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间
笔趣阁 > 王府心尖宠 > 第92章 那你往自己心上扎一剪子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 笔趣阁] http://www.28gl.com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肃王府,松云居。


微风和煦,阳光柔美。


松云居院门一入便是假山池塘,池中雕刻的石板微型拱桥,过了拱桥,右侧拾级而上,台阶上摆着一盆盆怒放的花,一座精致大气的凉亭,亭角挂着灯笼,亭廊前挂着轻幔的粉米色薄纱。


苏念念着一袭妃红蹙金海棠花鸾尾长裙,挽一个灵蛇髻,低头修剪着海棠花枝。


“主子,苏大少爷与苏二小姐来了。”允禾从院外进来,走到苏念念身边,小声说道。


“他们来干吗?”苏念念头也没抬,低声询问,仔细修剪着花枝。


“门房来报,苏大少爷就表示要求见主子,别的什么都没说,若主子不想见,允禾去将人赶走。”允禾在她身边轻声说。


“带他们进来吧。”苏念念轻声说,“月见,这盆搬过去给母妃。”


“是。”月见点点头,搬起苏念念刚修剪好的海棠花盆,离开了松云居。


不多时,允禾带着苏怀舟、苏宛宛进了松云居,上了凉亭,后面还跟着几个肃王府的护卫。


苏怀舟来到松云居时,便见凉亭里的苏念念,神情清冷,唇边带笑,温柔地修剪着花枝。


“见过世子妃。”苏怀舟与苏宛宛来到苏念念跟前,屈膝行礼。


“有什么事吗?”苏念念没有抬头,嗓音如清晨流淌的溪水般清冽。


“念念!”苏宛宛泪眼汪汪地跪了下来。


苏念念抬眸看了她一眼,嘴角弧度不变,没有说话。


“念念,是姐姐错了,姐姐今日来是向念念赔罪的。”苏宛宛跪在地上,向苏念念磕了几个头,额头磕出了血丝。


“我知道了,可以走了。”苏念念点点头,神情淡漠,唇角微勾。


苏怀舟看着苏宛宛额头上的血痕不由心疼,在听到苏念念的回话后,不禁蹙了蹙眉,沉声道:“念念,宛宛是真的知道错了,母亲也己经被父亲送到别庄去了。”


昨日,苏宛宛找他,说想要亲自去向苏念念道歉,苏怀舟想了想,望着苏宛宛诚恳的眼神,便答应了她。


“所以呢?”苏念念抬眸冷眼看着苏怀舟,嘴角带着嘲讽的笑。


“念念,姐姐不求你原谅,往后念念要姐姐做什么赔罪,姐姐都愿意。”苏宛宛梨花带雨地哽咽。


“那你往自己心上扎一剪子。”苏念念轻笑,手指轻转,手上的剪刀转了个向,手柄朝向苏宛宛。


苏宛宛一愣,却还是站起身来,颤抖着手臂就要拿过苏念念手中的剪刀。


“苏念念!”苏怀舟眉头紧锁,拦下苏宛宛的手,把苏宛宛往身后带了带。


“大哥,若是这样念念能原谅宛宛,宛宛是愿意的。”苏宛宛眼含泪花,拽着苏怀舟的衣袖,虽一脸害怕却神情坚定。


“念念,宛宛己经为自己的错承受过惩罚了,她也真的知道错了。”苏怀舟把苏宛宛护在身后。


“小点声,吵到我夫君,我不介意亲自动手。”苏念念嘴角讥讽,收回剪刀继续修剪花枝。


昨半夜温言瑾才从贡院回家,眼底乌青,一脸疲惫,倒头就睡,这几日在贡院定然都没有好好休息过。


“世子也在?”苏怀舟下意识地问,他是特地选这个时间才陪苏宛宛来的,他并不想苏宛宛见到温言瑾。


“这是我家,我还不能在了?”温言瑾温和的嗓音传来。


“参见世子。”苏怀舟与苏宛宛朝温言瑾行了一礼。


苏念念抬头望去,脸上的笑容洇上几分真心。


温言瑾穿着一袭苏念念替他准备在床边放着的月白色刺绣锦袍,身形挺拔修长,芝兰玉树。


“吵到你了?”苏念念放下手里的剪刀,接过芍药递过来的湿手帕。


“没有。”温言瑾无视站在一旁的苏怀舟与苏宛宛,走到苏念念身边,拿过她手里的湿手帕,仔细而轻柔地替她擦了擦手。


“芍药,去准备些吃的。”苏念念乖巧地任由温言瑾替自己擦手,转头吩咐芍药。


芍药点点头,微笑地微微屈膝,离开了凉亭。


苏念念牵着温言瑾的手,拉着他到桌旁坐下,抬眸看着苏怀舟与苏宛宛,轻声问道:“苏公子还有事吗?”


言下之意是没事就可以滚了。


温言瑾没有说话,乖乖地坐在苏念念旁边,沏了一杯茶,手指摩挲着茶杯感受了一下温度,递到苏念念唇边,苏念念喝了两口,便摇了摇头示意不要了,温言瑾把手收回来,自己一饮而尽。


“念念,我……”苏宛宛泪眼汪汪地盯着苏念念。


苏怀舟拉住她,朝苏念念与温言瑾点点头,开口道:“在下与宛宛就不打扰了。”


“玄一,送客。”温言瑾抬眸看了他们一眼,朗声吩咐。


“这边请。”玄一从凉亭外上来,伸手示意苏怀舟与苏宛宛跟着他离开。


苏怀舟拉着苏宛宛向苏念念与温言瑾行了个礼,随着玄一离开。


温言瑾将苏念念揽在怀里,脑袋搁在她的肩膀上。


苏念念伸手摸着温言瑾的脸,微微侧过脑袋靠着他,低声说:“可还是很累?”


“没事,靠会儿念念。”温言瑾嗓音里还带着疲惫,闭着眼,脑袋在苏念念颈窝里蹭了蹭。


苏念念一手捏着温言瑾的耳垂,一手把玩着他的手指。


不多时,芍药带着侍女端上些膳食,轻声摆好在桌面。


“瑾哥哥,先吃点东西。”苏念念微微低头在温言瑾耳边小声说话。


温言瑾缓缓睁开眼,凑过脑袋在苏念念嘴角亲了一下,满足地坐首身子。


苏念念莞尔一笑,端过芍药舀好的一碗小馄饨给温言瑾,温声说:“昨日我想吃小馄饨,这是芍药今早做的。”


温言瑾接过苏念念手里的碗,唇角微勾,自己尝了一口,又舀了一颗小馄饨递到苏念念唇边,苏念念下意识张口吃下。


苏念念满足地嚼着嘴里的馄饨,凑到温言瑾的耳边小声说:“还是街口大爷的馄饨更好吃。”


“小姐,我听得见。”芍药在旁边无奈,小姐装模作样不想她听见,又偏偏声音恰恰能让她听见。


“我知道啊。”苏念念理所当然地回答,夹起一个小笼包咬了一口,递到温言瑾唇边,愉悦地说:“夫君尝尝,这个好吃。”


温言瑾张口吃下,点了点头,轻声说:“我陪念念去吃。”


“好。”苏念念满意地点点头,笑得眉眼弯弯。


“念念再吃点。”温言瑾夹起一块羊肉饼递到苏念念嘴边,苏念念咬了一口就不要了,温言瑾把剩下的吃完。


温言瑾用过膳后,在凉亭里的贵妃榻上,躺在苏念念的腿上。


苏念念给温言瑾按着脑袋,低头在温言瑾唇上落下一吻,温言瑾抬手按住她的脑袋,深深吻了上去。


见状,芍药等人都低下头退出了凉亭。


良久,温言瑾意犹未尽地放开苏念念,苏念念抵着温言瑾的额头,嗓音微哑,轻声说:“瑾哥哥回房里睡?”


“念念陪我?”温言瑾抬起脑袋又亲了亲苏念念的唇。


苏念念摇摇头,“清清的婚期将近,还有很多事,我去帮母妃。”


“那我不回去,就在这睡。”温言瑾转过身,抱着苏念念的腰,把脸埋在她的小腹里。


苏念念无奈,捏了捏温言瑾的耳朵,俏声道:“瑾哥哥耍赖。”


温言瑾没有说话,环抱着苏念念的手又紧了紧,脑袋蹭了蹭。


苏念念轻手扯了扯温言瑾的脸,转头朝纱幔外的人轻声喊道:“芍药,去和母妃说一声,我晚些再过去找她。”


“是。”纱幔外的芍药轻声应答,人影消失在纱幔外。


苏念念低头看着露出满意笑容的温言瑾,轻柔地抚摸着他的脑袋,宠溺道:“睡吧,我陪你。”


温言瑾在苏念念手里蹭了蹭,安心地睡了过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