基本没什么变动。


那些空出来的位子,被一些新人填补了。


尔岚和李云锡都升了职。


杨铎捷终于挥泪告别钦天监,转头敲锣打鼓入了吏部。


许多平日里被各部压在底层闷头干活的小官吏,此番都被悄然提了上去。


一切发生得无声无息,甚至因为过于平静,让人少了几分风暴过境的实感。


为此,浑水摸鱼的炮灰们还在感慨皇帝走了狗屎运,那些入局最深的聪明人却已经生出几分胆寒。


他们感受不到风暴,是因为风暴都被扼杀在了青之末。


先前只知道端王是个人物,现在才惊觉,原来还有更狠的在上头。


单看谁升官、谁丢命,就能发现皇帝装了这么多年瞎,其实看得比谁都清楚。他像一条最剧毒、最狡诈的蛇,在有十足把握前可以彻底僵死,任人踢打踩踏都绝不动弹。但等你瞧见他露出獠牙,你就已经是个死人了。


于是恐惧的更恐惧,胆大的却生出了别的心思。


朝中不乏恃才之辈,只是在这乌烟瘴气中熬到今天,基本都心灰意冷了。此时太后一倒,风向随之一变,他们隐约嗅到了大展宏图的希望。


甚至连端王党中都有几个冒险跑来找皇帝投诚的。他们以前哀叹生不逢明主,只能将希望寄托在端王身上,等着他取而代之。如今一看,倒也不用费这个周章。


就这样,随着太后党的消失,朝中多出了一批拥皇党。


木云急了。


木云一心要保住在端王手下的地位,混在太后党中找皇帝磕了头、表了态,转头就忙不迭地吩咐手下,加大力度传播流言,务必让暴君无道的形象深入人心。


他为端王干了这么多年脏活,自认为熟能生巧,天衣无缝。结果忙完一天刚回家,等待他的却是一道圣旨。


夏侯澹随便找了个罪名,将他革职查办了。


木云大惊失色,想破脑袋也没明白自己在何处露出了马脚。直到听说端王手下的其他卧底也被一锅端得干干净净,他才恍然大悟——有人把整个名单列给夏侯澹了。


“谢——永——儿!”木云将这几个字咀嚼出了血味儿。


与此同时,端王党正在进行这个月的第十八次紧急会议。


臣子们着急上火,千方百计暗示端王该动手了,皇帝在飞速成长,晚一天动手就少一分胜算。


夏侯泊面上一派庄严,优雅的眉目间隐现忧愁。“陛下虽然为君有过,毕竟仍是本王的亲生兄弟。他不仁,我却不可不义。正所谓得道多助,失道寡助,我若与他一样不择手段,又怎么对得起诸位的拳拳之心?”


臣子们热泪盈眶:“殿下!”


夏侯泊温声劝慰:“诸位务必少安毋燥,多行不义必自毙,要相信他的因果报应很快就来了。”


夏侯泊送走臣子们,大门一关,唤来死士:“按照计划去布置。”


死士道:“殿下,听说谢妃已经倒戈,她又常能未卜先知,会不会将我们的计划也报给皇帝?”


夏侯泊微笑道:“以前她出的主意,我在实行时都会改变一些小小的细节,她并不能察觉。这次也一样,我会在计划当日,临时让你们去多办一件小事。”


他挥退众人,低头拉开床头的暗格,取出一个绣工粗糙的香囊,捏在修长的手指间晃荡了两下。


如果谢永儿真有天眼,就会发现他手中把玩的香囊,并不是自己所绣。


庾晚音打了个喷嚏。


她正在翻奏折。


夏侯澹最近拖着尚未痊愈的伤口,成日撑出生龙活虎的样子与人周旋,往往一回寝殿就直接躺下了。庾晚音为了减少他的工作量,坐在床边一封封地翻奏折,一目十行地扫过去,总结道:“章太傅歌功颂德了三百字,重点是吹了句自己的侄子。”


夏侯澹道:“呸,他侄子是个智障,晾着吧。”


庾晚音将它丢到“不重要”的那一堆,又翻到下一封,笑了。“李云锡的。”


自从朝中开始变动,她就没见过李云锡等人了。


夏侯澹不再与他们私下接触,还特别告诫几人,眼下正值多事之秋,少与人议论皇帝,更别让自己成为拥皇党里的出头鸟。


李云锡已经在朝堂中摸爬滚打了一些时候,也懂了些好歹。收到夏侯澹的告诫,他奇迹般地领会了用意:皇帝对胜利并无绝对把握。万一最后赢的是端王,皇帝也要尽量保住这一批臣子,确保端王得势后不因记恨而毁了他们。


李云锡感动得潸然泪下,却又不能进宫谢恩,最后洋洋洒洒写了张陈情表,恨不得磕出点血来涂上去。


庾晚音看得直乐。“有几个字都糊了,不会是边哭边写的吧哈哈哈……”


笑声戛然而止。


夏侯澹转头望向她:“怎么了?”


庾晚音盯着奏折。“他说岑堇天快不行了,想再见你一面。”


耳边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,夏侯澹坐了起来,正视着她。“我现在不能出宫。”


“我知道,那我——”


“你也不能去。我那天就说了,外面不太平。”


庾晚音急了。“我刚想起来,我可以带萧添采去看他啊,就算治不好他,哪怕让他走得舒服点呢?当初是我们忽悠他入朝的!”


“那让萧添采自己去,你别去。”


“萧添采这人只跟谢永儿一条心,对你我可是挺有意见的,万一他糊弄我们……”


“晚音,”夏侯澹打断了她,语气是从未有过的强硬,“别去。岑堇天有什么遗言,可以让人转达。”


庾晚音不认识般愣愣地看着他,半晌才轻声问:“你想让他也在死前望着皇宫的方向吗?”


有床幔遮挡,夏侯澹的脸庞隐在阴影中,苍白而模糊,让她突然回忆起了初见之时,自己得知他身份之前的恐惧。


他的语气也像那时一样疲惫。“等我下了地狱再还他的债。”


庾晚音还是出了宫。


傍晚,趁着夏侯澹召见别人,她带上萧添采与暗卫,熟门熟路地溜了出去。暗卫早已习惯她在宫中为所欲为,根本没想过她这次竟是抗旨。


他们照常确认了无人尾随,庾晚音担心夏侯澹发现后派人来追,催着马车直奔岑堇天的私宅。


那片熟悉的试验田已经被积雪掩埋,看不出作物的模样。


出来迎客的是一个出乎她意料的人——尔岚。


尔岚见过庾晚音男装,一眼认出了她。“娘娘,岑兄病重,又无亲友在身边,我来帮忙。”


庾晚音顾不上寒暄,忙把萧添采推了进去。“让他给岑大人看看。”


萧添采不情不愿地搭上了病人的脉。


岑堇天费力地撑开眼帘,望见了庾晚音。他面现急切,略去所有虚礼,用仅存的力气道:“娘娘,燕黍在各种田地的耕种之法,我已写入册中……”


尔岚帮着将册子递给她。


岑堇天曾说过这玩意儿需要两三年才能试验出来,不知他用了什么法子,竟赶出来了。


庾晚音郑重道:“放心吧,图尔答应了一到燕国就将货物运来,开中法也在照常实行,开春时全国的农户都会种上燕黍。”


岑堇天道:“仓廪……”


庾晚音道:“户部检查过各地仓廪储备了,旱灾一来,怎么调剂赈灾都已有数。等到旱灾过去,还会让各地照着你的册子调整作物种类。”


“陛下……”


“陛下一切安好。他很挂念你,无奈身不能至,让我代劳。”庾晚音张口就来,“他让你好好养病,等明年田里的燕黍成熟时,咱们一起去看。”


岑堇天面露微笑,慢慢颔首。


萧添采诊完了脉,回身将庾晚音拉出了屋,低声道:“沉疴难愈,应该是出生就带了恶疾,拖到现在,已经无力回天了。”


庾晚音心中一紧,还不肯放弃希望,疑心他没有使出全力,又不知该如何求他,只能深深躬身。“萧先生。”


萧添采大惊:“娘娘使不得!”


庾晚音道:“屋中那位,是所有大夏百姓的恩人,求萧先生让他多活一些时日,哪怕看到一次丰收也好。”


萧添采沉思了片刻,道:“只是多活几个月的话,或许有法子。”


庾晚音正要高兴,又听他道:“但我有个条件。”


“什么?”


“我见陛下对娘娘甚是信任,等他解决了端王,娘娘能不能在陛下面前美言几句,让他放谢妃自由离开?”


庾晚音:“……”


她肃然起敬。“萧先生真是情深似海。”


斯文少年被这用词噎了一下,尴尬得手脚都不知往哪儿摆。“不是那个意思!我只是见她郁郁寡欢,心中……算了,娘娘就说行不行吧。”


“行,当然行,别说放走谢永儿,就是把你一起放走也行,你们可以红尘做伴活得潇潇洒洒,策马奔腾共享人世繁华。”


萧添采道:“……我并不……”


萧添采道:“谢娘娘。”


萧添采去开药方了。


庾晚音望着那片积雪的田地,听见身后靠近的脚步声,微微偏了偏头。“萧先生很厉害,应该能让他多活几个月。”


尔岚道:“嗯。”


她们同时陷入沉默,并肩望着空旷的雪地。


庾晚音小声问:“岑大人知道你是女儿身吗?”


这是她第一次说破这个事实。


尔岚平静地摇摇头。“他只当我是好友。”她自嘲一笑,“他都这样了,何必再让他平添烦恼呢。”


庾晚音听出来了什么,有些震惊。“你对他——”


尔岚没有否认。“我的心思是我自己的事。”


她似乎察觉了庾晚音的难过,笑着摸了摸后者的头。


尔岚生得高挑,眉目间暗含英气,扮作疏阔男儿也毫不违和。此时低低说话,才显出女儿音色:“我生于商贾人家,幼时有神童之名,过目不忘。父母家境殷实,也就随我跟着兄弟一道念书。长到十五岁,我才发现身为女子,读再多圣贤书都没用,我还是得嫁给一个木讷男人……”


庾晚音愣了愣,没想到她还结过婚。


但转念一想,尔岚看上去有二十五六,放在这个时代,再过几年都能当奶奶了。


尔岚道:“后来男人死了,我在家中守寡,成了左邻右舍的谈资。他们这一天若是没别的可聊,就聊我是不是又穿得太俏、多看了哪个男人一眼。终于有一天深夜,我跳入了河中,想着如果不能游到对岸,我就死在河里。


“我游过去了。于是我继续往前走,再也没有回头。走啊走啊,到了都城,遇到了你们,入了户部,干了好多事……”


她深吸了一口冰凉的空气。“等到局势稳定,四海清平,也就到了我退隐之时吧。”


庾晚音明知故问:“为什么?”


“你能看出我是女人,别人迟早也能看出。与其等到那时被人参本,不如急流勇退,再寻一处山清水秀的地方度过余生。有此一遭,我终于也算活过爱过,再无遗憾。”


尔岚转头看着庾晚音。“其实,汪兄、岑兄一定也不遗憾。所以不要伤怀了,晚音。”


注释:


[1] HE,Happy Ending的缩写,大团圆结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