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间
笔趣阁 > 温柔瘾 > 第228章 克制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 笔趣阁] http://www.28gl.com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我摇摇头。


“我要留下来照顾他。”


“可是……”


“我要留下来。”


大概是看我太过坚定,安旭城也没了办法,只能由着我了。


安旭冬醒来后,慕北川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。


我也没管,径直回了病房。


安旭冬躺在床上,对着我笑,“是不是把你吓坏了?”


我在床边坐下,点了点头。


安旭冬叹气,“别怕,也别担心,等我休养一段时间就能活蹦乱跳了。”


他看看我,又语气轻松的自我调侃。


“我当时推开你冲上去的一刹那,心里还在想,如果这个时候我能像那些小说里的主角一样觉醒什么异能,一巴掌把眼前的车给掀飞,就太爽了!”


他说完了又很苦恼。


“可是当我飞出去的时候,又不这样想了,那样我的确是可以平安,但肯定会被人当成妖怪,说不准要拿去切片研究,那也太可怕了,我顿时又感到庆幸,幸好我被撞飞出去了……”


他故意用幽默诙谐的语气和我说话,分明就是想要逗我开心,缓解我难过落寞的情绪。


可我笑不出来,只默默的望着他。


他慢慢收起笑容,有些苦恼,“你不要这样子吗,虽然当时是很可怕,我现在不是保住命了吗?过一段时间我就会恢复的跟以前一样,你别担心,也别自责,你这样子让我以为自己命不久矣……”


我皱起眉头,“不要乱说话!”


我现在听不得跟死有关的话。


安旭冬乖乖住口,“好吧,我不乱说了,但是你也要答应我,千万不能自己在心里偷偷的自责。”


如果继续自责下去,难保不会让他看出端倪,他本就是个很聪明的人。


他也曾意气风发,清润无瑕。


若是得知将来有可能残疾,恐怕接受不了这样大的打击。


还是先瞒着吧。


我拍了拍脸颊,露出笑容,“那养伤期间你要听我的话,好好吃饭,好好睡觉,争取早日康复。”


“一定听!”


“那你先好好休息,我现在要回公司一趟。”


“好。”


他答应的痛快,我仍然捕捉到了他脸上一闪而过的失落。


“我回公司请假,在你住院期间,就由我来照顾你。”


安旭冬眼睛一亮,但仍然克制。


“还是算了吧,工作重要,给我找一个护工就行。”


“就这么定了。”


我不跟他商量,以他的性子,肯定不愿意麻烦我,说再多,也是徒劳。


安旭冬惊讶,“你好像……变得霸道了……”


霸道,这两个字向来跟我不沾边。


不过我回想了一下刚才的语气,好像还真有点那个味儿,又不禁失笑,“反正你听我的就是。”


安旭冬笑起来,“好。”


我这趟离开医院有许多事情要办,先去公司请假,向师父说明缘由,同时也让她帮忙保密。


师父我还是信得过的。


她也很痛快的答应了,“你放心去照顾安旭冬吧,公司这边我给你盯着,你手头的事情都已经圆满完成,回头转正也不会出什么差错。”


有师父这句话,我就放心了。


离开公司后,我先去买了病患在医院所需要的东西,饭盒,毛巾等等。


这些东西医院也有配置,因为他住的高级病房,里面都一应俱全,但毕竟是医院准备的。


就像住酒店时,从不用酒店的东西。


我不确定安旭冬有没有洁癖,为了以防万一,还是给他买了。


同时又去了一趟安家。


安母正为安旭冬的事担心,看到我一连串问了一堆问题,全是关于安旭冬的健康的。


我耐心的一一回答,得知安旭冬现在明保住了,安母才松了口气,又得知我是回来拿他的换洗衣物,就亲自去安旭冬的卧室收拾。


我离开医院时两手空空,回去时却拎了一大堆的东西。


在医院门口,看到了慕北川。


他似乎正要离开,目光淡淡的,从我手上拎着的东西上扫过。


“你来照顾他?”


我点头。


他挑了挑眉,“你知不知道这么做容易引起别人的误会。”


“没有误会。”


我垂下眼眸,淡声道,“我们本来就是男女朋友,照顾他是应该的。”


更何况他还是我的恩人。


慕北川脸色骤然冷漠,“随便你。”


擦肩而过的瞬间,他又想起什么,“肇事者已经送到警局,你要去看看吗?”


“他招什么了吗?”


慕北川否认,“只说是开车时喝了酒,经过警方调查,他的确喝了酒,车子没有任何被动过手脚的痕迹,只是车上散落着几个酒瓶,初步认定为,酒驾。”


“你怀疑他?”


我看向慕北川,问的隐晦。


事实上,我到现在都记得当时看见司机那个冷漠的眼神。


但慕北川距离那么远,如何对这司机起疑?


他慢条斯理道,“那辆车子直直的冲,你冲过来,明显是有目的的,就是要置你于死地。”


我想起当时的生死一线,不禁打了个哆嗦。


这是身体残留的本能恐惧。


他看了我一眼,“不过你不去也没事,反正就算你去了,他也不会招什么,我会让人继续盯着,你……”


他眼底似有烦躁一闪而过。


“算了,随你。”


他大步离开。


我抿了抿唇,转身去了病房,却在病房门口,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。


“安大哥,你这怎么弄的?我听说是为了救人,救何欢?”


是柯美如。


没听到安旭冬的声音,只有她的声音在喋喋不休,暗藏不满。


“你怎么这么有舍己为人的精神?为了救别人,连自己的命都不要了!幸好你这次命大,保住了性命,否则让叔叔阿姨多为你担心呀,还有我,我听说你出车祸之后,差点晕倒,你知道我身体不好的,还让我这样为你操心。”


殷殷关怀,令人舒心。


这样的关切,任何人都无法拒绝。


我在门口站了会儿,听到了安旭冬带着无奈疲惫的声音。


“我没让你来。”


“安大哥,你这是什么意思?难道我来看你还看错了?什么叫你没让我来,你不让我来我就不能来吗?我关心你,我当然要来看看你啊!如果当时我在你身边,我一定不会让你出事!”


柯美如越说越激动,竟是就着此事开始剖析自己的内心。


“我从小就喜欢,你不是不知道,你为什么就不能看看我呢?我那么爱你,如果你愿意给我一点点爱,我一定会让你感到万倍的幸福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