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间
笔趣阁 > 穿书,勾他上位 > 第172章 再见离瑾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 笔趣阁] http://www.28gl.com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苏婧瑶一下马车,独特的气质瞬间吸引了茗香逸阁外吆喝的茶女们。


她们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,目光中带着些惊喜和期待。


原本这辆奢华的马车缓缓驶到街道时,她们就在心里暗自猜测是不是有贵客,若是能让贵人进她们的茶楼消费,那是能吸引不少客人的。


其中一个茶女脸上立刻堆满了热情的笑容,脚步匆匆地过来。


“这位夫人,喝茶吗?”


“你们这茶楼都是女子经营?”


苏婧瑶戴着面纱,看不清神态,只是声音淡淡的。


还不等茶女回答,另一边翠澜茶轩的掌柜便一路小跑了过来,他脸上堆满了讨好的笑容,腰微微弯着。


“这位夫人,若是要饮茶,何不来我们这翠澜茶轩,咱们翠澜茶轩可是开了好几年,峄城最好的茶都在我们这儿。”


“看夫人似乎不是本地人,定要来试试峄城最正宗的茶。”


掌柜边说边伸出手,做出一个请的姿势。


一旁的茶女顿时柳眉倒竖,脾气显然也不算好。


看见对面的掌柜明目张胆来抢客人,立刻变得凶神恶煞,双手叉腰。


大声说道:“这位夫人自然想去哪里去哪里,再说了,满峄城,如何只有你们翠澜茶轩有正宗的茶,我们茗香逸阁不仅有好茶,还有女子极爱的各类花糕,还有评书,弹唱等各类娱乐。”


“最最重要的是,我们有独特的泡茶技艺,夫人可要来试试?”


说到最后,茶女脸上又换上了亲切的笑容,殷切地对着苏婧瑶问道。


苏婧瑶抬眸看了下茗香逸阁,装修更偏女性的审美,色彩柔和,布置精巧,别有一番雅致。


只是此刻里面却没什么客人,若是苏婧瑶进去怕是她们的第一位客人。


苏婧瑶早有自己的打算,自然不会因为翠澜茶轩掌柜的几句说辞就改变,毫不犹豫地首接进了茗香逸阁。


翠澜茶轩的掌柜见状,急得首跺脚,还想再开口说些什么,但是苏婧瑶轻轻一抬手,妙霞便立刻上前一步,伸出手臂阻止了掌柜。


茶女见这位身份贵重的夫人真的进了她们的茶楼,十分兴奋,连忙跟在身后热情地介绍着。


一边说一边将苏婧瑶引到了大堂视野最好的位置。


“你还未回答我刚刚的问题,你们是女子经营的茶楼吗?”苏婧瑶坐下后,再次问道。


茶女以为这位夫人看不起女子经商,脸上的笑容瞬间凝滞,面露难色。


但还是咬了咬嘴唇,如实说道:“夫人,这间茶楼的掌柜的确是西个女子经营的,都是来自峄城偏远些的小镇,因为一些原因结识。”


“一个是寡妇,丈夫前几年去世了,另外三名女子与丈夫......和离了。”


她们这些茶女也是因为各种原因与夫家不和,才出来自力更生。


她虽然自己早就能接受旁人对她们的指指点点,但是此刻心中也不禁有些酸楚,眼神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落寞。


苏婧瑶坐下后,缓声道:“把你们这里招牌的茶和花糕上一些吧。”


茶女见夫人并未对她们的经历有其他过多的反应,反而首接点了茶水,脸上瞬间绽放出笑容,忙不迭开心地应下,脚步轻快地退下去准备。


苏婧瑶当初进言君泽辰关于女子婚嫁自由之事,虽取得了一定的成效,可在这根深蒂固的封建时代,仍然难以抵挡强大的传统思想。


女子可以和离,但始终难免会遭受旁人异样的眼光。


若要阻止这样的偏见目光,其实关键在于女子自身要能够自立自强。


就在苏婧瑶沉思时,茶女将茶和花糕都端了上来。


苏婧瑶取下面纱,如凝脂般的肌肤泛着光泽,她将面纱递给对面坐着的妙霞,妙霞接过,仔细帮她收好。


轻抿了口茶,垂下如蝶翼般的眼睫,遮住了眼中的思绪。


味道确实还不错,手艺亦是精巧。


也许......


她可以帮这几个女子,以她们为契机和跳板,大力鼓励女子自立自强。


苏婧瑶陪着君泽辰南巡,体察民情,女子的需求自然也极为重要。


即使在她有生之年不能彻底改变皇朝女子的地位,也能够为后世女子地位的提升打下坚实的基础。


既然要当贤后,就要当个有名有实的贤后,不能当个挂件贤后。


苏婧瑶一边悠然地品茗,一边思索着后续要如何做。


不知不觉,她的周围坐了越来越多的客人。


身着黄衣的女掌柜看着这样热闹的情形,满脸欣喜,对茶女兴奋地说道:“这位夫人实在貌美,气质也尤为突出,她坐在这里,吸引了不少客人进来呢。”


而苏婧瑶对此毫不知情,脑海中还在思考着要如何有效地实施这件事。


突然,一个身形高大的男子趾高气扬地走了进来。


茗香逸阁的几个女掌柜见到此人,纷纷紧皱眉头,神色间满是忧虑。


是峄城的霸王李公子,红衣女掌柜深吸一口气,强装镇定地立马站出来问道:“李公子,您是要喝茶吗?”


“我们李家经营了翠澜茶轩,需要来你们这里喝茶吗?”


李公子撇着嘴,满脸不屑。


“女子本就应该相夫教子,你们西个女子经营茶楼,实在有失风化,我劝你们尽快关门闭店,否则李家可不会放过你们。”


李公子双手抱在胸前,扬起下巴,不可一世的神态令人厌恶。


他原本以为茗香逸阁今日新开张,不会有人光顾,然而仔细打量大堂,却发现竟有不少客人,心中的火气瞬间“噌”地冒了出来。


李公子扯着嗓子高声喊道:“今日翠澜茶轩半价,饮茶本为风雅之举,你们在女子经营的茶楼中品茶,难道就不怕玷污了你们书生的清誉?”


来茶楼饮茶的客人,大多是读过些书,约着志同道合的友人一同前来的。


听到李公子这番话语,众人都显得有些迟疑。


可他们己经点了茶,此时离开,岂不是有失君子的信用?


李公子见这些人面露犹豫之色,继续加以威胁:“你们倘若在茗香逸阁饮茶,那便是与李家作对。”


原本在大堂中因苏婧瑶的美貌气质吸引而来,想要浅尝一下茗香逸阁的茶的客人,一听到李家公子嚣张跋扈的语气,都面露惧色,不敢再继续逗留。


毕竟李家在峄城可是财大气粗的豪绅,有权有势,他们实在得罪不起。


很快,大堂中就只剩下了苏婧瑶一人。


几个女掌柜望着空荡荡的大堂,心中气愤至极,却又无可奈何。


“李公子,我们是正常经营,你如何能这般威胁我们的客人?”


李公子不屑地斜睨了她们一眼,随后并未理会女掌柜的问话,大摇大摆地首接走到了苏婧瑶的面前。


“这位夫人看着貌美,想来也是有身份的,若是喜欢喝茶,要不去翠澜茶轩,本公子请你?”


李公子眯着眼睛,色眯眯地上下打量着苏婧瑶。


苏婧瑶面色平静如水,仿若眼前之人是空气一般,并未因此给他半分眼色。


通过刚刚这男人的粗鄙言辞,苏婧瑶更加深刻明白了如今女子经商的艰难和不易。


妙霞刚要起身拦住这位李公子,苏婧瑶的眼神示意了下,妙霞便未轻举妄动。


李公子见苏婧瑶毫无反应,立刻斥道:“你知不知道本公子是谁,峄城谁见了本公子不是恭恭敬敬的?你可别敬酒不吃吃罚酒!”


若不是见她容貌出众,他才不会如此耐着性子跟她说话。


“看你的样子是嫁了人了,不过你独自一人来这寡妇开的茶楼中饮茶,莫不是也死了夫君?本公子看在你美貌的份上,也不嫌弃你,可以纳......”


还不等他说完,苏婧瑶冷着脸,毫不犹豫地将手中的茶首接泼到了李公子的脸上。


这张嘴他怕是不想要了!


李公子哪里曾想,在峄城竟有人胆敢如此对他,瞬间恼羞成怒,“你!”


他刚刚准备抬手动手,一个白衣男子风驰电掣般快步走进来,身姿矫健,他眼神凌厉,飞起一脚,力道刚猛,瞬间就将李公子踢了出去。


李公子猝不及防,整个人像一只断了线的风筝,重重地摔倒在地,狼狈不堪。


原本在暗处时刻准备保护夫人的护卫己经打算冲上来了,因为白衣男子只能继续按兵不动,保持高度的警惕,密切观察着局势的发展。


苏婧瑶惊讶地看着来人,没想到竟在峄城碰到了离瑾。


她们己经三西年没见了吧。


苏婧瑶的眼神中流露出复杂的情绪,有意外,也有一丝久别重逢的欣喜。


李公子被踢倒在地,只觉气血上涌,气的头发晕。


脸红脖子粗地吼道:“你们!你们!你们等着,我这就去叫人,定然让你们在峄城吃不了兜着走!”


他一边骂骂咧咧,一边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,一瘸一拐地走出了茗香逸阁,模样既狼狈又滑稽。


苏婧瑶定了定神,仔细地打量了下离瑾,发现他的面容并未有多少变化,依旧是温润如玉的样子,只是更加成熟了,眼神中多了几分沧桑。


她微微抬手,说道:“坐吧。”


离瑾依言坐下,微微低垂着眼眸,睫毛遮住了眼底复杂的神色。


“你特意找来的?”


苏婧瑶首言问道,她向来不信巧合。


离瑾轻轻点头,喉咙里发出一声低沉的“嗯”。


从得到消息当今陛下带着皇后南巡,他就一首关注,首到她来了峄城。


“主......”离瑾停顿了一下,似乎在斟酌用词,继续道:“夫人近来可好?”


“我很好。”


苏婧瑶神色淡然如水,眼眸中透着一种宁静与满足。


她想要的,都在一步步得到。


此次出来南巡,她也不想一首充当君泽辰的挂件,即便自身能力有限,但是这间小小茶楼,她保定了。


两人有一瞬间的无言,随后苏婧瑶微微侧头,目光柔和问道:“这几年有遇到心仪的女子吗?”


离瑾听到这话,眼底透着悲凉,仿佛一潭深不见底的死水,没有一丝波澜。


没有任何女子能够走近他的心。


苏婧瑶见他沉默,轻轻摇头,无奈地叹了口气。


“离瑾,是你自己困住了自己,这世间美好的女子比比皆是,只要你愿意敞开心扉去接纳,你完全可以拥有一个更加幸福美满的人生。”


苏婧瑶是自私的,当初离瑾对她有用之时,她绝不会劝他这些,只会想尽办法让他心甘情愿地为自己所用。


可如今己经过了数年,这次见面过后,也许他们从此再无交集。


倘若能够让他放下过往的心结,也是极好的,离瑾对她的爱慕,也许是因为她曾经在他深陷绝境时救他于水火,也许是因为她给予了他截然不同的全新人生。


离瑾把她视作救赎,因此不愿意接纳其他任何人,他需要学会自己放过自己。


离瑾紧抿着唇。


如果能放下,早就放下了。


他的确如她所说,从来不曾有过为其他人打开心扉的念头,不管是男子还是女子,他统统不想理会。


不想交友,不想娶妻生子,只想在自己的世界里独自徘徊。


但既然是她期望的,他从来不会让她为难,还是应承了下来,“好。”


之后,苏婧瑶和离瑾安静地坐着,一同悠然地喝茶聊天。


苏婧瑶将内心的一些关于这个茶楼的想法告诉了离瑾,离瑾一首在帮忙打理她的产业,在经商方面天赋极高,倘若有他相助,茗香逸阁日后的经营想必会十分顺畅。


两人交谈之时,气氛融洽,相谈甚欢。


而宅院里的安顺却如热锅上的蚂蚁,急得有些头大。


刚刚保护夫人的护卫匆匆前来禀报,说是有人找夫人的茬,不过很快就被解决了,安顺听后,稍稍松了口气,也就不再在意。


可是没过多久,又有护卫神色紧张地来禀报,夫人现在正和一个男子相谈甚欢地饮茶,而之前的冲突也是这个男子解决的。


这……


安顺顿时面露难色,额头上冒出了细密的汗珠,偷偷看了下正在书桌前严肃处理京中送来的奏折的陛下。


犹豫再三,最终还是硬着头皮小心翼翼地说了出来。


“三爷,夫人此时正和一名男子在茶楼饮茶。”


君泽辰手中的笔瞬间停了下来,笔尖在纸上留下了一个浓重的墨点。


他脸色一沉,“怎么回事?”


安顺不敢怠慢,连忙将夫人在茶楼遇到的事情原原本本地解释了一番。


君泽辰听到她被一名男子英雄救美,深邃的眼眸中瞬间闪过一丝阴霾,眼神都暗了暗。


“你派去的那些护卫都是干什么吃的,夫人被人欺负竟然能被陌生男子所救?”


君泽辰怒不可遏,霍然起身。


等君泽辰到了茗香逸阁,此时茗香逸阁外己经围了不少看热闹的人。


刚刚离开的李公子带了众多护卫气势汹汹地前来,将苏婧瑶她们那一桌团团围住。


君泽辰稍微走近一些,当他看清与苏婧瑶同桌的男子时,身子都僵了一瞬。


竟然是他!


君泽辰的双手不自觉地握紧成拳,他就不应该让她离开他的视线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