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间
笔趣阁 > 庾晚音夏侯澹 > 第二十一章 吾妻晚音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 笔趣阁] http://www.28gl.com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我已经没有故乡了,你就是我的故乡。


尔岚等人争相上山的同时,庾晚音蓦然惊醒。


她立即发现自己身在颠簸的马车上,而夏侯澹并不在身边。


昨夜夏侯澹答应了与她共赴邶山,然后他们亲热了起来。后来自己是怎么睡过去的,她竟毫无记忆了。


“夏侯澹……”庾晚音咬牙切齿,掀开车帘朝外看去。马车明显已经出了城,外面却不是官道,而是一条林间小路。一队暗卫护送在侧。


庾晚音道:“停车!”


无人理会。


庾晚音道:“快停下,陛下呢?”


暗卫开口了:“属下有令在身,拼死护送娘娘,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能回头。”


“别白费功夫了。”对面有人凉凉道。


谢永儿坐在她对面,无奈地看着她。“都出城半个时辰了你才醒过来,看来萧添采的迷药还挺有用。”


庾晚音问:“夏侯澹把我弄进来的?你也知情?”


谢永儿举起手。“我可不知情,今天清晨我都要走了,他临时把你塞了进来。他故意瞒到最后一刻,就是为了确保无人泄密吧。唉,别生气了,人还不是为了你?”


庾晚音从怀中摸出了手枪。


她心里全是糟糕的预感。“邶山那边如何了?”


“这会儿不可能知道啊,总要等逃到别的城里,乔装打扮安定下来,才能找人打听吧。”谢永儿听上去居然心情不错,“你说我们会先去哪座城?”


庾晚音:“……”


“不好意思,我刚呼吸到自由的空气,有点醉氧——”


谢永儿的语声戛然而止。


下一秒,庾晚音只觉天旋地转,整个人离座而起,耳边传来马匹的悲嘶声。


“绊马索!”暗卫喊道。


庾晚音重重落地,眼前一黑。


箭矢破空声。


打斗声。


暗卫倒地声。


庾晚音揉着额头坐起,身下居然变成了车壁,马车整个儿翻了。谢永儿在她身侧半趴着,紧紧捂着自己的胳膊,面色痛苦。


庾晚音悄声道:“怎么样?”


“好像骨折了……”


一支箭破窗而入,擦着庾晚音的耳朵飞过,钉到了车座上。


“庾后,要不劳烦你自己爬出来?”远处有人阴阳怪气地喊道。


谢永儿猛地抬头。“是木云的声音。”


木云站得远远的,望着手下与暗卫搏斗。“端王要你,活的最好,死的也行。”


车内庾晚音再度伸手入怀,摸了个空。


木云道:“自己出来吧,别逼我放火烧车。到时候你烧焦了认不出脸,端王那边我也不好交差。”


火光渐近。木云还真不是说笑。


庾晚音慌忙四下摸索,越着急越是找不到那把枪。


一只手按了按她的肩。“别急,慢慢找。”


谢永儿提高声音:“真是遗憾,你堵错人了。”


庾晚音吃惊地抬头,谢永儿已经往窗口爬去。她伸手一拉,没拉住。


谢永儿道:“想不到吧,车里是我呢。”


她一爬出车厢就被人擒住,拖到了木云面前。


木云愣了愣,不怒反笑。“我道是谁,这不是谢妃娘娘吗?”


谢永儿双手被反剪,还扯动着骨折处的伤,忍得冷汗直下,断断续续道:“你……反正也被罢免了,倒不如……跟我一道反了,反正端王……也不是良主。”


木云阴恻恻道:“的确,我蹲守在这儿也只是孤注一掷,赌一把皇帝会送走庾后,再赌一把他们会选一条偏僻小路。我自诩洞察人心,日后也该是端王麾下第一人。如今却要机关算尽,只为了换回他一丝垂怜,你说,这是拜谁所赐呢?”


谢永儿极力调整语气,安抚道:“你不明白……”


“当然是拜你所赐啊!”木云目露凶光。


谢永儿身后之人突然施力,按着她跪了下去。谢永儿痛呼一声,紧跟着脸上就被连抽数掌。


木云抽完了,欣赏了一会儿她忍气吞声的表情,忽然大笑道:“你真以为这点雕虫小技,就能保住车里的人?”


“你在……说什么?”


“放心,你们都不会被落下的。”木云抽出匕首,一边刺下,一边漫不经心道,“把车烧了。”


这是他留在世上的最后一句话。


接着是一连串的炸响。


他停下手中动作,仓皇抬头,只能看见由远及近,自己的手下一个接一个地倒下了。


他的脑中回响起被罢免之前听过的话语:“享殿里留下了几个碗大的坑洞,不知是什么武器打出来的……”


接着他就无法再思考下去了,因为那坑洞出现在了他的脑中。


领头的一死,余人树倒猢狲散,被几个活下来的暗卫追上去解决了。


庾晚音飞奔向谢永儿。


木云办事很有效率,倒地之前,已经在她身上捅出了几个洞。


“没事没事,止血就好。”庾晚音双手发抖,徒然地试图堵住那几个血窟窿,声音都变了调,“萧添采人呢?!”


谢永儿笑了。“你忘了吗?他留在宫里,换我自由。”


“我们回去,我们回去找他,你再坚持一下……”


“听我说,”谢永儿抓住她的手,“不要告诉萧添采。他知道我死了,说不定会罢工。”


庾晚音急红了眼。“闭嘴!”


北舟背着夏侯澹一逃,禁军斗志全无,兵败如山倒。


端王党哪里会任他逃走?此时也顾不上留活口了,暗器、箭矢如雨般落下,却始终沾不上他们的衣角。


然而北舟浑身都在流血,飞奔片刻,步履渐渐迟缓。


夏侯澹看出他坚持不了多久了,开口道:“北叔,把我放下,你自己逃吧。”


北舟短促地嗤笑一声,像是听了个巨大的笑话。“天塌了我也不会抛下你。”


“我本就命不久矣。”


“胡说!只要不当这狗屁皇帝,你肯定能长命百岁,叔去给你找药……”


夏侯澹伏在他的背上安静了一下,道:“我不是你的故人之子。”


北舟脚下未停,嘴上却突然没声了,不知听懂了没有。


夏侯澹道:“我不是夏侯澹,我只是借用这具躯壳的一缕孤魂。先前种种,都是我骗你的。”


“……”


“叔?”夏侯澹见他还不放下自己,语声迫切了些许,“你明白了吗?我不是——”


“我听懂了,你不是她的孩子。”北舟的声音忽然嘶哑,仿佛整个人都在瞬息之间变得苍老,“但她也不会想看到你受苦的。”


他猛提一口气,仰天长啸,声震山林。


“端王的人上来了。”尔岚躲在剩下的一块巨石后,望着身边几人,“能与诸君同日赴死,是我生平幸事。”


李云锡满脸纠结,最后仿佛痛下决心,握拳道:“尔兄,其实我——”


“哈哈哈,不如我们在此结义,来生再做兄弟!”杨铎捷慷慨道。


尔岚道:“妙啊。”


李云锡:“……”


“好好活下去……把商业帝国搞起来。”谢永儿目光开始涣散,“别难过,我要回到……书外面的世界了。”


庾晚音的眼泪终于夺眶而出。


对于纸片人,哪儿有什么书外的世界?


谢永儿道:“等回到现代,我就去你的家乡,尝尝你说的……豆什么……”


“豆汁儿。”庾晚音的眼泪一颗颗地砸在她脸上,“还有炒肝、炸酱面、烤鸭、烧花鸭、蒸羊羔……”


谢永儿在她的报菜名声中缓缓合上了眼。


大地在这一秒开始震动。


天选之女意外离世,这一方天地发出嗡鸣,山石震荡,摇摇欲坠,仿佛行将轰然崩塌。


庾晚音紧紧抱住谢永儿的尸体,想为她挡去尘土与落木。


她脑中一片空白,只剩一个念头:刚才自己为什么没能早点找到那把枪?


地震持续了整整一刻钟,天地方才堪堪息怒。


庾晚音仍旧茫然地坐在原地,直到暗卫将她拉起。“娘娘,咱们必须继续前行了。谢妃的尸身,可否就地安葬?”


“……”


“娘娘?”


庾晚音深吸一口气。眼前活着的暗卫只剩五人,还都负了轻伤。


她拍了拍自己的脸颊,强迫思维重新开始运转。“葬了吧。尽量把咱们的痕迹都抹掉,或者去别处也留下些痕迹,迷惑追兵。”


于是留下一人善后,剩下四人护着她继续赶路。马被杀了,他们只能步行,循着一条避开人烟的路径越走越远。


这一日夕阳西下时,庾晚音体力告罄。他们寻了处山洞过夜,不敢生火,就翻出干粮来分食了。


庾晚音只啃了几口就没胃口了,退到角落里抱膝坐着,眼神发直。


今天发生了这么多事,她脑中翻来覆去,却只有两个问题。为什么昨夜没看出夏侯澹在骗自己?为什么没能早点找到那把枪?


或许是因为她的状态实在太糟糕,暗卫几次三番偷看她,末了交头接耳几句,其中一人从怀中取出一封信。“娘娘。”


庾晚音慢慢抬眼。


“临别时陛下留给属下这封信,说要等平安脱险后再交给娘娘。属下擅作主张,提前取出来了……或许娘娘会想读。”


庾晚音一把夺过信,粗暴拆开,借着最后一缕夕照急急地读了起来。


信上全是简体字,但写得秀逸潇洒,不是夏侯澹惯常给她看的字体,一笔一画倒有些像是他昨夜写的春联。


第一行写着“吾妻晚音”。


第二行是“我叫张三”。


吾妻晚音:


我叫张三。


想笑你就笑吧,以前也常有人问我是不是充话费送的,才会叫这么个名字。其实恰好相反,我爸妈对这名字极其满意,觉得它如此不走寻常路,一定会让我成为人群中最抢眼的仔。


事实也的确如此,我从小到大,没遇到过一个撞名的。从小学到初中,我都是第一个被老师记住的学生。不过嘛,除了这个酷炫的名字,我倒是挺乏善可陈的。成绩不好不坏,只有物理拿过两次第一。至于英语,选择题基本靠骰子吧。


哦,对了,我体育还不错,校运会上老是被班里逼去报名长跑。


读到这里你可能会奇怪,我为啥要拿初中的事说个没完。


因为在咱们那个世界,我没有更后面的记忆了。


初三那年,我上课开小差玩手机,被一个弹窗小广告吸引进了这本书里(这个故事告诉我们,上课要专心听讲)。刚成为夏侯澹的时候,这厮的身体才发育到六岁。


尔来十六年又八个月矣。


这么算来,我成为夏侯澹的时间,竟已经比当张三的日子还长了。


最近两年我有时会突然心生怀疑,“书外面”的世界是真的存在,还是我脑子生病而产生的妄想。毕竟,一个同时存在空调、互联网、医保和阿司匹林的天地,听上去确实越来越不现实了。


说来好笑,当初来到此地,我感觉自己陷入了一场无法结束的噩梦里。可如今回头去看,却连初中的校名都险些想不起来了。前尘种种,反倒犹如华胥一梦。


直到你问出那句“how are you”。


原来那一切是真的。原来我曾经有血有肉地活过,有过父母,有过朋友,有过未来。


我是一个卑劣的人。你在那一瞬间拯救了我,我却在下一秒就制定了欺骗你的方针。取得你的信任,成为你的同盟,让你手中掌握的剧本为我所用。只有这样,我才能用最稳妥的方式取得胜利,让太后和端王血债血偿。


在你面前,我不仅将过往尽数粉饰,连言行举止都会刻意控制,努力扮演一个你所熟悉的现代人。我不能让手上沾的人血吓走你。


直到真的开始演张三,我才被迫一点一点地想起,自己离他已经多远了。这些年来夜夜梦到魑魅魍魉将我拖下无间地狱,次数多了,也就习以为常。你来一个月后,我忽然有一次梦到同学传字条来,喊我下课一起冲去食堂。醒来时摔了几副杯盏,只想让四面宫墙内多些声响。那一刻真恨不得一把火烧了一切,一了百了。


你来得太迟了,晚音。这里已经没有等待你的同类了。你只能摊上一个疯得时日无多的我。生而不为人,我很抱歉。


——你刚才是不是看笑了?多笑一笑,你最近太不开心了。


我说不清是何时爱上你的。作为张三,喜欢你似乎天经地义;作为夏侯澹,却又近乎魔障。我只知道从那以后,我就更害怕露馅了。


溺水之人都祈求能抓住一段浮木。可当他们离岸太远,注定无救,再死死扣住浮木,就只会将浮木也带入水中。


我希望,至少可以不让你沾上血迹。我希望在这黑风孽海,至少有一个地方能让你睡个安稳觉。我希望晚一点面对你惊惧防备的眼神。我最希望的,是看你永远灼灼似火,皎皎如月,永远是最初那个无所畏惧、大杀四方的小姑娘。


如果你暂时胆怯动摇,需要一个同类给你力量,那我就扮演这个同类,一直做到死去的那一天。


我已经没有故乡了,你就是我的故乡。


——当时是这样打算的。


可没有想到,这一天会来得如此之快。我原本指望着能为你带走端王。明天我自当尽力,万一我成功了,你的担子也能轻些。如果我失败,你就照着最后一张纸上写的去做,应该也能逃出生天。


再之后的路,就要你一个人走了。天涯路远,江湖险恶,多加小心。


虽然对你撒了许多谎,但这一句绝非虚言:你是我这两辈子见过的最厉害、最勇敢的人。你一定会笑到最后,杀出一片山河清明来。


到那时,如果原谅了我,逢年过节就吃一顿小火锅吧。就当我去陪你了。


张三


除此之外,信封里还有一页写满字的纸,以及一个小东西。


庾晚音读完最后一个字,天边的夕照正好彻底消失。暗卫扯来藤蔓遮住了山洞的入口,轻声劝她早些休息。


她将信揣进怀中贴在胸口,和衣躺了一夜。


山中夜冷,她整个人从足心开始渐渐发寒,最后冻成了僵冷的石头。她怕一睡不醒,睁眼默数着数,耳边传来暗卫换岗守夜的轻微动静,以及远处悲凉的狐鸣。


第二天清晨他们再次出发,寻了一处小溪,洗去了身上的血污。


庾晚音身上穿的本就是布衣男装,应当是夏侯澹为了方便她出逃给她换上的。包袱里还准备了她平时乔装惯用的工具、备用的衣服、火石、匕首等必需品。


庾晚音对着溪水化了个妆,粘上胡子,又站在岸边点燃了信笺,望着它在火焰中蜷曲起来,化为星星点点的灰烬落入水中,随波流远了。


她用余光发现几个暗卫望着自己欲言又止,才恍然意识到,自己从昨夜读完信一直到现在,一个字都还没有说过。


她清了清干涩的嗓子,道:“你们伤势如何了?”


暗卫纷纷道:“都是小伤,已经好了。”


“嗯。咱们得走到有人烟的地方,才能打听都城的情况。”


暗卫见她神情如常,也没再闹着要回都城,都如释重负,忙道:“属下奉命保护娘娘,眼下情势难测,但凡端王未死,他安排的三方边军仍会向此合围,镇压禁军助他上位。这三方人马是从北、东、南三面过来的,属下以为,赶在他们接上头之前,可以寻一处豁口——”


“咱们向南。”庾晚音提起包袱,转身出发。


暗卫愣了,连忙追上去接过她的包袱。“娘娘,南边是右军要来的方向。”


庾晚音目不斜视。“向南,去沛阳。这是陛下的意思。”


那沛阳只是一座平平无奇的小城,地势上也没什么稀奇之处。为何要去那里,暗卫百思不得其解。


莫非夏侯澹在那里布置了援军?但若有援军,昨天就该用上了,又怎会等到现在?


庾晚音讳莫如深,步履却不停。“辛苦诸位,护送我前去吧。还有吃的吗?”


她接过干粮,边走边塞进嘴里,逼迫着自己咀嚼咽下。


暗卫在她身后有些担忧地对视一眼。他们不知道信的内容,也就不知道提前给她看信,会不会犯了个错误。


沉默地赶路半日,前方出现了稀稀拉拉的村落。


除了他们一行,路上没有几道人影,而且个个行色匆匆,神情如惊弓之鸟。


暗卫试图朝村民搭话,村民们瞧见陌生人,却反过来向他们询问消息。两边都是一脸茫然,交换半天情报,只知道都城昨日大乱,血流成河;今日却已封城,一片死寂。村民莫说是谁输谁赢,连谁跟谁打都摸不着头脑。


到了傍晚,庾晚音身上一阵阵发冷,渐渐头晕目眩走不动路。后知后觉地抬手一摸,烫的。


暗卫慌了,她却无甚表情。“没事,睡一觉就好。不能去客栈,会暴露行踪的。想办法找地借宿吧。”


又走半里地,天色昏暗了下去,前方一户院门里隐约有火光摇曳。


暗卫上前叩门,一个双目红肿的老妪出来应门:“谁?”


暗卫赔笑道:“大娘,我们是去都城探亲的,没想到路上被人偷了行李,又听说都城出了事,不能再向前走了。而今同伴又生了病,实在无法,只剩这点盘缠,想讨口饭吃。”


说着递进去一把铜钱。


老妪叹道:“进来吧,都是苦命人。最近村里好多人家都被偷了,看来是有厉害的贼人……”


她念念叨叨地转身朝里走,暗卫扶着庾晚音跟了进去,才发现那火光来自院中一只瓦盆。老妪将他们引进屋,自己坐回盆边,又往里投了些纸钱。


暗卫道:“大娘,这是……”


老妪背对着他们摇摇头,呜呜咽咽地哭了起来。里屋走出个老汉,低声道:“她弟弟住在邶山边上,昨日赶上端王造反,兵荒马乱的,人不知怎的没了。”


庾晚音的心突地一跳,嘶声问:“端王造反成了吗?”


老汉连连摇头。“报丧的只说死了好多人,死的大多是禁军,别的说不出来了。”


庾晚音眼前发黑,不由自主地晃了晃。


死的大多是禁军……


不是禁军内讧,就是端王藏了兵力。无论是哪种,夏侯澹都凶多吉少。


旁边的暗卫连忙搀住她。“大爷,此时叨扰实在不该,但我们……我们兄弟病得厉害,可否煮碗面给她吃?”


片刻后,几人端着碗狼吞虎咽,昏黄的油灯倒映在面汤里。


这农户家境还挺殷实,庾晚音那一碗里居然卧了颗鸡蛋。她捧着碗喝了几口热汤,手抖得没那么厉害了,迟钝的脑子勉强重新运转。


如果端王赢了,夏侯澹有可能已经死了,也有可能被关在宫里等死,以便端王平稳上位。他们只能祈祷是后一种。


老妪烧完了纸,回到屋里揩着泪骂道:“端王这杀千刀的狗东西,老天都看不下去,要拿地动收了他。”


“你小声点。”老汉压低声音道,“那皇帝又是什么好东西?老人总说,君主无德才会地动!那暴君连太后都杀……”


庾晚音手中的筷子停了下来。


老妪道:“太后一定是他杀的吗?皇家的事,我们哪里搞得清?”


老汉摆摆手。“老婆子,头发长见识短,不与你说了。”


“我没见识,我弟弟也没见识吗?”老妪怒道,“他可说过,皇帝让人均什么……均田、减税!还杀了好多狗官!”


庾晚音问:“狗官?”


暗卫诧异地瞥了她一眼,似乎希望她不要出声。


老妪却一无所觉,掰着手指报了一串名字:“我弟弟说,这都是些鱼肉百姓的大狗官,这些年,皇帝为民除了不少害啊。”


老汉拍了她一下。“名字都不知是真是假,别丢人现眼了。”


她的确说错了几个字,而且大官小官混在一处说了,这情报似乎来自都城街头巷尾半真半假的风传。天子脚下的百姓,都有这个爱好。


来了这么久,庾晚音知道这些臣子有些是太后党,有些是端王党。但她从未费心调查过他们的背景,也不记得他们的名字是否出现在了原作中。


说到底,她之前根本没有关心过那“原装暴君”杀了谁,只当是书中既定的名单。暴君嘛,肯定是要黑白不分错杀忠良的。


或许连夏侯澹自己都不清楚,在她来之前,他杀对了多少人,又杀错了多少人。


或许他也并不想面对确切的数字。


庾晚音蓦地想起很久很久以前,夏侯澹与她对台词时,十分浮夸地说过:“我不过是个被蒙住双眼、捂住双耳的疯王罢了,是忠是奸,还不是一本奏折说了算?”


当时她只当他演得入戏,才能演出满目的自嘲与苍凉。


那老汉还在与老妪争论不休:“你可记得胥阁老……”


是了,胥阁老。


庾晚音想起胥尧死后,夏侯澹问她:“原文里的胥尧是什么结局?”


“好像一直跟着端王混,当了个文臣吧。”


夏侯澹当时沉默片刻,笑了笑:“所以,我们害死了他。”


那之后,他就不再询问角色们原本的结局了。他毫不迟疑地推进计划,生杀予夺,面无表情。他说:“你以后如果必须除掉什么人,告诉我,让我去处理。”


他又说:“等我下了地狱再还他们的债。”


——他矢口否认纸片人有灵魂,却相信一个纸片世界里有地狱。


此时此刻,她倒宁愿他不相信。


老妪道:“……反正皇帝若是换了,咱家过不了现在这日子,你信不信?哎,这小伙子怎么了?”


暗卫侧身挡住庾晚音,硬着头皮道:“许是有些担心都城里的亲人。”


大娘念了句佛,起身又给她盛了碗汤。


吃完了面,暗卫帮着收拾碗筷。庾晚音不愿让人看出自己身份特殊,也跟着站起身来,脚下却是一软,撑着桌子才稳住身形。


那老妪抬手摸她的额头。“哎呀,烧这么厉害,得找个郎中看看啊。”


庾晚音连忙拦住她,只说是赶路累倒了,想借宿一晚。


老妪有些犹豫,那老汉却不乐意了。“不是咱不厚道,可你们这么多大小伙子,我家只有一张床,被褥更是不够啊。”


暗卫又摸出点铜钱。“大爷,只要一床被子给病人打地铺,我们剩下的可以打坐。”


老汉将老妪拉到一边。“谁知道他们从哪里来的?你忘了最近村里好多人家被偷吗?”


这一声并未压得很低,众人都听到了。


暗卫脸色变了变,瞥向庾晚音。


庾晚音苍白着脸笑了一下。“既然如此,我们就不叨扰了,多谢二老的面。”


她撑着一口气朝门口走去。


就在这时,厨房的方向忽然传出一声几不可闻的异响,似乎是窗扇被风吹得晃动了一下。


老夫妻一无所觉,暗卫却神色一凛,无声地比了个手势。几人之间无须言语,同时半途急转,直奔厨房而去。


老汉道:“哎,你们想干什么——”


庾晚音也诧异回头,藏在袖中的手握住了枪。


厨房里一阵骚乱,夹杂着几声陌生的痛呼。暗卫又出来了,几人合力抓着一道不断挣扎的矮小身影。


暗卫道:“这人方才翻窗爬进了厨房里,被我们抓了个现行。”


被抓的人身材矮小如猴,蓬头垢面,一双因为消瘦而凸出的眼睛恶狠狠地瞪着他们。庾晚音被其目光扫过,像是被针扎了一下,浑身泛起一股莫名的不适。


他手中还紧紧抓着一个包袱,被暗卫夺来一打开,钱袋、玉佩、腊肉等物五花八门摊了一桌。


老妪道:“啊,那是我家过年的肉!”又凑去细看,“这玉佩瞧着似是老王家的?”


那小偷猛然撒泼似的号叫起来,声音嘶哑尖锐,却被暗卫死死压在地上动弹不得。


老汉:“……”


前脚刚说客人是贼,后脚就看客人捉贼。老汉涨红了老脸,嗫嚅着对几人赔不是,被庾晚音温声劝住了。


老夫妻倒也淳朴,为表谢意,当即收拾出热水被褥,给庾晚音留宿用。又请暗卫帮忙捆了小偷,丢进了后院柴房,准备等天明再去报官。


庾晚音喝了碗姜汤,两日以来终于第一次躺进了被窝里,几乎是一沾枕头就昏沉睡去。


没睡多久,却感觉到有人在拍自己。


屋里已经熄了灯,老夫妻回房睡了,几个暗卫在她的地铺旁边靠墙打坐。


拍她的正是暗卫。“请娘娘恕罪,方才属下将那窃贼绑去柴房的时候,他挣扎的动静太大,引来了一些村民。那老汉还归还了邻居的失物,眼下五六户人家都知道了我们在此。”


陌生来客身手不凡,一来就捉住了小偷——这种新闻天一亮就会传遍村里。


他们不住客栈,本就是为了隐匿行踪。现在多了这一出,暴露的可能性会成倍增长。


暗卫将声音压得更低:“娘娘,杀吗?”


庾晚音烧得脑子发昏,思维慢了半拍,愣愣地看着他。


暗卫道:“趁着天黑杀了这几家人,还来得及嫁祸给窃贼,抹去我们来过的痕迹。”


庾晚音下意识道:“不行。”


过了几秒她才理清思路。“我们现在就走,尽快去沛阳。”


她试图支起身来,只觉全身关节都生了锈般酸软无力。


暗卫按住她。“娘娘歇息一阵吧。”


庾晚音也知道自己这个状态,强行赶路也只会拖后腿。“两个时辰,两个时辰后叫醒我。”


但她没能睡足两个时辰。


深夜,马蹄声入梦,她在睡梦中陷入了一场无休无止的杀戮。仿佛回到了邶山脚下,眼睁睁地望着叛军将夏侯澹淹没。千刀万剑加身,转瞬间将他劈出森森白骨,他却犹如感觉不到痛,目光越过人群朝她望来,沉寂而温柔。


他遥遥做了一个口型:跑。


庾晚音一个激灵,强行将意识拽回现实。


马蹄声是从大地里传来的。几息之后,全村的狗都高高低低地吠了起来。


身旁的暗卫扶起她来,又抓起包袱,在昏暗中指了指房门。


村口的方向响起一道男声,似乎运足了内力,在静夜中传得老远:“哪家有形迹可疑者上门借宿,速速上报,赏银十两——”


隔了几秒,又喊了一遍。


庾晚音在心中骂了一声。


外面喊到第三遍,庾晚音已经将院门推开一线,忽听附近几家的大门“吱呀吱呀”连声打开,数道细碎的脚步声直奔村口而去,显然都对那十两赏银志在必得。


她在心中骂了第二声,转身道:“从后院逃!”


形势不容犹豫,几人迅速奔向后院,绕过屋舍时,只见老夫妻卧房的窗口已经透出了灯光。


暗卫脚步不停,当先飞身越过了后院的栅栏,又回身来接庾晚音。


上百人的脚步声逼近过来,熊熊火光已经照到了前门。


暗卫背负起庾晚音,拔腿狂奔。


老夫妻家在村子边缘,屋后不远处就是一片树林,黑暗中却看不清这林子有多大、延伸向何方。


寒风劈面,庾晚音眯起眼睛,正要指挥暗卫往林中躲,眼角余光里忽然闪过一道黑影。


她定睛望去,那身影也刚刚翻出后院,正朝另一个方向逃窜,背影矮小如猴,瞧着分外眼熟。


那小偷居然逃出了柴房。


小偷边跑边扯着身上的绳索,撞见他们也是一僵,随即“刺溜”一声就跑得没影了。黑暗中只能看见他消失在了邻居家后头的一条窄道。


庾晚音心念电转:这小偷能在村里行窃这么久,说明之前从未被抓住……


老夫妻的屋子里一阵喧闹,传出一声断喝:“分头去搜!”


与此同时,庾晚音也下了决断:“跟上那小偷!”


暗卫钻入那窄道,恰好看到小偷的背影再度消失在前方。他们加速追了上去,在同一处拐角急转。


小偷:“?”


小偷亡命奔逃。


暗卫穷追不舍。


小偷选的路线果然极其刁钻,显然对全村地形了如指掌,翻围墙、爬狗洞,身形又滑溜如泥鳅,饶是暗卫目力过人,好几次也险些被甩脱。


小偷半路一个急停,转过身来气急败坏地瞪着他们,当场提起衣服一阵乱抖,似乎在示意身上已经没有赃物,完全不明白为什么要这样大张旗鼓地追拿自己。


庾晚音道:“不是追你,别愣着,快带路!”


小偷:“???”


身后大呼小叫声再度逼近过来,小偷条件反射地转了个方向,又跑出一段,忽然反应过来,后头那群追兵的目标根本不是自己。


敢情自己真是个带路的。


小偷险些气疯,背对着他们眼珠子一转,再度转向。


追兵这一通闹腾,将全村人都吵了起来,家家户户都亮起了灯火,不时有人推开门窗探看。


背着庾晚音的暗卫突然低喝:“你在往哪儿跑?”


原来小偷带着他们兜兜转转,竟是绕了个圈子,迎头撞向了追兵!


见被识破,小偷猛地一矮身,就想开溜。


暗卫扑过去抓他。


身后火光闪烁,有人高呼:“看到影子了,这边——”


暗卫道:“分头。”


四名暗卫断然散开,两人护着庾晚音,剩下两人另择他路,故意往显眼的方向奔去。


暗卫抓住小偷,“喀啦”一声捏碎了他的手腕,又将他的痛呼捂了回去,狠狠道:“敢耍花招,先死的一定是你,听懂了没?”


小偷浑身发抖,屈辱地点点头。


跑开的那两人引开了追兵,身后的人声逐渐稀疏。


小偷越逃越偏,最后翻进了一户人家的院落。庾晚音犹豫了一下,还是示意跟进去。


这家没有亮灯,后院一片荒芜,野草横生,不像是有人居住的样子。那小偷迅速俯身爬进半人高的野草丛里,竟然消失了身形。


暗卫放下庾晚音,跟过去看了看,转头低声道:“地洞。”


三人不敢耽搁,全部爬了下去,又扯动野草遮住了入口。


这地洞极小,原本的用途未知,也有可能本就是小偷挖出来给自己藏身用的。眼下多了三个大活人,顿时拥挤得转身都困难。


那小偷一早被暗卫拿匕首架住了脖子,抵在最角落里,大气也不敢出。


过了片刻,有人声渐近。


一小队追兵搜寻到此处,胡乱翻弄起了后院。庾晚音将枪握在手中,屏住呼吸等着。


头顶有人交谈:“应当不在这一块,他们都往树林追去了。”


“那村妇不是说是几个男人吗?我看又要抓错人了,这都第几个村了?”


“没准是乔装呢。”


“嗐,臭娘儿们真会逃啊。上头那位说只要抓住,死活都可以,要是落咱们手里了,不如先让兄弟们尝尝那皇……”余下几字隐去了没说,只留下一阵窃笑。


凌乱的脚步声落在他们几寸之外,又渐渐远去。


又过半晌,确认人都走远了,庾晚音绷紧的身体才一点一点松弛下来,打起了细小的摆子。


她高烧未退又折腾这一遭,只觉眼冒金星,贴着洞壁慢慢滑坐下去。


她原本还抱着最后一丝侥幸,希望来的不是端王的人。然而听完方才的对话,局势算是彻底明了了。


都城里如今是端王掌权。


夏侯澹呢?还有可能活着吗?


暗卫解了外袍披到她身上。


庾晚音道:“多谢。”她抖着手裹紧外袍,“方才分开的那两位兄弟——”


“应该会借着林木遮掩,耗死一批追兵。”暗卫语声平静,“他们会在被俘之前自尽,不会给人留下线索的。”


出发时护送她的二十人,如今只剩两人。


庾晚音沉默片刻,道:“是我的错。”


她留下了那五户村民,却葬送了两个暗卫的性命。


暗卫惊了一下,想找话劝慰她,庾晚音却突然问:“你们都叫什么名字?”


从穿来那日开始,她一直在回避这个问题。因为按照原作,这些年轻人都是要死的。她不想知道他们的名字,仿佛只要他们保持面目模糊,她就可以少背负一份债。


暗卫道:“属下是十二,他是四七。刚才走的是六五和……”


庾晚音道:“真名。”


“属下没有真名。陛……”暗卫顾及小偷在一旁,临时改口,“主人说,我们领到编号的那天,他已将我们的真名刻在了墓碑上,从此前尘尽去,不得再提。”


庾晚音抱膝坐着,将脸埋入膝盖间。


这茫茫世间,有一个人能洞见她的所有痛苦。


当她踽踽独行,才发现每一步都踏在他的脚印上。那伸手不见五指的漫长前路,他已不知走出多远,以至连背影都寻不到了。


地洞里鸦雀无声,只有那碎了腕骨的小偷粗重的呼吸声。


庾晚音嗓子发紧,再次坚持道:“真名。”


暗卫顿了顿,似乎是笑了一下。“属下是十二。”


一旁的四七在低声逼问那小偷逃出村庄的路线,半天问不出一句话来。他匕首一划,小偷吃痛,带着哭腔“啊啊”地叫了起来。


四七道:“原来是个哑巴。”


庾晚音道:“搜他的身,他刚才能逃出柴房,身上应该还藏了工具。”


窸窣一阵,四七搜出了一枚刀片,还有一条新情报:“……是个女哑巴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