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间
笔趣阁 > 快穿:宿主疯上天 > 第2103章:番外:无法释怀2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 笔趣阁] http://www.28gl.com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帝韶蹦蹦跳跳远去。


十几分钟后,闵曦收到了帝韶打来的电话,表示今晚他们都有空。


闵曦发了个地址给帝韶,让大家晚上来她家里聚餐。


帝韶看到消息回复了个好字,转头跟司谨、章恩载讨论晚上去吃饭带什么礼物好?


章恩载忙着整理众多文件,“要不买些水果去吧,牛奶也不错?”


司谨想了想,“僵尸不吃这些,买这些用不上的。”


经司谨怎么一提醒,章恩载才反应过来!


“该买什么合适?”章恩载看向同为僵尸的帝韶,“买猪血?”


帝韶一脸兴奋的点了点头,“猪血鸭血都行,僵尸吃这些!”


章恩载低下头,专心整理着文件,“下班后,我们三个一起去菜市场买多点。”


下班后,帝韶、司谨、章恩载手中提着从菜市场买回来的新鲜猪血、鸭血,来到闵曦家。


到了三人才发现,闵曦在家里已经准备了大量的血制品。


闵曦看着三人手中各提一袋血制品,哭笑不得,“考虑到曦之爱吃这些,所以就买了很多,没想到你们…”


“看来大家都想到一块去了,真有默契!”帝韶笑呵呵的把东西放在桌上。


当天晚上,几人吃了一顿血制品大餐。


桌上八个菜有六个菜都是血制品,其他两个菜是青菜。


吃饱喝足,闵曦端来几杯果汁,几人坐在沙发上,有说有笑的聊着。


谈着谈着闵曦突然拿出一则信封,放在桌上,“今天除了请你们吃饭,更是想请你们帮我把这信交给张老。”


章恩载拿起信封看了看,“里面写了什么?”


“也就是写了一些在我困难时,他出手帮我的话。”闵曦笑了笑,“若不是他出手帮我,恐怕我现在已经被通缉了。”


“当然,还要感谢你们,要不是你们多次帮我,我恐怕早被抓了。”


“今天就以果汁代酒,谢了!”闵曦仰头将杯中的果汁一饮而尽。


章恩载笑着摆了摆手,“都是自己人,这么客气干嘛?”


“曦之,你之后有什么安排吗?”闵曦突然询问着。


专心吃着零食的帝韶想了想,“说来说去,我终究是个古代人,这里并不适合我,想回棺材里了,不想出来。”


这具身体是僵尸,本来就死透了,但是她终究是天道,在这具身体里这么长时间,僵尸也未必扛得住。


要是再不走,这身体离彻底烂掉也快了。


章恩载满脸诧异,“现在的生活多便捷,你真打算回棺材里吗?”


“嗯,我想回自己的墓穴里待着。”帝韶无比坚定,“有一件事我忘了跟你们说了。”


“什么?”章恩载好奇。


帝韶:“埋到我的地方是一块极好的养尸地,你们别让以后的人埋在那,要是再养出僵尸就麻烦了。”


章恩载心中一惊,“这么重要的事,你怎么才说?”


“我以前也不懂,也是最近才知道的。”帝韶一脸无辜。


“现在得打电话告诉张老,赶快把那里围了,要是再养出个千年僵尸,可就麻烦了!”章恩载火急火燎说道。


不是每一个僵尸都好相处,尤其是千年僵尸。


元曦之身为公主,有极高的自尊,所以不屑吃人。


要是换作其他人,可就不好说了。


等章恩载回来后,继续加入聊天中,大家其乐融融的,有说有笑。


当问到闵曦接下来有什么打算时,闵曦足足愣了几分钟。


半响后,闵曦扯了扯嘴角,露出一抹苦涩的笑容,“我其实特别讨厌僵尸。”


“在我眼里,僵尸就像是疯狗一样,看到人就咬,但没想到有一天,我竟然变成了自己最讨厌的存在。”


闵曦抬手打量着自己青色的手臂,“变成僵尸有一段时间了,但我终究接受不了这样的自己。”


此话一出,在场的气氛突然凝固起来,大家都听出了闵曦的言下之意!


章恩载表情紧张起来,“你可以继续在部门工作,大家不会对你有偏见的!”


闵曦无所谓的摇了摇头,“别人如何看待我,我不在乎,我只是过不了自己这一关。”


闵曦目光在场扫过神色各异的三人,拿起了桌上的水果刀,“我接受不了这样的自己,一点都接受不了。”


“是为我父母复仇的念头,才支撑我活到现在,现在事情已经解决了,我也没有理由再活下去了。”


闵曦说着拿起刀,就要捅向自己的脖颈处,打算了结自己的生命。


帝韶一把抓住锋利的刀刃,丝毫感觉不到痛意,神情复杂,“闵曦,你真的想好了吗?”


闵曦微微一笑,将帝韶的手指一根一根的扒开,“我想好了,我现在很清醒。”


“我无法接受现在的自己,多活一刻,对我来说都是一种折磨,成全我吧。”闵曦眼中闪烁着泪光。


帝韶缓缓收回了手,声音有些哽咽,“闵曦,一旦下手就没有后悔的余地了。”


“我真的想好了。”闵曦看向一言不发的司谨,“司谨,你是道士,你最懂得怎么处理僵尸。”


“等我死后,我想麻烦你把我的尸体处理掉,可以吗?”


司谨凝重的应答着:“好。”


“该说的我都说了,永别了。”泪水从闵曦眼中流下,眼中满是对这个世界的决然。


随着噗嗤一声,锋利的刀刺入闵曦的脖颈中。


闵曦靠着沙发,缓缓闭上了双眼,抓着刀的手无力的落了下来。


空气仿佛在此刻凝固,谁都没有出声。


彼此眼中含着悲伤,注视着闵曦的尸体。


“怎么会这样,怎么会这样啊…”章恩载实在忍不住,双手捂着脸痛哭起来。


“她是受害者,什么都没有做错,为什么……”


司谨拍了拍章恩载的肩膀,声音有些沙哑,“活着对她来说才是生不如死,现在死了,反倒是解脱了。”


“我知道她是解脱了,可就是……”章恩载泣不成声,肩膀因哭泣抖动着。


明明错的不是闵曦,闵曦是受害者,闵曦的父母因此而死,可到头来她也……


帝韶什么也没说,从闵曦的脖颈处拔出了匕首,匕首上没有一点鲜血。


帝韶进入闵曦房间找了一件大衣,盖在了闵曦的身上。


她纤细的手轻轻地拍着闵曦的胸膛,“安心的去吧,下辈子一定会幸福的。”