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间
笔趣阁 > 重生魔帝,我得离他们远一点 > 第196章 苏祈缘受伤了?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 笔趣阁] http://www.28gl.com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门口,余牧摸了摸自己的鼻子,俊美的脸上居然带着一些灰溜溜。


又被撵出来了。


师尊,星河,墨,一个个的都挺拼呀。


“行吧。”


温暖的阳光下,余牧伸了一个懒腰,你们先拼着,等我给魔域收拾服帖儿的,到时候我再歇着,你们帮苏祈缘掌军去。


不得不说余牧得小算盘打的那叫一个噼里啪啦的!


而此时午后,照看过了药田的苏家兄弟也于屋中修炼,余牧没有去打扰他们,而是捏出一小团缕沌气,以自己的灵力包裹,弹入了二人的屋子中。


随后便背着手手扬长而去。


这一小缕混沌气啊,会随着余牧留下的灵力而强行,并且不知不觉的渡入宵家兄弟的体内。


其强度,介于二人承受不住的边缘,能炼化是能炼化的,但少不了得吃点苦头。


年轻人嘛,吃点苦头是好的。


余牧嘴角的弧度温润,又有些坏,不过他倒是不知道,在他走出老远之后,宵寄纪张目,目色中满是感动。


“兄长,那是好东西,大少主给我们的,却不愿让你我知晓。”


“是啊,那还不好生修炼,门中若是遇事,你我兄弟好歹得有能拼命的资格吧?”


疼,心疼,浑身都疼!


宵寄纪脸色苍白:“兄长,那力量太过强横为弟也疼,为弟也知道兄长疼。”


“但…你他妈疼,那就掐自己的大腿别掐我的啊?!有你这么当哥的吗?!!”


……………


道途枯燥,修炼更是枯燥,走在道途之上的人也是枯燥。


只是这枯燥久了,便会闲的蛋疼。


是以,邪滩边缘,那块大石头上,余牧盘膝坐着,手中持着一根长长的鱼竿,时不时抛进水中。


那邪滩中哪儿来的鱼?


不少捞邪灵晶的邪修们心中直接给余牧十八辈祖宗问候了个遍,转圈问候,三百六十度无死角问候!


这该死的老魔!


这哔!


他他妈的?


他费了老大的劲儿布置了一个阵法,让邪修能以身入邪滩去捞邪灵晶而不受那邪滩之水的侵袭。


到这儿,那些邪修还对余牧感恩戴德,毕竟亲自下水去捞,肯定比撒网得来的邪灵晶更多,这老魔的阵法,真滴好用。


然后!这哔就不知道从哪儿搞了根鱼竿,每当有邪修下水,他就眼睛一亮,抛竿去钓邪修……


那群邪修既不愿意放弃这个捞大把邪灵晶的机会,又不敢得罪余牧,生怕惹的这老魔一个不高兴他们都得死…


所以只能下水,玩儿命似的捞几把邪灵晶,捞完之后,又主动咬钩儿被余牧钓上来…


余牧玩儿的不亦乐乎,那群邪修可糟老罪咯,几趟下来,谁嘴上没几个洞?


夕阳西下,余牧依旧乐此不疲的抛竿儿,附近是一群躺在地上和死了三个月的带鱼似的邪修。


见余牧抛竿儿,立马有两个身心俱疲却又干劲满满的邪修争相下水!他们可是见识过了!这老魔不当人归不当人,但出手是真的阔绰!


谁要是被钓上来的时候姿势优美,能搏他一笑,那直接一大把灵石就赏赐下来了啊!


上品灵石!九九成儿,稀罕物儿!


而这时,有清丽女修迎着夕阳而来,见这一幕…娇俏的脸上不觉抽搐了两下。


她行至余牧身前福身道:“敢问可是余牧少爷?”


“啊,你是?”余牧钓的开心,快乐果然是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的。


“婢是离极宫中的,我家主子请您过去。”女修开口是恭敬,但心底则是满满的惊恐。


这个看上去俊美无双,如同画里走出来的翩翩公子…不会把自己扔进邪滩里用鱼竿钓吧?


自家小姐也没做过这么缺德的事儿啊…


“祈缘?嗯,行。”


余牧看了一眼,这人是苏祈缘的贴身婢女,名唤什么珠来着?


“喝!”余牧应承着,一扯鱼竿,发现空钩,那俊美的脸不觉阴沉了起来,使劲儿抖了抖,鱼竿立马一弯!


两个年龄相仿的邪修咬着鱼钩被扯了上来,那姿势,十分优美!余牧大手一挥扔下几个上品灵石,便丢掉鱼竿随着心中忐忑的女修走去。


而他刚刚一走,那些原本被折腾的奄奄一息的邪修一个个扑通扑通的跳进邪滩,阵法之力还在!他们感觉到阵法之力还在!


大机缘啊大机缘!


“珠啊,回头告诉你家主子,今日出现在此间的邪修,一个个都捞了不少邪灵晶,她若是要抢的话,已经可以抢了。”


“还有那个,就那身姿很是妖娆的邪修,嗯,就那个金丹后期的,他还有一些上品灵石,别忘了。”


“喏,还有,婢名唤绿珠。”


女修鄙夷又敬佩的看了余牧一眼,他是怎么做到如此光明正大的无耻的?


怪不得主子能看上您,要论不当人,还得是您啊。


“对了,你家主子寻我何事?我不是和她说过,我暂时不会去离极宫的吗。”


“前些日子,主子灭了黑魔修领地旁的一个小宗门,那宗门…有靠山。”绿珠一脸气愤。


“不就是杀了他们三百多个人吗,何至于三个化神大圆满伏击主子!他们不敢杀主子,也杀不得主子,但主子还是受了不轻的伤。”


绿珠那娇俏的脸上气愤更甚:“他们就是想坐地还钱,想让主子给他们更多的利息!他们就是欺负魔尊大人出不得离极宫,温少爷又在闭关!”


“余牧少爷,您可得……”


说着,绿珠回头,却见身后哪儿还有余牧的影子?


而抬头,也只见一道仿佛能撕裂空间的遁光托着长长的尾巴,朝离极宫的方向极速掠去。


绿珠不由眉目含笑,主子…倒是没看错人。


听说余牧少爷还带进来了不少厉害的天骄,要是他们能给主子出口气就好了!也省得主子一直一个人苦苦的撑着。


而离极宫门口余牧轻车熟路的朝苏祈缘所在的殿宇掠去,偌大的离极宫,也只有奴婢仆从而已,根本无人可拦他。


此时余牧脸上挂着几分急切,他还真没想到这魔域之中,还有修士敢对苏祈缘动手!妈的猪油蒙心了吗?


他们真就以为离孤一辈子都出不得离极宫吗?!或是说真以为过个几年,苏祈缘杀不了他们?!


急吼吼的推门,然后…余牧就见,大殿中心,苏祈缘坐在小马扎上,手中罗扇轻摇。


身前是一个小火炉上架着小锅,小锅中炖着滚烂的肘子。


“呀?”


一见余牧,苏祈缘眉眼弯弯:“你来啦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