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间
笔趣阁 > 庾晚音夏侯澹 > 第二十五章 凤栖于梧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 笔趣阁] http://www.28gl.com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凤栖于梧,清致高华。


最古老的礼赞,胜过万千风雅情话。


都城中百废待兴。


林玄英还在带人巡查,将流窜的叛军斩草除根。


最终赢家夏侯澹似乎并不打算慢中求稳,刚回到龙椅上,就迫不及待地开始了大清算。


端王党彻底退出历史舞台。


有些资深太后党,在太后倒台之时将宝押给了夏侯澹,此时还没来得及庆祝自己赌对了人,就等来了罢黜或贬谪。


盘根错节的势力被连根拔起,幸存了三朝的老臣被一褫到底。无数府邸被查封,无数私库被撬开。


而先前那些与端王作对的文臣,有些被关在牢里,有些躲在府中,还有些已经在回老家的路上,又被一个个地召回来官复原职。除此之外,皇帝还拔擢了一批多年来苦熬在底层的官员,填补朝野空缺。


李云锡等人以不可思议的速度空降到了高位。


皇帝刚刚神兵天降地除去了端王,而那邪门的“神兵”此时还在都城里巡逻,正是势不可当、威望最盛之时。所有人都被吓蒙了,这会儿别说是朝堂换血,就算夏侯澹要率军搬走邶山去填海,也没人敢质疑。


当然,这不是他如此心急的唯一原因。


如此粗暴的权力交接,确实有些操之过急。而以他处理端王余党的方式,少不得又要担上暴君之名。


但有些事,他不想留给庾晚音去做。


庾晚音在研究舆图。


他们尽力将伤亡控制在了最低,但此番三军叛乱,一路与各州守军交战,还是造成了一些破坏。那些损毁的城池道路正等着修补,新上任的工部尚书刚刚递来折子。


庾晚音想起谢永儿生前计划的快递和外卖事业,便要来了舆图,在主要道路上圈圈画画。趁此机会,正好可以规划一下交通运输。


她不知道凭自己有限的能力,能在有生之年将这个世界改变成什么样子。但如今原作中的内忧外患已经一一平靖,天下英才正朝麾下拥来,至少在肉眼可见的未来,一切都会朝好的方向发展。


身边传来动静,哑女端来了茶壶为她添茶。


人靠衣装,原本干瘦如柴、蓬头垢面的小偷,在拾掇清爽、换上宫女的衣裙后,居然也显出了几分少女的清秀。只是面色依旧蜡黄,一看就是长期营养不良所致。


庾晚音感念她一路上出的力,又怕她在宫中受人欺负,便将她收在了身边。哑女生性机灵,很快适应了这份新工作。


庾晚音见她若有所思地瞥着桌上的舆图,便招招手。“过来看看,找得到故乡在哪儿吗?”


哑女看了一会儿,摇了摇头,也不知是想说“找不到”还是“不记得”。


她又指了指庾晚音。


“你问我?”庾晚音想了想,自己的来处根本不在这个次元。她又在图上找了找庾少卿府,也指不出在哪儿。最后只说:“我也不记得了。”


哑女:“?”


“不过没事,现在我已经有了新家。以后,你也会找到的。”


庾晚音想起夏侯澹那句“你就是我的故乡”,笑意刚刚浮现,转瞬又变得黯然。


一切都在变好……只除了一件事。


都城里的混乱平息后,她第一时间召见了萧添采。


在他们离宫期间,萧添采一直没放弃过那个“以毒攻毒”的思路,成日扑在医书堆里翻找。


萧添采道:“先前陛下身中的两种羌国奇毒,我都找到了残存的古方。但古方不全,而且其中几味药材名字极其古怪。再查下去,只查出是羌文,至于指的是何种药材、大夏境内有没有,就不得而知了。”他递上自己誊抄的方子,“娘娘可否派人去羌国查探?”


羌国因为收留了燕王扎椤瓦罕,此时正在被图尔率军征伐,杀得一片焦土。


即使她现在去信让图尔挨个儿拷问战俘;即使他们撞了大运,真能从俘虏口中问出点什么;即使图尔立刻搜齐药材寄回来——一来一去,至少也要三个月。


但距离夏侯澹上一次凶险的发作,已经过去了十日。庾晚音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就会毒发身亡,但多半,等不了三个月。


庾晚音道:“那你能不能猜测这几味药材的作用,在大夏找出替代品?”


萧添采道:“……假以时日,或许可以。”


“假以时日?”


“至少三年。”萧添采跪下谢罪。


庾晚音还能说什么呢?她说:“起来吧,这不怪你。”


如今只能送信给图尔,寄希望于一个奇迹了。


在她长久的沉默中,萧添采几番欲言又止,终于还是没忍住。“敢问娘娘,谢妃她……出行可还顺利?”


庾晚音:“……”她没敢看他的眼睛,“离宫之后就失去了联系。”


萧添采愣了愣,面露忧色。“啊。”


“我会派人去找她的。”庾晚音说着,攥紧了手心。


该不该告诉他?


该怎么告诉他?


谢永儿死前特地让他们瞒着萧添采,当时说的是“他知道我死了,说不定会罢工”。但或许,她真实的心思是不想让他难过吧。


如果只当她断了音信,消失在了天涯,至少还留了一份念想……


庾晚音心中还在纠结,萧添采却已经道谢告退了。


“等等。”庾晚音从袖中取出一封信递给他。


这是谢永儿离宫前夜,托付她转交的信。这一路上颠沛流离,她一直贴身保管,终于完整地带了回来。


萧添采一刻也不愿多等,甚至当着她的面就拆开读了起来。


庾晚音不知道谢永儿会写些什么,忐忑地觑着他的脸色。


萧添采读着读着,居然烧红了面颊。他慌乱地收起信纸,告退时险些同手同脚,却掩藏不住眼神中的雀跃。


庾晚音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目送他离开。


一切都在变好……只是那个美好的未来里,没有他们的容身之所。


又过两日,林玄英突然禀告:“家师来了,正在宫外等候传召。”


夏侯澹亲自去迎,庾晚音精神一振,也跟了过去。


无名客长得仙风道骨。一身布衣,须发皆白,偏偏从面容又看不出年龄来。一双吊梢狐狸眼,含笑的目光挨个儿掠过几人,却又像是径直穿过了他们的身躯,望进了虚无之所。


简而言之,长了一张指路NPC(非玩家角色)的脸。


四目相对,却是夏侯澹先行了一礼。“久仰先生之名。”


眼前之人先后为他们送来了林玄英和北舟,确实当得起这一礼。


无名客并不像许多传说中性情古怪的高人,他温和地回了一礼,道:“陛下,娘娘,辛苦了。”


庾晚音一怔,只觉得他这一声洞察一切的慰问,也很有指路仙人的风范。


几人身畔掠过一阵劲风,是林玄英越过他们,一个助跑飞扑了过去。“师父!”


无名客抬起一根手指,犹如竖起了一面气墙,愣是将他挡在半空不得寸进。“阿白,出师数年,怎么功力没什么长进?”


林玄英大呼冤枉。“我容易吗!要练兵,还要打仗,还要到处找解药……”


提到解药,庾晚音连忙望向无名客。对方却并无反应,只是微笑道:“你做得很好。”


林玄英立即膨胀了。“确实。”


无名客:“?”


片刻后,几人站在了北舟的棺椁前。


无名客端端正正上了一炷香,轻声道:“数年前一个雷雨夜,我在山顶意外见得天地之变,阴阳之化。那一卦耗尽我半生修为,不得不闭关数年。异世之人远道而来,对此世来说,却是意外的转机。然而潜龙勿用,陛下初来乍到,命格重写,中有大凶之劫。”


他微微一叹。“欲涉大川,当有益道。北舟陪伴陛下渡过此劫,也是求仁得仁了。”


庾晚音似懂非懂,忍不住问:“先生劝北叔来都城找陛下时,已经知道他会……挡灾而死了吗?”


无名客沉默不语,面现悲悯。


庾晚音有些不能接受。


勘破天机者,却不能救人,甚至还要从中推波助澜,引领他们走向既定的结局。既然如此,勘破又有何意义?


无名客转身望着夏侯澹。“北舟曾对我说过,他身死之后,希望能葬在故人身边,永远陪伴她。还望陛下成全。”


夏侯澹点头应了。


庾晚音心中涌现出无数疑问。


无名客能算出所有人的命运吗?那他知道夏侯澹的未来吗?这未来还有多长?能改变吗?


他勘破天机后送来了林玄英,而林玄英这么多年四处求解药,却依旧对夏侯澹的毒无能为力。这是不是意味着,无名客也束手无策?


又或者,夏侯澹存在的意义就是为这片天地带来新生,然后像流星一样消逝?


然而他们已经走投无路,仅存的希望就在眼前。


庾晚音张口欲问,却被夏侯澹抢了先。“依先生之见,夏侯泊该如何处置?”


无名客道:“帝星复明之前,国之气运一直悬于武曲、贪狼。而今贪狼已陨,武曲暗淡。但气运仍未完全归拢,此时若让他死于非命,武曲寂灭,恐伤国祚。万望陛下三思。”


夏侯澹道:“难道为了世界照常运转,必须养他到寿终正寝?”


“事无绝对,只消帝星归位后……”


夏侯澹举起一只手。“慢点死就行?”


无名客道:“是这个意思。”


他眯起眼睛捋了一把雪白的长须。“人法地,地法天,天法道,道法自然。天地之间自有大势,犹如洪流,汤汤然而莫能遏。如果逆流而行,常如螳臂当车,无从破局。”


庾晚音总觉得他意有所指。


她那憋了一路的问题就在嘴边,此时却不敢问出口了。她害怕答案是“听之任之”。


无名客恰在此时道:“顺天命之所指,此之谓闻道也。”


庾晚音的心一沉——说这句话时,他的眼睛直直望着自己,其中似乎有诡秘的笑意。


无名客轻声问:“记得我当年寄来的那二十四字吗?”


皇命易位,帝星复明。荧惑守心,吉凶一线。五星并聚,否极泰来。


或许是因为听多了无名客神神道道的禅机,这天夜里,庾晚音做了一个梦。


她在穿行过一条狭窄的长廊,迎面遇到的宫人每一个都神情焦灼,一副大难将至的模样。他们如此惶急,以至对她行礼都很敷衍,更无人张口问她为何来此。


她的手在袖中打战,掌心被冷汗打湿,不得不更用力地捏紧手中的东西。


她要做什么?


——去杀一个人。


为何要杀他?


——想不起来,但必须去,马上去。


“庾妃娘娘,陛下正等着呢。”安贤推开门来,朝她行礼。


安贤?安贤不是被端王拧断了脖子吗?自己又何时变回了庾妃?


庾晚音隐约意识到这是梦境,然而梦中的四肢却脱离了自己的掌控,一步一步地朝着那张龙床迈去。


不能去,快停下!


她撩开床幔,颤声道:“陛下。”


床上形如枯槁的人动了动,一双阴沉沉的眼睛朝她望来——


庾晚音喘着粗气弹坐而起。


“晚音?”睡在旁边的夏侯澹迷迷糊糊地睁开眼。


庾晚音仍然僵直着,发不出声音来。


夏侯澹支起身,让守夜的宫人点起灯烛,又把人挥退了,转头望着她。“怎么脸色这么难看?做噩梦了吗?”


“你还记不记得……”庾晚音发现自己声音嘶哑,“刚认识的时候我告诉你,《穿书之恶魔宠妃》里的暴君是在全书结尾处死于刺杀?”


“嗯,但你当时想不起刺客是谁了。”


庾晚音艰难地张了张嘴,又闭上了。


她刚刚想起来是谁了。


原作中的她对端王一往情深,却处处被谢永儿压过一头,始终得不到心上人的青睐。她几次三番作死后,端王甚至对她心生厌恶,直言再也不愿见到她。


绝望之下,她送了端王一份终极大礼。


她用淬毒的匕首刺伤了夏侯澹,给了端王一个名正言顺入宫勤王的机会。


暴君伤重而亡,妖妃却也没能善终。端王不允许自己光辉的一生里留下谋逆的污点,赐了她三尺白绫给暴君陪葬。


是啊,一切都是毒妇作乱,伟大的救世主别无选择,只好含泪登基。


尽管知道这段剧情只属于原作,庾晚音还是被这个梦的内容和时机恶心到了。


夏侯澹问:“梦见什么了,要不说给我听听?”


“……没什么。”庾晚音说不出口,低声咕哝,“就觉得很奇怪,为什么偏偏是在今天,见过无名客之后……”刚见过一个神棍,转眼就梦到早已遗忘的剧情,让人很难不视之为某种征兆。


她不肯说,夏侯澹也就不再追问。“没事,梦都是假的。你只是最近心情不好。”


他点评得客观极了,仿佛她“心情不好”只是因为晚饭不合口味,而不是因为自己快死了。


庾晚音吁了口气。“睡吧。”


正如他所说,这段剧情当然不可能发生。谢永儿已死,夏侯泊已残,原作中所有的天灾人祸都被扼杀在了摇篮里。他们已经改命了,甚至连天上那所谓的“五星并聚”都已经过去了……


庾晚音浑身一震,再次坐了起来。


不待夏侯澹问询,她跳下床径直飞奔到窗边,推开窗扇朝外望了出去。


夏侯澹道:“你怎么连鞋都不穿?”


窗口视野受限,庾晚音看了半天没找到,又冲出了后门。


夏侯澹披头散发追了出来,为她罩上大氅。“祖宗,穿鞋。”


庾晚音站在院中冰冷的石砖地上,凝固成了一尊仰头望天的雕像。


夏侯澹跟着她向上望。“……啊。”


夜空中熟悉的方位上,五颗主星闪烁着冰冷的光,连成了一条完美的直线。


他们上一次确认的时候,这条线的尾巴还是拐弯的。当时她以为五星不再并聚,代表那一劫已经过去。却没想到,它是尚未来临。


夏侯澹眯了眯眼。“没记错的话,这是君王遇刺之兆吧。”


庾晚音打了个寒噤,脑中飞快检索着与无名客有关的一切记忆。


鬼使神差地,耳边回响起林玄英对夏侯澹说的话:“我师父还有一句话托我带到:你们的相遇或许并非幸事。”


她的心脏直直朝下坠去,堕入不见底的深渊。


无名客让他们顺天命之所指,这“天命”难道指的是原作剧情?


那神棍特地指点她刺死夏侯澹?


庾晚音出离愤怒了。


她转头四顾,开始考虑半夜召见无名客的可行性。


夏侯澹看看天,再看看她,似乎已经明白了什么,笑了一声。


黑夜里,他苍白得像一缕游魂,神情却很平静。“五星并聚,否极泰来——对这世界来说,失去一个疯王,得到一个女帝,的确是否极泰来了。”


“不许瞎说!”庾晚音怒道,“你活下去才算否极泰来!”


夏侯澹息事宁人道:“好,你说了算。把鞋穿上。”


庾晚音:“……”


自从重逢以来,夏侯澹在她面前一直表现得……相当淡定。


他像是沉浸在热恋中的毛头小伙子,得空就与她腻在一起,该吃吃,该喝喝,岁月静好,及时行乐。


他似乎打定主意要对那近在眼前的死别视而不见。偶尔庾晚音情绪低落,他还要插科打诨将话题岔开。


庾晚音终于穿上了鞋。


“冷死了,回吧。”夏侯澹将她拉进屋,塞回被窝里,“实在睡不着,不如干点暖和的事?”


庾晚音:“?”


庾晚音问:“你不想谈谈这件事吗?”


“哪件事?刺杀?”夏侯澹舒舒服服地躺回她身边,“我倒想着真到了那时候,与其发着疯号叫个十天半月才死,倒不如求一个痛快。说不定是我求你动手呢。”


庾晚音被他轻描淡写的语气刺得心绞痛。“你觉得我会对你下手吗?”


夏侯澹思索了一下。“确实难为你了。没事,我怎样都行,随你乐意吧。”


庾晚音脑中那根弦断了。


“乐意。”她轻声重复。


夏侯澹愣了愣,试图找补:“我不是那个意思……”


“你问我是乐意亲手杀了你,还是乐意眼看着你慢慢咽气?”


夏侯澹慌了,他僵硬着看了她片刻,才想起翻找帕子。


“真要随我乐意,你就该在第一天把我逐出宫去,或者等你死了我再来!我不乐意认识你,不乐意吃小火锅,不乐意上你的当,不乐意读你的信……”


夏侯澹终于找出一张绣帕,讪讪地递过去,庾晚音却不接。


她憋了太久,终于一朝爆发,哭得浑身发抖。“你怎么对我这么狠呀?”


夏侯澹沉默片刻,将她拥进怀里,温声道:“万幸的是,皇后胸怀博大,定能以德报怨,应天从民,千秋万岁。”


“我不能!”


“你已经可以了。阿白汇报过,在我归队之前,你一个人也能独当一面。以后还会更好的。”他在她背上轻轻拍抚,“别哭了,我给你赔不是,成吗?如果这个世界有轮回,欠你的来生一定偿还。”


“我不要来生,我要今生今世。”庾晚音不知道在找谁讨要,也顾不得自己听上去蛮不讲理,像求人摘月亮的孩子,“我要你留下,陪我——”


夏侯澹:“……”


夏侯澹低声道:“我比任何人都更想留下。”


庾晚音抽噎了一下,依稀听出他声音的异样,挣脱他的怀抱看去。夏侯澹双目含泪,温柔而无奈地望着她。


“可是我也没有办法。”


庾晚音忽然意识到,她不应该辜负夏侯澹的苦心的。夏侯澹如此努力地要留下一段笑着的回忆,供她聊作慰藉,她却让他哭了。


她慢慢平复呼吸,接过绣帕擤了一下鼻涕。“算了,那你就好好补偿我吧。”


九尽寒尽之后,天气开始渐渐回暖。


寄给图尔的密信仍旧没有收到回音。羌国战局混乱,他们甚至无法确定图尔有没有收到信。


皇帝只要不在理朝,就抓紧一切机会与皇后约会。游湖赏月,踏雪寻梅,绣被薰笼,不亦乐乎。


夏侯澹的状态肉眼可见地恶化了。他的进食和睡眠一天天减少,熬得眼窝都深陷了下去,越发接近噩梦中的那个暴君形象。庾晚音清楚,他的头痛正在朝那个临界点加剧。


但他从不在庾晚音面前流露出一丝半点的痛苦,实在忍不住了,就消失一阵。庾晚音只当不知。


她已经哭过一场,此生都没有第二场了。


钦天监在皇帝的授意下,就近算了个封后嘉礼的吉日。


这场空前绝后的典礼,从准备阶段就震惊朝野。皇帝似乎要彰显天威,庆祝迟来的掌权,还要向天下昭示皇后的荣宠,彻底为她洗去妖后私通的污名。


这场嘉礼代表着新时代的开端,所以它要气象盛大,还要别出心裁。不求庄严古板,但求雍容烂漫。


刚刚换血的六部接下了职业生涯第一场考验,马不停蹄地紧急协调。


金玉礼器与锦绣仪仗一车车地运进宫门,一同出现的还有冬日里不常见的奇珍花草,从举国各地长途运来,将整座皇宫装点得斜红叠翠、香影摇曳。


大殿间从嘉礼前三日起就氤氲着清润的芬芳,皇帝亲率文武百官斋戒熏香,告祭天地。


到了典礼当日,八音迭奏,繁花铺路,织毯从宫门一路延伸到礼堂。盛装打扮的皇后款款行来,碎金宝光如天河之水,自她的凤冠上倾泻而下。


庾晚音微昂着矜贵的头颅,一路穿过匍匐的人群,祭服长长的裙摆曳地,像卷起了一场幻梦。


负责安保的林玄英神情复杂,目送着她昂首走向孤独。


冗杂仪式后,皇后拜于香案,行六肃三跪三拜之礼。皇帝将她扶起,与之携手并立,接受朝拜。


年方八岁的小太子低眉顺眼地上前行礼。


自从太后身死,他许是得了高人指点,一下子变得安分守己。不仅在夏侯澹面前哭着检讨,还置办了一堆贺礼送入庾晚音的寝宫,一口一个母后叫得恭顺,似乎要表明当好一个小傀儡的决心,让人暂时寻不到由头废了他。


众臣跟着山呼皇后千岁,埋下去的脸上神态各异,戒备者有之,尊崇者亦有之。死里逃生的庾少卿一家热泪盈眶,接触过皇后本人的年轻臣子们一脸欣慰。


按照传统,嘉礼到此就圆满结束了,但夏侯澹显然并不满足于此。他笑道:“难得的好日子,朕与皇后设了宫宴,请众爱卿同庆。”


于是宫宴又从晌午一直持续到夜里,珍馐美馔、金浆玉醴,雪水中湃过的甘甜供果,如流水般呈上。


这不管不顾的奢靡作风,看得李云锡眉头紧锁,直呼成何体统。


夜幕一降,喝到半醉的夏侯澹忽然笑嘻嘻道:“皇后,看朕给你变个魔法。”


他大手一挥,四面花影间忽而升起万束流光,当空团团绽开。


临时改良过的焰火花样奇巧,火树银花,重重叠叠,一波接着一波,映得满天星月暗淡无光。


众臣惊呼连连,有人乘醉大笑,有人即兴作诗。


李云锡被杨铎捷搭着肩膀高声劝酒,已经没脾气了。


罢了……让他们高兴一回,明日再劝吧。


庾晚音也被敬了不少杯酒,尽管只是果酿,喝了这么久,也已经歪着脑袋视线模糊了。


朦胧视野中,焰火光影在夏侯澹酡红的侧脸上流换,往来喧嚣都随之岑寂。邈远的高处,天心钩月澄澈无尘,垂怜着这一片绮丽的烟火人间。


“皇后可还满意?”夏侯澹凑近她耳边笑问。


是补偿,也是赠礼,日后风雪如刀,也可从余烬中取暖。


庾晚音只觉喝下去的温酒都灼热起来,将她的五脏六腑文火炙烤。


夏侯澹没等她回答,又牵起她的手。“让他们喝,我们先溜了。”


离开那一片喧嚣后,耳朵不能适应突如其来的安静,还在嗡嗡作响。


帝后二人让宫人远远跟在后面,慢悠悠地踱过回廊,散步消食。烟花已散,碧沉沉的月光重掌大权,将御花园照成了一片净琉璃世界。


庾晚音知道此情此景,应该谈情说爱,再速速回屋滚上三百回合,但酒精放大了人心底的贪欲,更让唇舌变得不受控制,她一开口,却是一句:“如果不是在这本书里……”


她还不满足,还想要更多。


无名客的预言、身不由己的噩梦,又唤醒了她那份存在的危机。如果一切都是注定的,那他们只是在角色扮演吗?这一份感情中又掺杂了几分“命定”?


庾晚音一来这个世界,就进入了地狱模式,被迫为了存活而斗争。夏侯澹是她唯一的同类、天然的战友,他们走到一起,仿佛是天经地义的事。


如今她终于有余暇恋爱脑了,可以纠结一些令人着恼的细节了。


比如他们的相知相恋对夏侯澹来说,是天经地义,还是别无选择。


如果他们不曾来到这个世界,如果这世上还有其他同类,他还会心无旁骛地爱上她吗?


事到如今再寻思这种问题,显然已经太晚了。她不知道自己为何突然如此渴求一个答案,也不知道谁能作答。


她还没组织好语言,夏侯澹却已经接过了话头:“如果不是在这本书里,2026年,我也工作几年了,我俩大概可以在地铁上相遇吧。”


庾晚音:“?”


夏侯澹悠闲地看着庭中月色,语气神往。“那天地铁特别挤,我站着刷手机,忽然发现面前坐了个女孩,在拿着手机看小说。不知是读到什么内容,她边看边乐不可支,我忍不住多瞟了一眼,发现她长得很可爱。”


庾晚音笑了,顺着说道:“她肯定不喜欢被人偷看,说不定会抬头瞪你一眼。结果发现是个帅哥,于是默默原谅了你。”


夏侯澹道:“那我可就得寸进尺,开口要微信了。她会给我吗?”


“……不好说。”


“求你了,我不是奇怪的人。”


庾晚音忍俊不禁:“行吧行吧。”


“太好了。我会跟她聊小说,请她看电影,带她吃遍全城十佳小火锅。每次见面,她都显得更有趣一点。每一天,我们都比前一天更合拍。然后,要是见她不讨厌我,我就开始给她送花,一束一束,很多很多的花。”


夏侯澹目不转睛地望着她,像在用话语描摹一个美好的幻境。“我最多能忍耐多久呢?三个月,还是四个月,又或者是半年?某天回家的路上,我会紧紧抓住口袋里的戒指盒,对她说:‘我无法想象没有你的余生了。’我偷偷观察着她的反应,要是她不搭腔……我就再忍忍。”


庾晚音笑出声来:“不可能,你是这么的人吗?”


“我怕她不答应。”


或许是酒精的作用,又或许是因为夜色太过旖旎,庾晚音的心跳得飞快,已经消退的绯红又攀上了她的面颊。


她忽然抵受不住身侧直勾勾的目光,略微偏过头去。“可惜这里没有地铁,也没有电影。”


“但戒指还是有的。”


夏侯澹缓缓单膝跪下,递上了一枚戒指。


庾晚音一眼瞧见其上长羽舒展、振翅欲飞的凤凰,细看之下,才发现凤羽间疏朗的梧桐枝叶。


凤栖于梧,清致高华。


最古老的礼赞,胜过万千风雅情话。


祭服未褪的君主认真地仰头看着她。“你愿意嫁给我吗?”


大风忽起,载着他们遥渡前尘。头顶星河摇坠,击出恢宏的钟磬之音。


说好了再也不哭的。


庾晚音抬手遮住眼睛。“我从一开始就是你的妃子呀。现在还是你的皇后……”


“那怎么够?”夏侯澹笑着为她套上戒指,“我还要你做我的新娘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